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1°
    温度感觉: -9°
  • 实时天气:渥太华 -4°
    温度感觉: -12°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2°
    温度感觉: -5°
  • 实时天气:温尼伯 -3°
    温度感觉: -2°
查看: 33|回复: 1

程晓农:十二个字读懂美中经贸谈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7 20: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为2019年10月2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记者会上。(亦平)
【2019年12月16日讯】日前美中经贸谈判原则上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引起了广泛关注。许多媒体围绕着协议条款的细节,从关税增减多少、中国买美国农产品数量变化这些表面现象来评断谁让步、谁取胜。其实,这场谈判的起伏跌宕和反复拉锯,主要效果并不体现在关税百分比上,而是要看中国这个“世界工厂”承受多大冲击。我用十二个字来解读美中经贸谈判:对川普来说,不打是打,不罚是罚;对中共来说,赢就是输。

一、谈判一年半以来中方态度的反复变化


这次谈判的起因主要是两个:第一,中共长期组织大规模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活动,摄取了大量技术机密和经济利益;第二,中共长期补贴出口、限制进口,造成了对美巨额贸易顺差。去年3月22日川普宣布对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加征关税,由此发生了美中贸易战。在此背景下双方从去年5月开始谈判。
维基百科上罗列了这一年半以来谈判过程的所有细节,林林总总,往往让读者看得一头雾水。其实,这场谈判之所以来回反复,并非美方所致,而是中方造成的。在谈判过程里美方的立场和要求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但中方态度的剧烈变化却导致谈判时而进展、时而停顿。根据中方态度的变化,我把从去年5月到今年12月中旬的双方谈判过程简化为七个阶段:
阶段一,中方合作:从去年5月开始,双方进入谈判的起始阶段。中方承认侵犯知识产权和贸易逆差问题,同意协商解决。双方经过一年多的反复讨论磨合,于今年4月下旬达成了协议。据美方表示,连协议的标点符号都改定了。
阶段二,中方翻盘:今年5月初中方突然全面推翻了几乎就要达成的协议,但保留继续谈判的空间。
阶段三,中方拖延:从今年5月到9月上旬,中共官媒公开宣称,北京当局在运用拖延战术。双方的谈判处于僵持状态。
阶段四,中方谋求技贸分离:今年9月中旬中方提出,在谈判中知识产权和贸易问题分离(中共称之为“双轨方式”),即第一阶段先谈贸易,第二阶段再谈知识产权;美方让步,同意放弃美方原来坚持的把这两方面问题合并解决的“一揽子”谈判方案。
阶段五,中方重新合作:今年10月双方曾宣布,即将达成第一阶段协议,貌似取得进展。
阶段六,中方再翻盘:今年11月中共态度再度转变,不但拒绝承认侵犯知识产权,还要求美国必须先取消所有关税,才能同意谈判。中共回到了双方开始谈判之前的位置,过去一年半的谈判基本作废;川普则准备明年大选之后再说。
阶段七,中方又合作:今年12月上旬中共返回今年4月的谈判版本,就第一阶段的贸易议题与美国原则上达成协议,至于知识产权问题,尚留待第二阶段的进一步谈判。这就是目前大家看到的第一阶段协议。中共的外宣官媒12月14日发表文章表示,“适当的妥协让步是必要的”。
二、美、中谈判立场的“天”、“地”之别
过去一年半当中,中共在谈判桌前的“狐步舞”忽进忽退、忽左忽右,其每一步“舞步”的动机和考量是如何变化的,可以是一篇长长的故事,笔者在这里只用中共喉舌的话语内容来描绘最近中共谈判立场的变化。
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维新闻网》今年12月3日发表了一篇文章《习近平特朗普隔空喊话,中美协议难产症结不止关税》。这篇文章表示,有关中美经贸谈判,今年12月初的主流看法有两种,一是关税分歧,二是美国农产品采购额度分歧。该喉舌强调,习近平11月22日在北京会见参加2019年“彭博新经济论坛”的美国人士时说,“中国希望在互相尊重和平等的基础上与美国推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多维新闻网》接着引用了川普11月22日对习近平说法的回应,川普说,他不喜欢习近平所说的“平等”一词,认为即将达成的贸易协议“不能平等”;川普强调,他对习近平说了,这不能是一份平等的协议,因为美国的起点是地板,中国的起点是天花板,“我们必须有一个更好的协议。”
笔者就川普说的“地板”和“天花板”做一点说明。所谓“地板”,就是指现实存在的侵犯知识产权和贸易逆差问题的诸多事实;而所谓北京的“天花板”,则是指中共“飘”在“国家主权平等”的“空中”,“仰脸朝上”,拒谈事实。北京实际上是要求在巨额贸易逆差和侵犯知识产权问题继续存在这个前提下(即川普说的“天花板”),“平等”地谈判;而川普认为,北京用制度和政策造成的对美国的伤害,是长期的不平等,所以要通过谈判来解决侵犯知识产权和巨额贸易逆差这两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回到真正的公平上来,也就是川普所说的“地板”。
《多维新闻网》的这篇文章巧妙地用川普的话展示了中共的强硬立场,即中共根本不承认在侵犯知识产权和巨额贸易逆差问题上有何过错,而是抬出抽象的国家主权平等概念,来偷换具体现实的侵犯知识产权和贸易逆差问题,从而全盘否定了美中谈判的经济和司法基础。在《多维新闻网》发表此文的那个时刻,这个官媒似乎很为官方的强硬立场和说辞而得意。
三、关键的三天:北京突然从“天花板”跳回“地板”
上引文章发表的时间是12月3日,而十天后北京的谈判“狐步舞”就从“天花板”跳回到川普说的“地板”上了。从12月3日到12月9日这七天里并未发生与双方谈判直接有关的事件;但接下来的三天里却发生了一件美国的国内政治事件,12月10日民主党人控制的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了弹劾川普总统的具体罪名,开始了弹劾程序。也许,正是这个注定会失败的弹劾行动亮出了仅有的不可靠理由之后,北京决定,不必再对川普因弹劾而垮台抱希望。于是中共从12月11日开始,突然改变对第一阶段协议的抵制和拖延态度,三天后美中双方原则上达成一致意见。
中共在侵犯知识产权和经贸问题上没有多少自辩的理由。侵犯知识产权是民事案件,盗窃技术机密是刑事犯罪,此类涉华刑事案件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有上千件正在调查中;而巨额贸易逆差长达二十多年,中方的出口补贴政策在税务部门和企业界人所共知,时常见诸报端。因此,无论是就此讲事实,还是讲道理,中共都理亏。正因为如此,中共在谈判中就避谈事实、不讲道理,一直采用讨价还价、虚与委蛇、真真假假、以拖待变的谈判策略。所谓以拖待变,就是经贸牌、司法牌玩不了,就想玩政治牌,在政治上搞垮川普。
中共打政治牌的做法是,今年上半年一直想以禁止美国农产品对华出口,打击美国中西部农业州的农村选民,因为他们多数是川普的支持者,以经济手段干预美国大选;这一招不灵之后,又开始等待民主党候选人出来取得大选上的压倒性优势,但民主党主要候选人的左倾化让北京十分恼火,因为从中看到了民主党可能败选;于是再寄希望于民主党的弹劾总统之举,盼望弹劾行动能削弱川普的连任优势。
一句话,北京一直是经贸谈判虚应故事,政治算盘反复拨拉。但是,发现民主党的弹劾行动未必能削弱川普的竞选优势之后,北京最后决定,还是从“天花板”回到“地板”上,同意与美国协商解决侵犯知识产权和贸易逆差问题,改变过去二十多年中形成的中美经贸格局。
四、川普:不打是打
过去一年半的美中经贸谈判过程把许多读者都引导到双方讨价还价的细节当中去了,而究竟双方在经济、政治层面受到多少影响,反而成了雾里看花。其实,用这样三句话,就可以透过细节看到双方谈判策略产生的真正影响。这三句话共十二个字:对川普来说,不打是打,不罚是罚;对中共来说,赢就是输。
“不打是打”指的是川普的谈判策略。川普对中共在谈判中的出尔反尔、强词夺理、偷换概念、拒认事实等做法一清二楚,但他从来不用任何重话或打脸的言论去批评北京;相反,川普一直用一种礼貌、热情、委婉而又夸张的口气来谈论习近平和与北京的谈判过程,给人一种川普很软弱的印象。很多人因为川普是商人出身,因此认定川普缺乏政治头脑,对北京缺乏认知,只一味迎合。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相对于北京当局一而再、再而三的强硬立场,川普的这种低姿态达到了一种在国际关系和国内政治上很有说服力的效果,那就是,美方为了维持谈判的顺利进展,已经在外交上做了最大努力,既避免国际经济格局出现大震荡,又让美国的企业和选民看到,总统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正在尽最大的努力。而与此同时,北京的拒绝合作、拒绝承认事实的态度就像金三胖一样,在国际和美国舆论当中形象越来越差,让美国的“拥抱熊猫派”都很难找到为北京辩护的着力点。
其结果是,川普的低身段谈判姿态赢得了企业界和选民,也让世界各国对他不满的人了解了中共的蛮横无理。随着北京形象的恶化和川普坚持低姿态,川普在美中谈判当中得到的民意支持增强了,而北京的蛮不讲理却在美国和西方社会里“打了自己的脸”。
这就是我说的“不打是打”:“不打”是指川普在谈判中对蛮不讲理的中共不采用针锋相对、攻击指责的策略;而“不打”的结果是产生了比打还有效的作用,因为中共的反复无常、机会主义和千方百计钻空子的谈判行为,实际上为川普发动贸易战的正当性提供了丰富的证据。
五、川普:不罚是罚
“不罚是罚”与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有关。川普虽然一再讲要增加关税,但同时也不断推迟加关税的时间,又减小征收关税的范围;此外,川普还经常说,又收了不少关税,美国不吃亏。美国真的指望这几十亿、上百亿关税来填补财政赤字?当然不是。这些钱川普马上就发给农民作为亏损补贴了,美国财政部并不缺这笔小钱。
加关税是让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在销售市场上变得更贵。它的真正作用是给美国从中国进口商品的企业一个明确的信号,你不取消订单,就会亏损或失去市场销售份额。对华保持经贸关系的美国企业分为供给依赖型和销售依赖型两大类。前者靠给中国企业下订单来维持经营,然后进口商品供应美国市场,所以对中国商品的供给有依赖性;后者是面对中国市场,在中国生产,就地销售,对中国的市场有依赖性。前者是多数,后者是少数,却在美国在华商会里占大头。中共经常引用这个商会不撤离中国的言论,以证明川普的对华经贸策略如何不得人心。其实,这是一种误导,销售依赖型美国企业想保住在中国市场上赚得的利润,当然不会撤离,但他们的态度不代表占多数的供给依赖型美国企业。川普要影响的是占对华经商的大头、那些对中国有供给依赖的美国企业,要它们学会如何调整经营策略。对供给依赖型美国企业来说,加关税这种可能性与实际增加关税同等重要;其重要性在于,中国供给不再便宜,所以靠不住了。


从这层意义上讲,“不罚”(未立即全面加征高关税),就相当于“罚”,因为加征关税的后果,同样可以用可能加征关税的风险信息来形成;供给依赖型美国企业获得了中国供给靠不住的信息,就会做出必要的反应,压缩订单,不再单纯依赖中国商品的供给。
六、中共的对抗意图:赢就是输
北京在美中经贸谈判中曾经采用“寸步不让、以拖待变”的策略,表面上看是赢得了面子,因为立场强硬,绝不妥协;但实际上却输了里子,因为中共的谈判姿态让美国商界了解到,北京尽管理亏、却一味强硬,根本不愿意与美国理性地解决侵犯知识产权和巨额贸易逆差的问题。对美国企业界来说,这就意味着它们的对华商务经营面临巨大风险,不光是因为关税提高可能增加成本,还因为双边关系的恶化造成了一系列其它风险,比如关税/成本风险、国家对抗风险、单一供应源风险、知识产权风险、医疗安全风险、网路安全风险等,它们经常会混合发生。
关于美中经贸关系恶化对美国的经济社会安全的影响,举两个例子。第一,美国的制药工业已经空心化,大部分原料药和许多常备普通药物都依靠中国供应。现在的双边关系产生了一个风险,那就是,一旦中国停止原料药和常备普通药物的供应,美国就可能出现药房断药的严重问题。现在美国政府部门已开始关注这一点,同时,美国的制药公司和药品进口公司也开始未雨绸缪,在全球寻找替代来源,同时考虑美国药物的部分国产化。
第二个例子是高科技电子产品。过去多年来许多高科技电子产品公司都依赖中国的制造基地,但现在这些公司不得不考虑重组它们以中国为重心的全球化产业链,因为今后在中国制造的零部件或在中国组装的产品可能面临美国的安全性审查。而中方的强硬态度同时也表明,北京可能用这些产品来要挟美国政府;也就是说,美国公司的中国供给经营策略可能被北京当局利用来威胁美国。对任何一个大公司,这种政治性风险都超出它们的商业承受能力,所以,它们只能改变产品的生产链,把订单转移到没有这种风险的国家。比如,苹果公司已经在悄悄地这样做了,当然,它会保留在中国制造、就地销售的工厂。
由于北京的对美经贸谈判策略在商业上造成了巨大的经营风险,那些面对中国的供给依赖型跨国公司(不仅仅是美国公司,也包括日本、欧洲、台湾、韩国的面向美国市场的公司),都不得不调整产品生产链的国家构成,让它们的产品从中国供给依赖型变成部分非中国供给。这些企业从去年开始就悄悄地在东南亚、南亚、南美洲新建生产链,几年内它们的订单就会大量转移到这些中国之外的新生产基地;到了那个时候,中国的很多出口导向的工厂会突然发现,从某一天开始订单消失了,而在其它国家制造的同类产品已经不声不响地在美国市场上出现,“中国制造”就此退出了。
此刻,这个过程像“鸭子划水”那样静悄悄地正在进行,这些计划转移生产链和订单的跨国公司不会、也没有必要通知中国政府。虽然这个过程才开始一年多,其效果已开始在美国消费品市场上出现了。比如,今年的冬季购物季节,一些多年来传统上由中国供货的消费品,比如厨房用具、小家具、服装、小电器等,供货国家都改变了。
等到这个全球跨国公司的生产链调整、转移完毕,那时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可能就自然解决了。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厂房设备可能依然还在,但就是订单没了,有厂有货没买主。其实,不仅仅是外企在作撤离准备,很多面向美国市场的中国企业也加入了撤离大潮,因为它们也怕今后关税冲击它们的产品价格;不转移到别的国家,这些中国企业会被冲垮。
这就是对中共来说“赢就是输”的根本原因。简单来讲,中共在美中谈判方面政治上赢得了姿态强硬的面子,但却为“世界工厂”营造了巨大的经营风险,结果导致跨国公司转移产业链,而中国部分退出经济全球化,大批出口企业陆续倒闭破产,大批员工失业。
更重要的是,美中贸易战改变了经济全球化的稳定布局,以品牌和市场营销为主体业务的跨国公司正在学习如何认识风险因素和强化防风险意识;一旦这一层明确了,转移生产链其实是代工厂的事,而代工产业链的下游组装公司对上游的零部件生产公司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代工厂集群的撤出意图和转移过程往往都事先严格保密,甚至向中国有关方面施放烟幕,以麻痹中方,减少可能的官设障碍;等到新产区准备好之后,只需要在中国关厂开人,然后出售设备厂房就行了。对跨国公司而言,分散生产和摆脱“中国依赖”这双重考量是它们过去两年来正在上的重要一“课”;而对中共而言,这种基于双重考量的撤离决策从不同方向同时击中“世界工厂”的软肋,加快了中国经济下行的速度。#







更多精彩请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