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29°
    温度感觉: 32°
  • 实时天气:渥太华29°
    温度感觉: 31°
  • 实时天气:温哥华25°
    温度感觉: 25°
  • 实时天气:卡加利29°
    温度感觉: 28°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33°
    温度感觉: 33°
  • 实时天气:温尼伯18°
    温度感觉: 18°
楼主: 欣笛

说个故事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29 21: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思维很涣散是吧!
欣笛 发表于 2011-9-29 21:47

这叫风格。:laug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9 22: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孟非---你的偶像??!!
费老 发表于 2011-9-29 21:54


偶像吗,,,我也不晓得算不算。
我看人喜欢看他们的优点,我比较葱白有才华的人,但我觉得性格宽厚才是真的有品,如果一个人既聪明又宽厚,那我就特别喜欢了,,,:laug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29 22: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偶像吗,,,我也不晓得算不算。
我看人喜欢看他们的优点,我比较葱白有才华的人,但我觉得性格宽厚才是真的有品,如果一个人既聪明又宽厚,那我就特别喜欢了,,,
欣笛 发表于 2011-9-29 23:05
作为娱乐性电视节目主持人,孟非最大优点就是幽默但不贫...这点很难得,好多主持人都把握不住这个火候...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 收起 理由
欣笛 +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9 22: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视频,就拜读了楼主原创的文字部分,了得,欣赏了,尤其是第一部分。
三和居士 发表于 2011-9-29 22:05


三和你好,欢迎光临~
你的岁月无痕我也认真看了,很喜欢。(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9 22: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叫风格。
单枪匹马 发表于 2011-9-29 22:16


我的风格其实就是没有风格哈~真的!:laug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29 22: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偶像吗,,,我也不晓得算不算。
我看人喜欢看他们的优点,我比较葱白有才华的人,但我觉得性格宽厚才是真的有品,如果一个人既聪明又宽厚,那我就特别喜欢了,,,
欣笛 发表于 2011-9-29 23:05
呵呵,农民大哥一般待人都很宽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9 22: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娱乐性电视节目主持人,孟非最大优点就是幽默但不贫...这点很难得,好多主持人都把握不住这个火候...
费老 发表于 2011-9-29 23:14


对对对,斑竹就是很犀利,一针见血。
我就是要表达这个意思,他特别有度,分寸拿捏得特别好,的确是一个很敏锐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3 19: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欣笛

俺用“淡漠的眼光”看完了视频。感觉还是广告后的故事比较有看头
素笺 发表于 2011-9-28 20:19
呵呵,来画廊几年了,你啥时候不淡定啊?叫你淡定妹一点都不夸张...:thumbup::laug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3 19: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是三年前我的朋友写的,
特别感动,也特别喜欢。
朋友不愿转贴,
所以,凭着印象用自己的方式写了出来。
感谢斑竹支持,
不过,也仅仅文字部分属于原创而已。
谢谢~~~
欣笛 发表于 2011-9-28 14:16
再讲一个故事吧!<阿欣说事>已经断了几天了...:clap::laug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3 20:2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欣笛 于 2011-10-3 21:48 编辑

伍娇,我可以找出很多她的缺点,她的普通话不够标准、她的气质不够深邃、她一说话就不停地摆,,,不过,她确实很漂亮,艳丽逼人,这就够了,足够她成为众多男士的梦中情人了。太漂亮的女人,总是能够很轻易地站在最耀眼的光环里,她不需要努力,甚至不需要说话,大把大把的鲜花、掌声和爱慕就纷纷飞飞地呈献。

如果你也是一个女人,如果你也跟我一样用些些不屑的眼神看过她,那么,当你看到她的话筒“啪”地掉在地上,然后失神跪倒时,你应该能够理解我的心底升起的那一丝不为人知的快感,和嘴角隐隐的微笑。。。

我就是一个小女人,爱吃醋,会生气、有快乐,有悲伤、有爱,有恨、有冷,有热、有血,有肉。。。所以,当我看到她夸张地用近乎虚脱的口气说“我没有哭!我没哭!”时,我分明看见了她的眼泪。。。
不论她多么得意,多么骄傲,多么嗲,多么嗔,她一样有着清清的泪,冷泠泠地,触动你心底最细最温暖的那个地方。



照例,没有耐心的,请直接拖到21: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3 20: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欣笛 于 2011-10-3 22:15 编辑

静秋打开邮箱的时候,赫然看见了一封邮件,写着一句话:我是老三。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
她终于等到了他的消息!
或者,也可以说她居然等到了他的消息!
她十指冰凉地放在键盘上,敲下了三个字:你好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3 20: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欣笛 于 2011-10-4 09:53 编辑

十三年前,她应邀为电视台客串一个音乐节目的主持,他在台里做实习记者。
他们是通过阿绿认识的,老三曾经说,除了父母家人,阿绿是他最信任的朋友、姐姐。
静秋看到老三的第一眼,就明白了什么是“一见钟情”。
她望着他盈盈地笑,他咧着嘴,也望着她呵呵地笑。
阳光透过碧绿的芒果树叶,洒在她的记忆里,全是闪亮琐细的光芒。
年轻的心总是那么容易地靠近,曾经任人千山万水地长途跋涉却无法接近的感情,在两个人之间竟火石电光地喷薄欲出。
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见面的时候说,电话里接着说,说不完,还写信。
大多数时候是她说他听。
他要很注意她的节拍,因为他说她的思维是跳跃的,稍不留神,他就落下了。
他喜欢她“劈里啪啦”快人快语的交谈,她的反应总是特别的快,特别的机智。
她喜欢他不时咧着嘴的笑,喜欢看他尴尬的表情,喜欢听他故作正经的自我检讨。
周末时,他用那辆破自行车带着她去江边,吹风听潮;
她掰一块巧克力塞进他嘴里,那是他们喜欢的德芙;
他有时也给她说故事,她可以边听边跟着他从城东走到城西,再从城西去到城南,然后转城北,返城东,竟不累;
她说,以后要去寺里点一盏油灯;他说,等他有空了,陪她去;
他个高,步子宽,于是她总是紧紧地跟随,可是不论怎么赶,都永远差半步;
她有时候会生气,蹲下来不走了,他回头,咧着嘴,呵呵笑;
他问她是否看见芒果花开了。
她说还早呢。
他说,一定是开了。
说完,他就打了个喷嚏。
她经常蹲在芒果树氤氲的路灯下,等他说那句话,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说过。
终于曾经有一次,他收起“咧咧”的笑,很严肃地望着她,
她也咬着唇,心口起伏地等他,
他声音低低地说:“你的左边耳朵有一颗星星,右边耳朵有一枚月亮,很好看。”
他从来都没有牵过她的手,他们的心里各自藏着秘密,虽然都是关于彼此的,但他们从来没有说起过。
所有的那些情节,在静秋的记忆里,仿佛用了PS的雾化效果,显出了充满水气的迷蒙和氤氲。直到好久以后每每孤独的雨夜,她都会披着雨衣悄悄地出门,仰着脸望天,桔色夜灯下的千万雨丝落在心里,化成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3 21: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欣笛 于 2011-10-3 22:12 编辑

芒果树下,她微笑地向他告别,她让他先回,她目送他,直到看不见了,她才“蹬蹬”上楼。
她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他咧着嘴跟她挥手,一转身,就从此消失了。
一天,   两天,一周,两周,当她开始着急开始不安,开始找他,他却始终没有影踪;
很久以后,他说了句:好好过日子吧!
就彻底地离开了。

她坐在暗夜里,一直流泪,冷泠泠的。
她不知道是否做错了什么,
她的思维涣散迷茫,
她的梦凌乱破碎,
她病了,
差点没好。

大病初愈,她就坐在阿绿的面前,
她以为的最大的秘密,换来的却是阿绿的轻声冷笑,
阿绿说,静秋追老三的事,大家都知道,老三早跟大家说了。
阿绿还说,老三不会属于任何人,他不懂得爱人,他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出人头地往上爬。
静秋不语了,
那天,满地的芒果树叶枯黄地卷着阴凉江风,
静秋的眼里落了很多沙尘,
她从城东走到城西,再从城西去到城南,然后转城北,返城东,竟不累;

老三离开以后,她突然觉得天天都无所事事,
白天,她玩命地工作,
晚上,她就泡在酒吧,
人家说她老是醉,喝多少都能醉,醉了就唱歌,
她突然发现好多曾经流行的,自己并不熟悉的歌,
竟也能唱到落泪,
于是,她天天唱,一唱三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3 21: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能在千万张身影里一眼就认出老三,
所以老三一走进那扇门,
她就看见了,
当她的双眼毫不犹豫地欢快迎上去时,
却突然踉跄地停住了,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孩,长发,圆脸,
她缩回幽暗的角落,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背影,
她突然觉得心口非常虚弱,萎缩窒息的仿佛快要死了一样,
她浑身冰凉地如一只失了魂魄的鬼从他的身边幽幽地飘过,
芒果树光秃秃的枝桠悲曲地伸向夜空,
好多游走的灵魂都在听她哭,
她从城东走到城西,再从城西去到城南,然后转城北,她一直走,直到最后终于走出了那座城市。

后来,她结婚了。
出嫁前夜,她哭了;
孩子出生那天,她还哭。
她知道,那“静秋和老三”的故事,已经在她的生命里越走越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3 21: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欣笛 于 2011-10-4 09:58 编辑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老三毕业那年,父亲卧床多年后,撒手离世,
父亲看病欠下的债务统统落在老三身上,
他那时的实习工资只有四百元,
这些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静秋,
因为他眼里的静秋太单纯太完美,
与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以忘记所有的忧愁,快乐地飞,
可是回到现实,他就感觉无法逾越的悬殊和差距,
他不愿意他的静秋为了他受委屈,
他希望她的人生一定要比他幸福。

他很努力的工作,
三年时间,
他还清债务,
他靠自己的能力,定了房子并交了首付的那天,
他决定去找静秋。
出门的时候,
阿绿来了,
当阿绿说她爱他的时候,
他惊呆了,
他喃喃的以为她是他最好的朋友,姐姐。
她说不是的,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才是最了解他,最爱他的人。
她开始哭,不停地哭,哭得非常伤心,
哭到他心软,哭到他手足无措地抱着她。
那天晚上,他没有去找静秋,
于是,他再也没有勇气去找她了。

老三也没有娶阿绿,
他很快就结婚了,那女孩长发,圆脸。
他把静秋的信和他收集的她的文章还有关于她的一切一切,
统统锁进抽屉,从来不敢取出再看一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