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21°
    温度感觉: 21°
  • 实时天气:渥太华16°
    温度感觉: 16°
  • 实时天气:温哥华19°
    温度感觉: 19°
  • 实时天气:卡加利17°
    温度感觉: 17°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15°
    温度感觉: 15°
  • 实时天气:温尼伯12°
    温度感觉: 12°
查看: 47|回复: 0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崩盘证明了多元文化就是扯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5 17:4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次世界杯,德国队竟以遭韩国队淘汰的空前耻辱方式,小组未能出线,创下了德国队参加世界杯的最差成绩。
   此次创纪录的惨败,勒夫不了解韩国队指挥错误,是直接原因,其深层原因是德国队的中场崩裂了:
   一是具有组织能力的中场球员施魏因施泰格退出国家队,导致中场实力大减;
   
   更重要的是,勒夫所重用的两名土耳其中场,厄切尔和京多安,非但没有组织能力,还对德国队离心离德,最终导致了德国队的崩盘。
   厄切尔技术华丽,但缺乏开阔的视野和大局担纲能力,事实证明:缺了施魏因施泰格的配合,他就是个花架子,致命的是,他与他的土耳其老乡京多安,流露明显的不认同德国的态度:
   本次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对韩国队的比赛中,奏德国国歌时,全队只有厄齐尔一人闭口不唱国歌、面无表情。
   在场上,这两人并没有多少热情,以至于克罗斯、诺伊尔等人急得快冒烟了,这两人依然无动于衷。
   输给韩国队后,克罗斯、穆勒、诺伊尔等一班德国球员,就如当年诺曼底战场的德军战俘一样,一个个脸色铁青,神情呆滞,双眼象被烈火焚干了一般、、.唯独厄齐尔和京多安这两个土耳其裔没有痛苦的神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就反映出他们对德国没有感情。
   
   而之前的2018年5月13日,厄齐尔和京多安在伦敦应邀拜会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笑逐颜开,两人还向埃尔多安赠送了自己的球衣,其中京多安还在球衣上写上“致我尊敬的总统”。
   而土耳其政府是世界上援助德国国内清真寺和伊斯兰势力的头名,排第二的是美国和以色列的盟友沙特政府。
   作为德国公民和德国国家队的入选队员,居然公开认土耳其总统作自己的总统!此举引发德国舆论哗然,大多数人强烈要求将这两人开除出国家队,但勒夫这个崇尚多元化的教练,以“会见不带有政治性”为由,把土耳其人袒护下来。
   作为土耳其裔,厄切尔和京多安不认同德国,或许可以理解:因为德意志民族在欧洲算是民族性很强的一个,非常恪守自己的民族传统,今天的德国,虽然制度上不再有种族歧视,但个人的种族歧视肯定是无所不在的,这应该就是厄切尔和京多安不认同德国的原因。
   
   
   但是作为主教练,必须面对现实,不能把这种心怀二心的异族召进国家队,否则就是自取失败。
   那么,为什么德国队在2014年那么成功呢?那时厄齐尔不也在德国队吗?因为2014年只有厄齐尔一个土耳其人,且那时厄齐尔还未成就大名,所以他孤身一人在德国人中间,必须战战兢兢、兢兢业业。而今天勒夫把另一名土耳其人京多安拉进德国队就不同了,土耳其人就可以形成小圈子了。
   由此可见,勒夫的“白左”过头了。
   
   土耳其中场的离心,导致德国队崩盘,这个教训再次证明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左传·成公四年》)的道理,这是中国人在两千多年前都明白的道理。
   
   勒夫必须走人,贝肯鲍尔式的德意志灵魂人物萨默尔应该接任,德国队要新生,全队就必须德意志化。
   欧洲的穆徒难民危机表明:传统民族国家搞多元化是危险的,自由民主本身不能防御异族渗透,要保存本民族的文明和文化,自由民主就必须建立在民族主义的基石上。
   
   
   德国能否重生,取决于能否遏制穆斯林难民、能否提高德意志民族的生育率、以及能否对放入德国的移民和难民进行彻底的德意志化。
   同理,中国能否新生,不仅需要政治民主化,更取决于能否遏制非洲黑人的渗透、能否遏制回族的扩张、能否提高汉族的生育率、能否对少数民族进行彻底的汉化。
   
   
   
   
   
   
   曾节明 2018.7.1戊戌戊午甲午于暑热纽约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