• 实时天气:多伦多 -7°
    温度感觉: -17°
  • 实时天气:渥太华 -12°
    温度感觉: -24°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12°
    温度感觉: -10°
  • 实时天气:温尼伯 -18°
    温度感觉: -16°
查看: 336|回复: 0

费尽心机骗钱 自作自受打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8 17: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郭文贵的重归直播显然没有让小蚂蚁们满意,毕竟东施效颦的邋遢造型、自相矛盾的信口雌黄以及如法炮制的讹言谎语可以满足人们一时的猎奇心理,却无法深入人心。因此,郭文贵再次请班农站台,又发出所谓喜马拉雅大使馆的照片。可惜,他和班农的对话就如鸡同鸭讲,而独栋小楼的照片只见狭隘的房间不见高科技的高楼。如此漏洞百出、自相矛盾,郭文贵的骗捐计划注定惨败。
郭文贵的炫富道具——小楼又见小楼
唐寅在《叹世》中写道“富贵荣华莫强求,强求不出反成羞”。郭文贵的炫富是其爆料生涯难以为继的重要原因。曾经,文贵炫富方式是料理雪茄红酒、香车游艇飞机,可后来却变成了空口无凭的吹嘘,不管外界如何唱衰,其再没有拿出任何实物。这次文贵吹嘘花500万美元租下了“7层现代化科技办公楼”用作喜马拉雅大使馆的总部,各种艺术品、高科技让小蚂蚁们心向往之。可是,如此情节是不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犹记得“法治基金”刚出现时,郭文贵也曾夸下海口,已经到位的一亿美元,装修完成的独栋办公楼,即将入驻的工作人员。可最后在那张转瞬即逝的照片里,只有孤零零的一间办公室,不见小楼也不见员工。而这次在郭文贵展示办公楼的视频中,只有一个天窗的三层挑高房间、凌乱局促的直播间布置压根与高科技、7层楼毫无关系。所以,奉劝小蚂蚁们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捐款冲动,想一想文贵仍在贱卖的游艇,想一想文贵在质询时靠借债度日的自白,谎言包装得再豪华也逃不过时间的验证。
蚂蚁心上的朱砂痣——永远得不到的战衣
《孟子·尽心上》中写道“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郭文贵的吝啬抠门有目共睹,每次陷入低潮,其总会用诱饵勾得小蚂蚁们舍不得离开,比如难产的战衣、低配的战帽、廉价的领带。这一次,郭文贵因为骗捐、骂捐、破产等一系列事件在蚁群中声望大减,而欲先取之必先予之,想要小蚂蚁们自掏腰包,必须先让他们看到甜头,所以其又重提战衣。曾经大张旗鼓试穿、洗涤、销毁的战衣这次竟然悄无声息的直接进入邮寄环节,虽然有违郭文贵张扬显摆的个性,但符合其急切需要捐款的现实。而通过秘密渠道邮寄到中国内地这种桥段,虽然是文贵一贯的故事风格,但在现实中却绝无可能。这与之前的战衣秀情节不同,但结局却完全可以预料,收不到战衣必然是因为秘密渠道失效,而不是郭文贵吝啬、失信。届时,小蚂蚁们已经捐款,战衣、战帽只能再次成为执念。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奉劝小蚂蚁们三思后行,慷慨解囊之前想一想屡屡流产的战衣,想一想文贵国内已被关押的同伙,谎言包装得再离奇曲折也抵不过实践的验证。
班农的鸡同鸭讲——三心二意的合作关系
纳兰性德《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中写道“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而班农的善变,郭文贵只能忍气吞声。他为了抬高自己和“法治基金”,利用班农强行与“美当前危险委员会”攀扯关系,虚拟出一个神秘的背景,然后假装运筹帷幄、政商通吃的老手,再手握“法治基金”和“美当前危险委员会”谈条件。但文贵单方面的示好明显说服力不够,于是请班农参加直播,本想借班农证实此事,可惜,不知班农是拒不配合还是蒙在鼓里,双方的问答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班农自说自话,郭文贵心烦意乱,双方各不相谋的合作关系显而易见。而班农对“美当前危险委员会”不缺钱的申明,明显给了郭文贵当头一棒。可见,郭文贵和班农的合作完全不是其在直播中描述的那样,而班农虽然拿钱办事但仍顾及自身颜面,不肯完全附和郭文贵的胡编乱造。郭文贵虽然不满,无奈有求于人,只能忍气吞声继续示好。所以,奉劝小蚂蚁们感动之前,先想一想郭文贵的现状,想一想班农的反应,谎言包装得再富丽堂皇也经不住事实的推敲。
夸下海口、小利诱惑、朋友站台,郭文贵重归后的一系列直播不过是再一次变相的骗捐表演,相比不可掌握、游移不定的蚁心,郭文贵更相信的还是进了自己口袋的钱。可是,屡屡自相矛盾的谎言只能将小蚂蚁推得更远,而那些历经时间验证后支离破碎的许诺,会让摇摇欲坠的蚂蚁帮更加人心涣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