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0°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渥太华-6°
    温度感觉: -6°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1°
    温度感觉: -1°
  • 实时天气:温尼伯-9°
    温度感觉: -9°
查看: 3765|回复: 13

弃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21 21:5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弃儿


  
他是一个弃儿,很懦弱的生活在这个家庭,或许说是弃儿也不太合适,因为爸爸姆妈都是亲的,他是他们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亲生儿子,可是他是很笨的,这笨就要了他的命。
  
家里很穷,这个边远山区的每一个家庭都很相似,炊烟背后是家人的努力和艰辛。家里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两个姐姐也是不吃香的,因为他们都是女孩子,嫁出去的女孩泼出去的水,爸爸姆妈是不会为了她们格外多付出一些什么的,所以从小她们就要为了这个家去劳做,他因为是一个男孩子,所以很幸运,星星月亮一样的被哄着抱着,在他印象里最深刻的就是爸爸会在忙完手里的活计以后,叼着烟斗,呵呵的笑着,逗弄着他的小jj,而他在姆妈的怀里憨憨的笑着,时而踢动一下白白的小脚丫,爸爸喜欢抚摸他脚上的那三颗红痣,他痒的受不了就咯咯咯的笑。他才四岁,可是已经会算算术了,1+3=4这种小事已经难不住他了。那时候他是一个天使,是上苍赐给这个贫寒家庭的一个幢景。
   
七岁那年,他一个人在村子里玩,不知道是谁家的驴解开了绳子,而村里的驴又是那么多,那只该死的驴,就在他好奇的摸着它的尾巴时,它用它的后蹄狠狠的给了他一下子。天一下子黑了,这一黑就是八年……
  
爸爸和姆妈发现的时候,他的头已经肿的象西瓜,爸爸和姆妈发了疯似的抱着昏迷的他跑到诊所,医生带着可惜的口气安慰着他的爸爸和姆妈,可是这有什么用啊,他们抱着只打了消炎针的他伤心的回家了。

  
那以后,他不再会笑了,也不会数数了,1+3=4在他来讲变成了一道天崭永远也无法逾越,他看不出在爸爸那日渐晦暗的眼睛里有着当初的爱怜,也看不见在姆妈的怀抱里有当初的温暖。他注定是要被放弃的,因为他不能给这个家庭带来复兴和希望。
   
当姆妈又生了一个男孩子以后,这个家里才又有了生气,可是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十二岁那年,呆头呆脑的他被爸爸宣布了遗弃,姆妈只是叹了口气,她抱着小弟弟,看着这个当初她也曾疼爱如珍宝的儿子。她没有反对的权力。两个姐姐眼里噙着泪,她们是没有投票权的。
  
城市近在眼前,他穿着破旧的衣服蜷缩在某个角落,他学会要饭了,是一个老乞丐教他的。用最卑微的口气和没有尊严来得到一点点活命的机会。只是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爸爸还活在他的生命里,他总是一遍遍的回忆着在他心底为数不多的温馨片段,那吸着旱烟的星火和长满了皱纹的脸,那欢欣的笑容和满足的表情。姆妈还活在他的生命里,那不再白皙的乳房满足了他的生命最初的需索,姆妈的手真是温暖啊。
  
姐姐们还活在他的生命中,尽管他已经记不起她们的名字,可是他还是能记起姐姐给他烤的蚂蚱。弟弟还活在他的生命中,尽管是他夺去了他的幸福,他的所有……尽管他已经无法想起了弟弟的模样。
  
他实在是无法想起来更多的东西,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因为他是一个傻子。
  
城市的车真多,可是城市的晚上很冷啊,没有姆妈的怀抱真的很冷啊……
  
那个乞丐老人还在等他,看着他傻傻的走回来才松了口气:你不要这么晚回来啊,怕你丢了啊,他们会欺负你的啊
……”
  
他知道老人是心疼他的,他也会憨憨的笑一下,可是他并不是他的爸爸啊,他固执的只想要爸爸和姆妈,可是他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十三岁了
……
  
城市的夏天鲜花如海,可是他看不见美丽,他在残羹剩饭和白眼里苟延残喘。

  
那个早上,他被惊醒的时候,看见老乞丐那惊慌的眼神,一个凶恶的人把另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按在墙上:“抢劫。““他妈的两个要饭的别他妈叫唤,不服我宰了你们。那个人已经吓得晕了过去。
  
他蓦地眼睛亮了起来---“爸爸,爸爸——”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那是他的爸爸啊,那个被抢劫的人,那个经受了无数沧桑的贫苦的男人……那个不要了他的男人已经快变成一个老人了,那是爸爸啊,是啊,是爸爸啊。
  
这是在哪啊,这是怎么了啊。他努力的思索着,可是他想不起来了啊。这对于他是一个太深奥的问题了。
  
他站起来,想走过去,老乞丐拉住他:娃娃,你干什么啊,干什么啊,别去啊……”
  “
爸爸,爸爸他很认真的对老乞丐说,用手比划着,爸爸,爸爸

  “
不是啊,他不是啊,他不是……”可是老乞丐发现他用力也拽不住他,他怎么这么劲大。

  “
爸爸,爸爸他挣开老乞丐的手,走向那只寒光闪闪的刀,那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并没有怜惜这个肮脏的小乞丐的命,在他扭住了歹徒的手的时候,那把刀也刺进他那瘦小的然而也是滚烫的胸膛,血流如注打湿了他的破衣服,也沾了那歹徒一身,可是他还是不肯松手,那个歹徒慌了,也许是血液的欢快吓着了他,他想跑,急切间放开了刀,老乞丐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也冲过去拉住他,那歹徒越发慌乱了,今这是怎么了啊,碰上的这都是什么人嘛,只不过是想抢几块钱啊,怎么会这样啊……
  
等他回头的时候,那个吓晕的被抢劫者才醒过来,吓得瑟瑟发抖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倒在血泊中的他忽然站了起来,他看见那歹徒正在踢打那个人。爸爸,爸爸,爸爸……”他把胸口的刀抽出来,对着那向中年人扑过去的歹徒刺了过去……他用尽全身力气把刀刺进歹徒的后心。

  
歹徒糊里糊涂的送了命。他也要死了,他躺在他自己的血泊里,老乞丐哭了:娃娃,你傻啊,你这是做啥嘛……”
  
他还没有断气,他无限留恋的看着那中年人:爸爸,爸爸……”那人从惊慌中回过神来,看着这个就要死去的傻子,在他肮脏的脚背上有三颗红痣。那人忽然哭了,嚎啕大哭:小指啊,小指啊,你是小指啊,你是我的儿子啊,小指
……”
  
可是他已经听不见了,他只会说:爸爸…………………………”也许他并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只是还很开心啊,终于见到了他的爸爸,也许该能回家了吧。他已经十五岁了。

  
城市的夏天,升起了朝阳,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冷???

发表于 2009-11-23 03: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孩子心........从白白的小脚丫...........到肮脏的脚背三颗红痣
就这么没了,孩子混沌里唯一追寻的爱
孩子.....我的孩子总对我说,妈妈,我保护你.
...........可怜的弃儿没有父母的庇护,反而用自己小心的胸膛保护了父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3 01: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偶然讀到了您的小說。這一篇寫得很好。謝謝分享。希望繼續寫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 12: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Snake Tears


    谢船长,自觉文风呆定,好无突破。这篇故事感人,但文字似乎不如“大壮”深沉,也不如“情人”流畅。望多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30 19: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涯散客 于 2009-12-30 20:12 编辑
一江天 发表于 2009-12-3 12:33 谢船长,自觉文风呆定,好无突破。这篇故事感人,但文字似乎不如“大壮”深沉,也不如“情人”流畅。望多批评。


最近,对LZ的“作品”颇感兴趣。想问一问,您发表的文章是您自己的作品吗?这篇文章和网友【刹那风华】于去年在“红山论坛”发表的《爸爸,回家》咋一字不差涅?见链接:
http://club.jpzw.gov.cn/hsbbs/viewthread.php?action=printable&tid=14821


1.如果是转载,敬请注明,以示对原作者劳动的尊重。

2.如果是不劳而获、投机取巧来获得版主“加精”,欺骗51文艺沙龙读者的眼球,敬请自重。

3.如果真是原创,我对楼主说声对不起,不过前提是请您在“红山论坛”以【刹那风华】笔名回上一贴,说明此文标题改为《弃儿》的原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0 19: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天涯散客


    1#
打印 字体大小: tT  发表于 2009-11-21 20:41 | 该作者此主题的帖子 | 该作者所有的帖子
爸爸 回家
爸爸
爸爸
回家

作者 刹那风华 改编 苍穹一丁


  他是一个弃儿,很懦弱的生活在这个家庭,或许说是弃儿也不太合适,因为爸爸姆妈都是亲的,他是他们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亲生儿子,可是他是很笨的,这笨就要了他的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30 19: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到处充满阶级友爱的社会主义中国、就算个人无力抚养,也有各个地方政府的民政部门帮助。

这个故事是编出来的吧?!

总有些人:FLG、民运、敌对势力、台、疆、藏独等等,摸黑中国,其用心可谓险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0 19: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velocity

这是文友的小说。与其他的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30 20: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江天 发表于 2009-12-30 19:42 1#
打印 字体大小: tT  发表于 2009-11-21 20:41 | 该作者此主题的帖子 | 该作者所有的帖子
爸爸 回家
爸爸
爸爸
回家

作者 刹那风华 改编 苍穹一丁

呵呵~~
没人看出来,就“自谦”是自己写的(看看楼主第4贴里对海船长的回复)。
给人看出来了,就说是自己改编“文友”的。那就问问,您和【刹那风华】是啥“友情”啊?您借人家的原作有没有和人家打过招呼啊?做人要厚道,不问自取不是好习惯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0 20: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1 09: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明白.写作的人没必要这样做,我很愿意是楼主的原创或者是主创,或者说希望.
写的确实很令人动容.令人唏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1 20: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velocity 您也老大不小了,难道你不为自己的上述言论而感到羞愧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11 21: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velocity 于 2010-1-11 21:07 编辑
回复  velocity 您也老大不小了,难道你不为自己的上述言论而感到羞愧吗?
扫描仪的亲爹 发表于 2010-1-11 20:14

真真假假,真做假时假也真,假做真时真也假
有也是无,无也是有,是真也是假 是假也是真
......
生活是要有幽默感滴!不是吗?!:coo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2-14 04: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比《女儿娇》要出彩!写的相当老练成熟,自如天成.情景并茂,很能感动人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