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1°
    温度感觉: -3°
  • 实时天气:渥太华-5°
    温度感觉: -5°
  • 实时天气:温哥华14°
    温度感觉: 14°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3°
    温度感觉: -9°
  • 实时天气:温尼伯-8°
    温度感觉: -11°
查看: 4475|回复: 10

长篇连载 血沃江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1 16: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烟雨湖上乌蓬客 于 2010-5-18 19:16 编辑

   大壮闯深圳

大壮该算村里的一个人物,高中毕业回了家,虽没考上大学,但却和十里八乡最美的姑娘莫菲谈上了对象,这小子自不是省油的灯,玉米地里完成了他和她人生第一次媾和,再后莫菲不满足乡下生活去深圳打工,大壮因父亲身体不好而脱不开身,时间很快过了一年,鸿信往来,说是莫非已经是个白领。

大壮见家里生活也好了许多,父亲身体也有了起色,再也呆不住了,打点起行装,直赴深圳。
  2003年夏天,深圳火车站就象一个大蚂蚁窝,人流如同工蚁,多而匆忙。大壮是夜里抵达的,说好准点来接他的莫菲却迟迟未见人影,电话也打不通。直到二点,莫菲匆匆来到,眼前的莫菲穿超短裙,吊带背心,脸白而细腻,时髦的发型,胸也似乎比在家时挺了许多,尽管是半夜,莫菲还是戴着墨镜,整个人显得摩登又风骚,大壮浑身热燥。二十分钟后到了莫菲住处,刚进房间,大壮把莫菲贴在墙上,象头饿狼般扑到莫菲身上,甚至顾不得脱去莫菲的短裙,莫菲呼吸也开始急促,热烈的回应着,两人也不管什么洗没洗澡便麻绳般的纠缠在一起,一年多的积压象火山一样喷发,一番云雨后,大壮重重的喘了口气。

深圳,大壮来了。

  第二天七点不到大壮就被莫菲拉了起来,迷迷糊糊的上了公交,换了两次车,来到罗湖人才市场,蚂蚁一样的人群比车站更加拥挤,这让大壮有种置身大海的感觉,一时茫然了起来。

莫菲把十元一张的门票塞到大壮手里,场内的人流又拥挤了十倍,跌跌撞撞逛了一圈,粗略看了看,张贴栏上尽是些“诚聘业务精英”“月薪过万不是梦”之类的工作,大壮敢看不敢想,有几个似乎适合自己,但要求学历、年轻貌美,仪态端庄。大壮总算怯怯地填了几张求职表。


人才市场出来,莫菲问他感觉怎么样?大壮只说了句“还行”便推说肚子饿了,于是两人草草吃了快餐便又坐了两个小时公交回去。莫菲的房间很小,窗户朝南,窗帘没有拉拢,一米阳光照进来刚好落在床沿,两个躺着不着边际的说着话,空气闷热,电风扇嗡嗡的响着,大壮突然感觉很无聊,便又趴在了莫菲的身上,莫菲的动作热辣而熟练,依然没有了先前的艰涩和无着,已不再是和风细雨,连原本如蚊子般的哼嘤喘息也变成了哦哦的叫唤,深圳真他妈的能锻炼人,大壮记不起是谁说的了,高品位的女人出门是淑女,床上应是荡妇,嗷嗷的莫菲突然说:老公操我的……大壮突然一个激灵,一身大汗,也不知是热汗、虚汗,宁或是泠汗,匆匆了事,莫菲尤自腚股高耸,漏进来的阳光刚好照在她的背上。大壮尴尬颓丧,好在莫菲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并不介意,莫菲帮大壮收拾干净,温柔地靠在他的身上。

除了礼拜天,大壮几乎每天都往人才市场跑,机械般的匆匆忙忙,恍恍惚惚的逛着,望着张贴栏上日复一日难得更新的招聘信息.大壮难得投的几份简历也都石沉大海,连个面试的都没有。

这天大壮从天桥上过街,一位老者在桥头摆个卦摊,盯着大壮问:小哥可是找工作,大壮不由地停下脚步,点点头,老者说,写个字来,大壮随手在地上写了个“菲”字,老者闭目捻须说:菲者非草也,非草即木,小哥日后比然成材,老者睁开眼,大状摸出两元钱抵了过去,老者指着字说,你看这非如同两架天梯,小哥莫非有帮手,大壮点头,老者说:小哥只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爬,不出二十年,必定出人头地。二十年,那么长,可是想到现在自己一无所有,大壮突然有了精神。

也该大壮走运,这次被录用了,去白金汗夜总会做服务生,月薪1000元,管午、晚两餐,据说还有小费——就是外快。而且明天就可以上班。

大壮很高兴,立即给莫菲打电话,莫菲好高兴,但分明莫菲很忙。

晚上很晚了,莫菲还没回来,电话过去,却是关机了。大壮,突然想喝酒,在小卖铺买了瓶小烧和一斤花生回来边喝边等,直至喝完,莫菲还没回来,大壮摇晃着把酒瓶放到墙角,顺手捡起莫菲丢在地上的牛仔裤,裤兜里掉出几张名片,大状捡起来,上面写着白金汗夜总会公主杨曦,再看下面却是莫菲的手机号码。大壮死劲晃晃头,终于明白,原来莫菲也在白金汗上班,用的名字叫杨曦。大壮琢磨公主和服务生要差好多档次,明天还是不与莫菲打招呼,以免使她尴尬。

大壮和衣躺下,梦里自己成了老板,有好多钞票,莫菲(又好象是杨曦)是老板娘,要做一件大事了,突然闪过一道亮光,大壮努力睁开眼,原来已是第二天早上,一缕晨曦从窗缝挤进来,恰恰照在大壮脸上,大壮翻个身,往床里挪挪,又闭上眼睛,他想做完他的梦,下午就要去上班了。

大壮旁边依然空着,莫菲杨曦还没回来。

发表于 2009-12-1 22:5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呢?等着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 14: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苍穹一丁


      暖阳好,后来还有许多故事,只是无论如何不能再写下去了。因为今天一早有朋友打电话说:儿子17岁每看我的小说,这篇太黄,怕对孩子不好。
   我听后恐慌不已。
   后来的故事就如后来故事里面的出租车司机所言:夜里12点前是共产党天下,12点后是黑社会天下,故事里不但有色情还有暴力血腥,所以即便1000人乐意看,那怕对一个人不好,特别是孩子,那也必须做罢。害己就算了,害人万万不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9 08: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烟雨湖上乌蓬客 有朋友打来电话,听后郁闷之极,书中主人公在服刑期间被查出身患肝癌晚期,命不久长.
     一个青年,一个农民,一个求生者,一个受尽伤害者,一个从夹缝仇恨中挣扎出来者,一个黑社会的马崽,一个黑社会的老大,一个祸害一方的魁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一个地方人大代表,一个犯罪嫌疑人,一个囚徒,一个病入膏肓者,一个儿时一起和尿泥长大的伙伴...........
     双肩抽动北隅蹲,一任戚泪满衣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29 10: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烟雨湖上乌蓬客 有朋友打来电话,听后郁闷之极,书中主人公在服刑期间被查出身患肝癌晚期,命不久长.
     一个青年,一个农民,一个求生者,一个受尽伤害者,一个从夹缝仇恨中挣扎出来者,一个黑社会的马崽,一个黑社会的老大,一个祸害一方的魁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一个地方人大代表,一个犯罪嫌疑人,一个囚徒,一个病入膏肓者,一个儿时一起和尿泥长大的伙伴...........
     双肩抽动北隅蹲,一任戚泪满衣襟.........
烟雨湖上乌蓬客 发表于 2010-4-29 09:46



………………(无语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5-18 18: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烟雨湖上乌蓬客 大壮准时到白金汗夜总会,负责培训大壮的是啊刚.
   抬头,含胸,低眉.顺目,微笑,左手托盘,右手背在身后,弯腰,问候,放盘,啊刚教得仔细,大壮学得认真,四个小时后,大壮已经做的有模有样了,下午五点钟吃完工作餐,(在大壮看来,那饭真的不错),七点半,大壮被安排上岗,给658房间送盘.
   大壮敲门后.客人没有反映,啊刚示意可以进去,大壮推开门,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大男人躺在床上,穿个大裤头,光着上身,平躺在床上,比平常人厚了许多,一脸的横肉,没有任何表情,大壮走过去问过好,把水果盘放到床头茶几上,那客人也没抬眼皮,大壮轻轻地退了出来,啊刚做出OK的手势,说明大壮通过了考试.
   回到休息室,大壮心想这活倒也轻松,还有饭吃,每月1000块也不少,心里不免美滋滋的.
   客人开始多了起来,服务生也有序的忙碌着,啊刚告诉大壮:注意听梁经理招呼,这梁经历是个女的,人很漂亮,大约二十七八模样,啊刚叮嘱大壮,这梁经理厉害,要多陪小心. 大壮点头,啊刚去忙自己的事了.合该出事,啊刚刚走,梁经理就招呼服务生给858送果盘,这大壮没能听清房间号,又不敢问,只道是658客人又点水果,便拿起果盘去了658,敲门后,便扭开把手走了进去,眼前的情景立即让大壮懵了,床上一个女孩,一丝不挂,巫黑的长发撒在雪白的床单上,那女孩横躺床上,两条玉腿伸出床外,那胖大汉站在床下,整个人嵌在那女孩两腿间,双手抓住那女孩双乳.........
   那男子看有人进来,扭头喝到,滚出去,大壮呆若母鸡,钉子一样站在那里不动,那男子抽出身体,走过来,啪的一个耳光,打在大壮脸上,大壮终于醒过来,语无伦次地道着谦,准备退出,床上那女孩坐起身来,大壮一眼瞥过去,看得分明那女孩正是莫菲.丑男人意为大壮要走,口里说道:关好门,身体就转了过来,一把把莫菲推倒,抓住两条腿,就要把那脏东西顶入...大壮目呲尽裂,热血上涌,早忘了自己在干啥,一把抓住那人肩膀,啪的一声,水果盘劈头盖脸拍了出去.(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5-20 07: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雨湖上乌蓬客 于 2010-5-20 08:30 编辑

回复 6# 烟雨湖上乌蓬客

西瓜,香蕉,苹果.....和着鼻血从那人脸上流下,大壮粗拳结结实实地落在那人身上,打斗声惊动外面的梁经理,用报话机招呼过来四个保安,把大壮架到了保安室,梁经理弄明白原委,命令保安教训大壮,四个大汉用警用橡皮棍,不分部位的痛击大壮,在头上挨过数棍后,大壮晕死了过去.

   休闲区这边,梁经理梁媛好话说尽,客人就是不依,管保安的王经理准备报告老板洪哥,被梁媛止住,这客人名叫吴海涛,很有来头,是深圳货运行业颇有名气的企业家,容日后细表


.
梁媛忍住火气,说道:我们已经把那服务生修理,依大哥意思该如何?

   吴说;除非废了他左手,否则决不甘休.

    梁媛一咬牙说:就按你划出的道道,你先等着,梁媛出了658,正要通知保安,莫菲突然跑过来,抓住梁媛说:梁姐,求你了不能废了他啊.梁媛道:你也都看到了,我也每办法.莫菲摸去脸上的泪说:梁姐,我去求他,如果不行,你在动手.梁媛点头答应.

    莫菲冲进洗手间迅速洗去脂粉,蹬上牛仔裤,套桑体恤衫,蓬松着头发进了房间,吴海涛看一个女孩进来,眼睛立即亮了起来,立即被眼前这个邻家女孩的美貌惊呆.莫菲梨花带雨,燕语呢哝,看惯了浓颜美女的吴海涛,说不出的感到清新.莫菲道:那男孩是农村来的,不懂规矩,大哥若是答应放过那男孩,小妹甘愿洗净身子,陪大哥半年.吴海涛终于心动,话到嘴边突然改了主义,说道:我答应你,不过有个条件,你得让梁经理今晚陪我一次.莫菲说:大哥,怕是不好吧,梁姐是老板的女人.吴海涛说:话我已经说完,行不行那是你的事.等我的话,莫菲退了出去.

    莫菲把梁媛拉到一个空房间,咚的跪在梁媛面前,说到:梁姐他同意我陪他半年,放过大壮.

    真狠,梁媛说.

    不过他要梁姐今晚陪他一次.

    放屁.

    莫菲哭着说,求梁姐了,今后做牛做马报答梁姐

    起来

    梁姐若不答应,我就跪死在这里

    那你就跪死吧,梁媛甩手出了房间

    当梁媛推开658房时,满脸怒气已经换成了一脸灿烂,梁媛回头关好门,然后一件一件地脱去衣服.......

(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收起 理由
小牧 + 10 支持!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5-26 09: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烟雨湖上乌蓬客



大壮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莫菲的小屋里了,浑身疼的厉害,莫菲给大壮吃煮的米粥,大壮把脸瞥过去看也不看,莫菲无奈,只好自个流泪,晚上莫菲瞒着大壮去陪吴海涛,白天回来看大壮,白金汗那里就请了假.大壮已是3天不吃不喝了,人已走了型,莫菲看不是个事,说道:你不能在这样了,我已是不干净的人,你犯不着为我这样,赚点钱,娶个好人家的姑娘,不为别人,你得为你父母考虑考虑吧,锅里有饭,你自己想想吧.说完,莫菲出了房间.

    大壮终于决定喝口粥了,胃里燥疼的厉害,大壮喝了半碗,就停了下来,莫菲从外面回来,看大壮喝了点东西,心里总算踏实了起来,突然大壮的手机响了起来,大壮在深圳没啥朋友,虽然有个手机,但很少用,只是为了找工作,莫菲看大壮没接的意思,就自己拿起来按下了接听键,对方说是大壮本家的大哥,要莫菲告诉大壮,其父病危,要大壮速回.

    大壮强撑起身体,收拾提包,准备去火车站.

    莫菲走出房间,来到街上,拨通了吴海涛的电话,说是有个朋友想买一张软卧车票,吴哥人头熟,能不能帮忙,吴到干脆,:可以,等会有人给送过去.莫菲拿到票后,又去银行取了10000块钱,回来时,大壮正在公交车站等车,莫菲把大壮拉回屋里,把票和钱塞给大壮.大壮兜里只有100来块钱,原本想着先上车,逃票回家的,看莫菲如此,大壮也没吭气.

大壮回到老家土屋时,父亲已经昏迷不醒,大壮拉着他爹手说:,我是大壮啊.他爹一下子睁开了眼,瞳孔里充满了亮光,说道:孩子,好好干,有钱了,就把你莫大伯家的女娃娶过来,早点给家里续上香火.大壮心里堵得慌,下意识的点头.老头似乎放了心,篡着大壮的手慢慢松开,嘴里喃喃地说:记住给我多烧些纸,下辈子再不做穷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5-26 09: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雨湖上乌蓬客 于 2010-5-26 10:38 编辑

回复 8# 烟雨湖上乌蓬客

今天是大壮他爹入土第七天,上坟的亲戚早已经走了,大壮一个人坐在坟头,夕阳血一样的红,坟上零落的白幡,被风吹的莎莎做响,大壮出去时是初夏,这时已经是暮秋了,北方泠的早,枯草象铁丝一样在寒风中舒展,大壮给他爹点上一支烟,自己也抽上一根.大壮说道:爹呀,孩子不孝,不能多陪你了,明天就准备走了,容日后在来看您.

    就这样大壮用莫菲卖肉钱葬了他爹,剩下的钱留给了他娘,大壮要走了,五叔的儿子铁蛋已经18,非要跟大壮走,五叔也同意,大壮拍拍铁蛋说:等哥混出个摸样回来接你.

    原本大壮想去看看莫菲他爹娘,但终于还是没去.

    2003119,大壮开始了他第二次深圳之行.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6-5 10: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雨湖上乌蓬客 于 2010-6-7 09:01 编辑

回复 9# 烟雨湖上乌蓬客


  下了车,大壮也不想找莫菲,更不知往哪里去,便漫无目的地向南走去,11月的夜里很是凉快,大壮看到一个路边花园,想进去找个长凳凑合一个晚上,还没进去,大壮听到有打斗声,走进去看到:有三个人在打一人,被打的那个又瘦又小,大壮最恨以强欺弱,便不问青红皂白,走过去加如战团,大壮毕竟农村出来的,气力大,那三个人虽然身高,却也不是大壮对手,看占不到便宜,就说到:猴三,今天饶了你,回头再算账.

那被叫做猴三的,看那三人离去,便问大壮,大哥怎么称呼,大壮看到猴三一脸血,就说:要不要去看看.猴三摇头,找到一个水管,洗了把脸,那猴三打量大壮,心里依然明白:大壮是进城打工的.说到:谢谢大哥仗义出手,若不嫌弃一起喝杯啤酒去,大壮正无去处,便点头答应.

经猴三介绍,大壮加入了山海帮,这山海帮的老大是兄弟二人,大的叫陈振山,小的叫陈振海,主要是靠看场子,淘债为业,背后的老板,有白金汗的洪哥,还有李哥,李哥的来历神秘,就是陈氏兄弟也不太清楚.近日山海帮为河北保镖走私一批汽车,逍遥社不但不给面子,还趁机敲诈,于是双方结下了梁子,那与猴三动手的就是逍遥社的赵庆峰等人,这逍遥社主要靠垄断车站,码头货运,控制菜市批发捞油水,老大叫张献,因家里排行老三,所以江湖上也叫张老三.背后有吴海涛,刘亮撑腰.

这是一间豪华套房,洪哥即东方洪和梁媛吃过饭,百无聊赖的在看电视,梁媛起身准备洗澡睡觉,洪哥说:媛,今晚不太舒服,你回去睡吧.梁媛脸上掠过一层阴云, 但心里明白,于是说到:你早点睡.然后拿过了包.刚要开门走出去,洪哥说:让杨曦留意一下,吴海涛在干啥?梁媛答应着便出了门.

东方洪说不出的烦躁,就给保安王癞子打了个电话,问有没有没出过台的处女,王癞子说:洪哥你等一下,我立即给你找.东方洪知是没有,就说:算了吧,你们也早点休息.于是挂了电话,东方洪和梁媛相交很深,这会着实睡不着,索性手淫了起来,出了一身汗,总算有了困意.

杨曦告诉梁媛:吴海涛从韩国进了一大批南韩纱,存在道北仓库,正准备出手。

12月27日,新年已近,山海帮和逍遥社的矛盾终于爆发,两家约定子夜后鹰嘴沙,武力一决雌雄。

大约子夜1点,鹰嘴沙愁云惨淡,双方主帅一声令下,刀光棍影,战做一团,顿时血肉横飞,金戈声夹杂着凄厉的惨号在静夜里回荡。

就在同时,一大一小两条黑影出现在道北货场的一东一西,那小的黑影便是猴三,这时在远端露天货堆处故意弄出声响来,看场的两个壮汉正在庆幸自己不用参加今夜的打架,这会正在喝酒吃肉,听到响声,也不敢怠慢,左手拿手电筒,右手拿警棍,搜了过去。这边大的黑影正是大壮,大壮看保镖离开,就从口袋里掏出烟来,那烟是普通的中华烟,在离烟头3厘米处用线绳棒了4根削短的火柴,(是火柴杆上封蜡的那种)大壮把烟点着,深吸一口,烟头红红的。大壮迅速窜到仓库门前,那仓库门是两扇铁门,铁环用铁链锁着,白天大壮已侦察的清楚,这时大壮用带塑胶手套的手握住铁链,用肩膀把门往里扛,没有声响,门中间便有了一道缝,大壮用拇指,中指把那烟弹上了货堆,然后拉回门,迅速顺原路退回。猴三看那两人过来,也从暗影里退走,两个保镖查看没人,便骂了几声就回来继续喝酒。

等烟头引着火柴需要7分钟,这足以够两人顺利撤离,4根蜡封的火柴足以点燃货包,那南韩纱一但燃烧几乎无法扑灭。

大壮猴三会合后,相距50米一前一后步行离开,20分钟后,道北仓库已是一片火海,消防车拉着凄厉的警报一辆一辆地从大壮和猴三身边经过.

大壮觉得有点泠,猴三拍拍大壮,两人消失在昏暗的灯影里,北边的天空已是一片橙红。1227大火会给这个城市的新年平添许多的不安。(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收起 理由
小牧 + 10 支持!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8 16: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壮觉得有点泠,猴三拍拍大壮,两人寻着灯光的暗影前行,北边的天空已是一片橙红。这时一辆警车迎面驶来,那车过去不远又折了回来,南市路灯很亮,子夜后路上很少行人,大壮和猴三显的非常抢眼,二人看警车折回,赶紧拐进一条小路,穿过一个小花园,进了一个居民区,这里是郊区,大部分是平房。警车跟了过来。警察下了车,大壮猴三顿时紧张起来,突然一扇小门无声的打开,一只廋干的手向他们招来,二人不及细想,便走了进去,门又无声的合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