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29°
    温度感觉: 32°
  • 实时天气:渥太华27°
    温度感觉: 28°
  • 实时天气:温哥华14°
    温度感觉: 14°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22°
    温度感觉: 22°
  • 实时天气:温尼伯
    温度感觉:
查看: 323|回复: 1

长篇故事,真人真事,希望大家帮忙分析分析,诚求建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30 19: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买了新车,决定把自己开了近7年的一辆SUV(当初买的是新车)卖掉。新车是一个周五签的合同,隔周的周一交车,因为非常想保留跟了我7年的车牌,我只有一周的时间卖车。自己比较忙,所以决定以低报价并不包安检、尾气和车牌的方式将车尽快卖出(实际1个多月前由于更新养路费,才做过尾气检测,所以不出意外,卖家可以免去这项检测,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在对kijiji和autotrader上二手车售价做了大致了解的情况下,于周日晚上10点左右以比其他同年同款相似配置和公里数的车低$1500左右的报价在kijiji上打出广告卖车并注明价格还包含一套Michelin雪胎,重点强调不包安检、尾气和车牌,我在广告中将车的基本状况、擦痕、损伤等我所知道的情况作了描述并附上相关照片,就想尽量让买家通过广告就能对车有个大致了解,真正感兴趣再联系我,节省时间。广告发布以后,效果很好,到第二天(星期一)下午5点之前,广告页面浏览量就有130多个,17人通过邮件或电话方式了解更详细情况,其中5人约定看车。
这时,事情有了变化,一位正和我爱人一起在外旅游的朋友(当初是当朋友看待才出现后来的故事)在闲聊中听说我们在卖车,当即决定要买我们的车,因为人在外地,要到星期四才能回来,而我又急着要把车卖掉,所以我让我爱人与那人一再确认是否不看车就真确定买了,并强调我的车不包安检和尾气,需要他自己做,同时因为是朋友加上我对自己的车还是心中有数的,就向他保证,$1000以内的安检费用他出,一旦出现意外超过$1000的部分我们各承担一半(但后来他竟然说他不知道安检除了安检费还要出安检不过需要维修的费用,(原话)安检和修理是两个概念。如果我出安检费并不意味着我必须出修理费。车有问题通不过安检要修理那是卖方的事, 我只应该负责安检的费用。,还说(原话)又有谁买二手车不让卖家提供检测证明就先过户)。他说相信朋友,回去就过户。在车的价格上大家没有过多讨论,鉴于是朋友,我又在已经很底的报价上主动减了$100,凑了个半整数$6500。于是我推掉了所有要看车的人,撤掉了广告,等着他回来过户,同时提醒他过户前一定把车的保险上好。星期四他回来很晚,于是约定周五一早就去过户,因为这是接新车前最后一天可以办理过户,否则旧的车牌就不能转到新车上了。因为是朋友,加上他英文不好,虽然很忙,我还是陪着他去了Service Ontario并答应陪他完成安检。(不包安检、尾气、便宜卖车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太忙,没时间折腾,签Ownership走人,早知今后发生的事情,不如直接卖给 dealer ,但当时想自己卖怎么也比卖给dealer要多几佰块钱,所以说太财迷也不好,这是我犯的第一个错误),
事情出在星期五早上。不知什么原因,到了Service Ontario他的保险还没有办好。在等待过程中我将车门全部打开,让他仔细检查,并建议他试车,检查完后他说不用试了。这时他告诉我保险公司要他到办公室办理,要等到下午才行,我很着急,催他给保险公司再打电话要Policy Number,以我的经验,这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何况他还有另一辆车在这家保险公司投保。可能因为我的催促,他质问我为什么这么着急过户(但其中原因我不止给他讲过一遍),并提出先去检测再过户,这个我没有同意,我怕时间来不及(Service Ontario下班很早)。当时有了不卖给他的念头,大不了换个车牌。但又念在朋友面子,而且他还是执意要买,就将签好的Ownership交给他,收了他的支票,暂时离开,告诉他等到他办好保险、过完户再通知我和他一起去安检。这是我犯的第二个错误。当时就应该中断过户,重新出售。
人说在一件事情上犯一次错可以原谅,犯第二次错就是笨蛋,犯第三次错就是傻子。我就是那个傻子。在安检问题上我又犯了一个大错,以至后来连累我的车行朋友都遭受不白之冤,(原话) 你利用我对此的不了解, 在你事先跟你邻居修理行打好招呼的情况下, 让我先过户,然后自付了全部费用
本来车过户了,完全没有我的事了,这也是我贱卖我的爱车的本意。但买车的是朋友(又是‘朋友’,现在这两个字仿佛是刀子,每出现一次,就在我的心上扎一下,后面我还是尽量用‘他’吧,实在不通就用‘L’),我还是兑现我的承诺,和他一起去安检,并为了给他节省开支,带他到了我认识的一个西人车行,告诉老板只要能过安检,没必要修的就不要修了,老板一口答应,没想到这带来了后面的麻烦。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西人车行老板是我的朋友,修车技术不错,回头客很多,但对于他换雪胎,尤其是换带有Sensor轮毂上的雪胎颇有微词,也许是他设备的限制,在给我换过一次雪胎后损坏了一只Sensor(这是后来Nissan  Dealer检查后告诉我的),从此以后我每次都在Nissan  Dealer那里更换雪胎和四季胎,同时每年做两次保养,除了离开加拿大没用车的一段时间外,7年来从未间断,这是为什么我对我的车很放心的原因之一。于是我建议L不要在西人朋友那里换雪胎,同时对西人朋友实话实说,虽然车现在不是我的了,但鉴于才过户,买家还没有怎么开,一旦他再损坏了Sensor我也脱不了干系,雪胎装在车里让L到别处更换(我给L建议去Nissan  Dealer那里,虽然价格高了些,因为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后来L去了一家国人开的车行换了雪胎)。不知西人朋友当时心里什么感受,但仍然一口答应下来,正因为如此,引发了之后故障车的‘故障’之一。西人朋友为了兑现 ‘尽量省钱’的承诺,检测完成装回四季胎后没有做Alignment和Balance,因为这要收费近$100,他认为L检测完就去其他车行换雪胎(那时天气已经暖和了),还要做一次,就没必要多化这个钱,没想到这个钱最终由我和西人朋友共同承担了,但那是20天以后的事情了。安检中发现问题,两个前轮上的杆(忘了叫什么了)、刹车闸片老化,不符合安全标准,L花费了维修费、安检费加上税共计$760后拿到了安检证书。
L并没有马上更换雪胎,他做的就是在之后的几天内不断发短信和微信抱怨车的各种‘缺陷’,有擦伤、撞伤(我向他说明过这些问题,况且7年的车不可能像新车一样),最主要的是我的车有严重故障,方向盘不正、前轮有异响(后来证明这是没有做Alignment和Balance造成的),后保险杠脱落、支架变形(后来我的西人朋友免费帮他矫正了支架、上好了后保险杠,就是螺丝脱落造成的,几分钟的事,可能是我以前开车不小心挤了一下后保险杠,自己也没注意),怀疑车曾经出过事故,我隐瞒没有告诉他,并在之后的联系中多次表示出对我说没有事故和一直在Nissan  Dealer做保养的怀疑,虽然我提供了Vehicle History Report并多次保证我的车全部在Nissan  Dealer那里做的保养,但他说(原话)‘至于合法的此车事故记录,呵呵,如果你没有报过,那自然是没有。’,‘你一直强调你的车每年两次在dealer做检查的,如果真是每年两次dealer检查和保养,我想后保险杠这样明显的问题是应该能查出来的。’,还是不信。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要求Nissan  Dealer打印了全部的维护保养记录,不过最终没有拿给他看。
过户20天以后,L到另外一个车行更换雪胎,并让车行检查了方向盘的问题,试开了一圈后车行老板说是四轮定位的问题,应该是由原来做安检的车行负责,费用应该包含在检测费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和西人车行朋友求证,如果是真的,我又得和那个西人车行朋友‘理论’了)。于是L返回西人朋友的车行,让西人朋友做Alignment和Balance,但坚决不付费。西人车行朋友没有办法,打电话给我,说费用加税$100,他没办法全免,问我能否各承担一半,后保险杠很简单,免费修了。为了不让西人车行朋友为难,我同意了,我出$50。这次修理L没花钱,对于他一再强调的车修了又修花了很多钱,我不知道包括什么,在事情发展到后来我要求原价退回我的车的时候,在他列的清单中,也没有发现除安检花费以外的其他任何维修费用,也许他当时发了善心,自己愿意承担‘其他’维修费用而没有列出来,但依我的理解,他所说的花了很多维修费用应该就是指那次安检。
这不是这个故事的高潮和伤害我的真正原因。
我被深深的伤害和激怒了,是因为我从我真正的朋友那里听说外面流传‘我利用朋友对我的信任,在没有让看车的情况下,把一辆出过事故的车高价卖给了朋友,事后还不 承认’的谣言。我真的愤怒了。我找到他,当面要求将车原价退还给我,他不配从我这里以朋友的身份买车,我承担$6500车款、$760安检费用和将来过户要支付的所有费用。他约定第二天中午1点ServiceOntario见。但第二天等到1:30他也没来。
第二天给车通过电话办好保险,并安约定到了Service Ontario,12:59我给他发短信说我已经到了。他发短信回复说要先确定我要付的费用,确认好了才去。我说我付$6500车款(包含一套Michelin雪胎要退给我),$760安检费用(安检证书要给我,我还要卖车呢)和将来过户要支付的所有费用,和前一天说的一样。他说不行,这辆车他花了:车款$6500、安检费用$760、税$650(为什么是这个数大家应该清楚)、换雪胎$60、年检费$190、UVIP费$20、TEP$15、车牌$57和前一天加的汽油钱$55.5,共计$8307.5,我说好,换雪胎$60和汽油钱$55.5我付,其他费用我不认,他的车牌我不要。他不同意,坚持要我付他所说的$8307.5他才来,还说昨天我说我承担全部费用的,有他的朋友在场。我告诉他如果有人证明我这么说过,我就认,然后、然后没见到证人…。他还是坚持他所说的价格,还说(原话)‘你认为你的车值这个价格,所以你要花这么多钱买回去。如果你不愿意,说明你也认为不值这个价’,‘我花了这么多钱买的,你自己都不愿意花同样的这些钱买回去,就不要再说什么了。’。我立即反驳,我车的售价是$6500以及安检费用$760共计$7260,其他费用与我的车的售价无关。僵持到1:30,他没来,我下午还有个会,只好离开。
故事到此告一段落,但我相信还没完。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       如果我要求他退车(真的不想卖给他了),我该承担那些他列出的费用吗?
上面那条不是重点,深深伤害我的是
-       不属实的言论通过他或者他告诉了朋友再通过他的朋友在我周围的华人甚至非华人之间被传播了出去,甚至我身边的朋友、同事都听到‘我利用朋友对我的信任,在没有让看车的情况下,把一辆出过事故的车卖给了朋友,事后还不承认’的言论,(当然我真正的朋友绝对不信,及时地提醒我当心被人中伤),对我的人格和声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我该怎么处理,下一步应该怎么做,诚求建议。

发表于 2017-5-3 13: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啥不事先签一个买卖协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