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25°
    温度感觉: 25°
  • 实时天气:渥太华20°
    温度感觉: 20°
  • 实时天气:温哥华28°
    温度感觉: 28°
  • 实时天气:卡加利27°
    温度感觉: 27°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25°
    温度感觉: 25°
  • 实时天气:温尼伯24°
    温度感觉: 24°
查看: 488|回复: 8

关于我妈的死,我现在的看法是这样的但无法确认真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30 02: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中共离死不远 于 2017-1-30 02:56 编辑

我妈1978年4月并没有死,我在51论坛或百度写贴所讲述的情况是真实发生,但我判断是于老庄的另一个妇女,是小名叫全智的妈妈,我小时候一次曾把她误认为是我妈,这一经历可能导致我老家的若干人合伙欺骗坑害了她,打死了她并对她的尸体点天灯,欺骗了华国锋等人。
我妈被于春兰家的隔胡同邻居于学道夫妇拉到他们家躲藏起来了,于学道的妻子与我妈同姓王、结婚前都是大王庄人。
这是我现在的判断。
我妈一直活着,被毛泽东等共头软禁在中国的云南省的昆明市,昆明又叫春城,我父亲名叫于春城,昆明离于老庄太远了。

全中国的城市、地点可多了,为啥偏偏选中了昆明?
估计就是因为昆明离我老家太远、我父亲名叫于春城,毛泽东等人太疯狂、太邪歪邪恶了。刚才我浏览一个大赞毛泽东的帖子,说毛泽东打算把10亿中国人搬家到苏联,以对付苏联的核打击?这可行吗?10亿中国人搬家到苏联如何做到?吃住如何解决?苏联气候严寒等。而且苏联不能以在自己的国土上搞核试验为名消灭中国人吗?还说要核打击美国,什么逻辑或道理?太傻逼了,竟然被吹成太神了。对付苏联的核打击竟然想采取这种十分愚蠢的办法,岂不是送死和找死?还用苏联人打什么呀?10亿中国人不被冻死和饿死的人能有多少呢?那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吃的东西和住的地方。
毛泽东实在是中华的莫大祸害。
我听说毛泽东理解的中国实现工业化是他站在北京的天安门城楼上看到的都是大烟囱。

2001年温家宝的儿子曾在多伦多对我说我们中国也有集中营呀,我没明白他的话。

为啥中共亡命徒头子不许我妈与我见面?他们嫁祸于我或别人的大假会因我说出真实发生而被戳穿,他们利用我大搞鬼名堂亡命玩不下去了。
太恶了!

注:我父亲于春城在我妈”死后“长期生活居住在于老庄,养育我的弟弟妹妹。我堂哥于长青、于长秀、我的二大爷于春灵夫妇等人有可能都是假死,假死之后被弄到云南的昆明。


 楼主| 发表于 2017-1-30 02: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共离死不远 于 2017-1-30 02:29 编辑

另外,中国的云南省与山西省的某个地方有可能是中共最高领导层暗的一套人马比较固定的司令部,有两个老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1 00: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盼亡命徒政权亡 于 2017-5-11 01:44 编辑

我好几个月前写的帖子,我妈死这件事让我总也忘不了,对我的心理影响很大、很久。我长期相信是上吊自杀死的,死前2天左右泪流满面地问我:“福临,你也要害死我吗?”,说华国锋要她死,等等,我总也忘不了。
我认为我妈的死是毛泽东等中共头子干的十分邪恶、恶毒的经典事,很能表明毛泽东等人的人性本质。
下面是我所经历与我所认为【有些还是无法确认】的主要发生历程:
1、1978年4月20日傍晚,我正在我三姑家【河南省淮阳县齐老乡(当年叫齐老公社)陈英村】吃饭,陈英在我出生的村子于老庄之东北约10华里的地方,我每天步行或坐陈某【偶尔】的自行车去苗集农业高中上学,苗集在陈英村之东北约8华里的地方。陈英村之东约2华里就是大崔,我曾在大崔之西约200米远的田地里住半年以上,在干涸的河堤旁修建一派新瓦房,那里发生的事附近村子里的人不知道,除非在那里住的人有人故意泄露出去。
那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几个月,原因是打算害死我,都在等中共头子下命令,他们早就等急了,议论就这么点事不知道为啥总拖延。
我老感到饥饿,天天是又黑又难以下咽的用粗粮做的馍,我时常不吃饭;又要沿着干涸的河道到之北约2、3公里远的地方上学,冬天特冷,没有地方躲藏,有时下大雪。
1977年10月22日要枪杀我而没杀我,把叶剑英枪杀了,之后那排瓦房里住的几十个男女都怕我,之前曾多次图谋害死我。我与于天动闹不愉快之后,我一气之下把我们俩住的床拉到我三姑家【陈英村】,不在那里住了!
变成住我三姑家、每天来回去苗集,我三姑给我做面条,我每天都能吃饱。但那期间我三姑也曾想害死我,还有我三姑的二儿媳,本来她的二儿子在辽宁凤城当兵,儿媳妇也去凤城了或回娘家【齐老】住去了,我去我三姑家住没几天她就出现了,一次她问我害死一个人的事,我不让她干;她还提及许世友。
有可能许世友在枪杀叶剑英之后想接着把我害死,我不知道是许世友自己想害死我还是有人逼迫他。
而许世友装死之后曾于1989年春或秋在当时我们家住的楼的东北约1公里的桥头见我,他说:“不彻底!”,意思是过去干的事没干完,我看看他,他走了。
我三姑想在他她住的三间瓦房里挖个比较大的兔子窝【说成想养几个小兔】,并想让我住里面,如果有人把盖盖上则我会被闷死。

好了,我接着说与我妈死有关的经历。
我正要吃我三姑给我做的面条,于老庄的于百领骑车来了,我感到不对头,他与我三姑嘀咕几句,对我说我妈出事了,并没说我妈死了,还说都不想来【找我】,我完全没想到我妈会死,因为我刚见过她,她爱想事,好多次说不想活了、活着没意思、想用头【脑袋】撞墙,估计是她总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她知道的真相太少、她不敢打听她不该打听的事、毛泽东等大官的情况她一个农村妇女(文盲)搞不懂的,但与她总有关系,就因为她生我了。
我没吃饭,其实我很饿,坐上他的自行车回于老庄,真会选时间,天刚黑不久,路过的村子几乎没人看到我俩。
到了于老庄,快到我妈家了,他才对我说:“俺婶子(指我妈)上吊死了”,我一听就头大了。我知道出事了,但我还是拒绝想我妈会死,1、2天前我还见到我妈。
我一进院子,我父亲就发作,象精神病人似的,一再说:就这么几根小细绳,怎么会死人呢? 让我看,绳子又细、又不结实【很旧的绳】。
很快有人给我讲我妈死的过程,说知道我妈心情难受,怕她出事,一再告诉我父亲看好我妈,有人看到她到对面于世成家压水把家里的水缸弄满水,看到她衣服穿的干干净净、洗脸梳头,担心她出事了,等过一段时间再喊她时没人接话,于是他们把房门踹开,看到我妈已经吊死在织布机上,他们把我妈从织布机上弄下来,没气了,晚了。我二姐领我看看死后的我妈,我看的清清楚楚,我不敢多看!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所看到的我妈的脸。
这是一个阴谋诡计,我妈没死,我妈只是在药物的作用下睡过去了。是于集的兽医【给猪看病的中年男子,大人都认识他】给我妈打几针上级给的药,于集给人看病的医生不干,故意让兽医给我妈打针。多年后这位兽医以及策划决策的小官于新连先后被害死,还与毛泽东等人有关。
于新连是于春兰培养的官,特积极、思想特红、也是官迷,在别人的安排下我去他家,在他家院外于新连死前看看我并对我说:“先走一步!”,我听说他和他老婆哭了一夜,后悔想错了、干了错事。于新连死时只有四十多岁,不知道怎么搞死了他。

我妈家的屋子里有一个比较大的茶缸【铁的】,里面装比较满的水,水的颜色比较浓、也甜,我不得不喝,没有吃的、也没有别的水可喝,里面肯定放了特制的药物。我躺在床上睡着了,三间房子的西间有张床,平时我二姐、我三姐、我大妹睡在那里,东间是我父亲、我妈、我弟弟睡觉用的床。
中间一间放个桌子、几把椅子。没有墙壁,用农村的庄稼杆编织的帘。
我呼呼大睡,还打呼噜,屋里漆黑一片,我知道我妈死了就在东边躺着呢,我比较害怕,我差不多是蒙头大睡,是我二姐或三姐担心被子闷死我了而把被子掀开一些。
屋里的几个人先打探我是否睡着了,喊我几次,我醒后装没听见,我也没心情说话。他们几个说的话我多次写,屋里有于春兰、张秀花、莲花与罗干4个人。
张秀花问:你是哪里人呀?咋想起来干这种事呀?意思是跑来传达华国锋的命令害死我妈。
罗干说:通知天黑前赶到,我也不知道让我来干啥呢。
我是湖南人,我在漯河工作,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我爹咋死的呢。
张秀花问:你爹是谁呀?
罗荣桓,是个元帅。
这时候张莲花喊我:福临,你听说过罗荣桓没有?
过会我接话说:罗荣恒吧?
罗干生气地说:算了,算了,把名字就说错!
我真不知道“桓”与“恒”有区别,我时常犯这种错误,弄个大概就算了。
过会,张莲花大声问:“华主席的华怎么写呀?”,很快又说:“到这个时候了还叫他华主席干啥?华国锋的华怎么写呀?”
我没听出来是她是张莲花【我该叫她姨】,我还说怎么能叫华主席的名字呢?
我感到张莲花在认识到活不了之后就极力讨好罗干,往罗干身上靠。
罗干的长相很差,可屋里漆黑一团,根本看不清人的长相。

罗干如此打探过于春兰夫妇:你们听说过唐山地震没有?死的人太多了,听说是搞的啥试验。
张秀花立即接话说:你不要跟我们说这些,我们不想听,我们没有听说过,我们不想知道啥。

后来我睡着了。

之后的经历有:我三姐把我弄醒,对我说:“你再看看咱妈吧,咱俩一起去看”,我不敢去看,她说:“将来你后悔了别埋怨我”。
我妈没死,是在零点十分之前约半小时被带离我妈家,我妈怕吓着我了,她走出院、在三间房的后来【东西方向的土路上】才开始高喊:“于老庄的人,你们没有良心,我儿子救了你们的命,现在你们个个不出屋帮我说句话!”
肯定是我妈喊的,但我不相信是,我还是认为我妈死了,我看的清清楚楚【我妈死后躺在床上,没有反应,不会动弹等】,我不会想到是假的、都在骗我。
我估计当时我妈相信她很快会被杀害,之前她多次想华国锋这么大的官要她死、她是没处躲掉的。

粟裕枪杀了张莲花,并没有杀我妈,因为李先念在现场阻止了,王震也在现场,我大妹是王震的后人,不过这要看我大妹对我妈的态度了,一次我大妹咬牙切齿地对我说:这次我非让那个老婆死了不可!说的就是我妈。
一次我妈确实同着我的面骂我大妹,她可能在提醒我记着这可不是你的亲妹妹、早晚你会受她的大害。我妈怎么骂我大妹的呢?“骚逼!”
如果我大妹是我妈的亲生女儿,我妈绝对不会如此骂她。

李先念为啥救我妈一命呢?就因为李先念与周恩来的交情与关系、就因为我的亲弟弟周庭是我妈给周恩来生的试管婴儿。周恩来死前跑到于老庄特想看到他的亲儿子。1978年4月我弟弟刚4岁左右,我妈若被杀害则我弟弟怎么办?

如果想杀我,则会在夜间把我弄走、骗走。
我第二天醒来后,于春兰立即出现在门口,我估计他在关心我。这时候我二姐从院外走进院里,边走边问:死几个呀?
当我二姐看到我之后吓的立即跑了,她估计我和我妈都被杀害了。我二姐对我妈的死负有极大责任,她长期不起好作用,她也是卧底间谍、一次她告诉我她是秘密党员,我妈和我二姐的关系在1978年4月20日之后无法和好了。我二姐于素兰很可能也是河南人,但究竟是哪个地方的人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后来的经历有:要埋葬我妈了,她领着我去两条土路交叉的地方,她拎着一只老母鸡,到了那个地方【在我妈家的房子之东南约100米远的地方】她让我掐死老母鸡,对我说:“你要是不掐死它,将来它会总闹唤【折腾的意思】你!”,在我二姐的帮助下我掐死了那只老母鸡,其实主要是她掐老母鸡的脖子。她有准备、她可能练习过,我毫无准备,我没有兴趣,她说的话我不值一信,一只老母鸡怎么能折腾我呢?
这只老母鸡有可能被我二姐等毛泽东的死党视为代表着我妈。后来就是埋葬我妈,于长线跟我特亲,原来是想借我之口活埋华国锋!
就在即将把我妈的棺材要放入挖好的墓穴【土坑】里之时,我看到华国锋,他也看到了我,他穿灰色上衣,我1987年8月到唐钢上班后华国锋的亲儿子王建平时常穿灰色的上衣。

棺材里装的是张莲花的尸体,华国锋、我当时完全不知道,我2001年7月移民加拿大之前并不明白毛泽东等大官与我有瓜葛,我是逐渐明白的,到现在有些事我还是不明白。
正因为我不让活埋陌生人【华国锋】,才导致很快差点杀害我妈。
罗干、于长线等人的如意算盘是把华国锋活埋、让我承担责任,可我不让干,因为我完全相信了棺材里是我妈【是我妈的葬礼、我家的坟地】、陌生人我不认识,我怎么可能同意把他与我妈埋在一起了呢?活埋人家,多恶吧,他是谁?他有啥罪?我一无所知,我当时的心情很悲痛,不愿多说话。
是毛泽东的死党们想的太简单、太荒唐导致没有达到目的。
之后就逼迫华国锋下令杀害我妈,造成我不让害死他、而他害死了我妈之结局。还是恨我、恨华国锋,老想制造出深仇大恨。

我妈没死,她在于老庄之南2公里远的任庄某个家庭的屋里呢。
是我二姐把我妈骗回到于老庄,我妈特想见到我,她还会担心害怕被害死,可毕竟是大白天,人多;肯定已经有人告诉她将把她弄到云南昆明,4月20日之前我就听说过昆明,又叫春城。但我不知道要干啥。
我过去写的情况都是我的耳闻,是真实发生。我妈走到于春兰家门口开始喊叫,我参加晚葬礼回到我的养父母家【我吃住的地方】,心情很悲痛,总想我妈上吊自杀。我躺在床上,我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但没有听出来是我妈或者我完全没相信是我妈【拒绝想、只认为我妈死了】,我听到的声音有:“不是找福临的吗?你们骗我!!!”,要把我妈往我家前院于春兰家推,我妈挣扎着往我们家走。
我只能猜了,是于春兰家对面【隔个小胡同】的于学道夫妇及时出面把我妈拉到了他们家!
于学道的妻子与我妈都姓王、没有出嫁到于老庄之前都是大王庄的人。

于长线等人已经逼迫华国锋签署杀害我妈的命令,而且新增加了下令于长魁完成杀害我【于长河】的命令。
我老家的毛泽东死党总想欺骗愚弄华国锋,华国锋并不认识我妈,于是他们竟然把全智的妈妈骗到于春兰家,可能是瞎掰华主席想见几个革命群众,你被很幸运地选中,在于春兰家等待华主席的接见。
我猜选中她的唯一根据是我小时候曾误认为她是我妈,那次时间很短暂,我是没有留心,她就在我身后,我感觉大致是我妈,等我看她后立即明白不是我妈,这样的经历竟然成为毛泽东的死党选中她当替死鬼的理由。
我过去写帖讲的情况都是真实的,错误只有在于春兰家害死的妇女并不是我妈。
那次他们想害死她并害死我,是于老庄的于世勋反对,让等等看,我的养父母不愿看到强行把我弄到于春兰家、更不愿我死在自己家里,他们几次想把我骗到于春兰家、骗出我家,我不愿出屋的主因是悲痛于我妈的死。
他们把害死全智的妈妈的责任嫁祸于我,几乎都是从我嘴里套话之后他们或她们去干。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时问我的话就是怎么打死一头猪,猪就是打不死怎么办,其实是打死人。这么干就是学策划913事件时我的四个同班同学合伙从我嘴里套话,我啥都不明白,可只要我嘴里说出了他们、她们很需要的话则她们、他们就达到了目的。

连于长永把人背走也问过我,我以为干的是好事呢,现在我感到问过我:把全志的妈背到外面行吗?她走不动了。

于长青往尸体上浇汽油,这没有问过我,但烧尸体前后他们、她们让小孩在胡同里喊:快看看去吧,外面点天灯的呀,好多人在看。我现在记得我嫂子【于长青或于长水的老婆】在小胡同里也这么喊过。
粟裕开枪打全智的妈妈之后走了,他不知道人已经死、他不知道不是我妈,事后粟裕及其亲人害怕我知道了。
我估计是罗干、于长线等人合伙欺骗了粟裕。

再之后都不敢告诉我真相,因为干的事太恶毒、太冤枉人家了,人家知道真相后不得了。
华国锋、全智一家人及其亲人、我与我的真正亲人、张莲花的三个孩子与其丈夫等,都不许知道真相。还有粟裕呢,我估计不会让他知道很多真相的。我若知道了我二姐、我大妹都不是我的亲人【是卧底间谍】、都曾经要害死我妈,则我立即会与她俩翻脸,大胆,老子宰了你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1 08: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盼亡命徒政权亡 于 2017-5-11 09:18 编辑

昨晚我写帖谈我妈的死,再说几句。
1、李先念曾跑到我家院子里说1、2句话就走,根本不给我搭话的机会,我不知道他是李先念,但之前有人提及李先念。
我在我家总难受我妈死了,他们、她们在搞阴谋诡计,我没心情关心。我被蒙在鼓里,也搞不懂哪是哪,他们、她们苦苦追求的效果或结果就是:嫁祸于我、坏事算到我头上、好事都是他们或她们的。
李先念说:你不管,那这次我也不管了!
因此流传的李先念救我妈一命并不准确,他只是在4月20日凌晨午时阻止了粟裕枪杀我妈,后来的一次他说的很清楚:不管了。

多年后,我回老家去我家后院于长线家玩,好像当时老虎【于世民】在跟着于长线学木匠活,于长线提及李先念,说李先念过去也是个木匠,问我他打仗怎么样,我说好像他不行,很快于长线喊道:“李先念救他妈一命,他还说这话!”,说我呢,我不明白李先念能和我妈扯上。
很可能都是精心策划的,我娘【养母】让我去于长线家的。

就在1989年64镇压之后一天深夜决策谁接班时,后来让我比较乔石与江泽民,最后我说江泽民比乔石强。
毛泽东在已经确定让江泽民接班后说:李先念救过一个农村妇女的命,你听说过没有?
我回答:没有听说过。

2、再说我三姐在深夜喊醒我再去看我妈一眼,我不愿起床去看,我判断主要用心是把我也骗离于老庄,想杀害我妈和我两个人。
后来我三姐暴露了一再图谋杀害我。
她早就结婚了,我极少在她家吃饭,2、3次,之后再也没吃过她家的饭。

我妈心里明白我养母、我二姐、我三姐、我大妹都是啥人,那可多了,我老家太多的人特想高攀毛泽东等大人物。
就连我大姐也有问题,她的长相与我的生父母、与我都不像,我现在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有这么一个情况:我大姐于素平曾打算与于老庄的于百金结婚,我养母袁秀梅这个毛泽东派遣到我家的卧底间谍【湖南人】害死了我老家好多个人、与我老家的许多男人发生性关系、毒害我养父于春喜的大腿主要人物还是她【目的是嫁祸于林彪、叶群】。
借口是:我的养父母需要一个男人经常帮助干些体力活,真实目的是逼迫我大姐同意结婚后于百金【甚至于百金的弟弟,老光棍,小名叫齐】能时常与我养母发生性关系。我大姐几次在我面前说她没意见【同意】,我不知道干啥呢。
我坚决反对的原因是我感觉不好,太熟悉了。
即使在我大姐已经出嫁后【嫁给西华县清河驿(过去属于东夏管辖)大张村的张玉海之后】仍然多次折腾要改嫁给于百金。每次征求我的意见时都是不同意。
曾发生过这种事:我的养父母辛辛苦苦做小生意挣的钱,给张玉海几元钱,他离开我家回他家,走到于老庄之北河堤边被老光棍齐骗走、抢走,然后给我讲我大姐夫多么的窝囊,图谋套出我说跟他离婚的话,我从来没有说过。
我的一两次经历能表明张玉海后来答应了类似于百金对我养母的承诺,多么的丑恶。

3、习近平的长相像我大爷于春明与我堂哥于长忠,于春明、于长忠父子长期没有老婆,两个光棍不知道与我老家的多少女子、女人发生过性关系,有可能多数是高攀毛泽东的女人同意和他俩性交,他俩还肯定强奸过女人,比如于世亭的大女儿。
他俩特恶毒,于长忠在我几岁时多次领着我去玩,他不是害死人显得自己本事大就是辱骂女性,喜欢骂路过的陌生女子。不知道哪个村的女子,走路路过,他挑衅人家,其中一个破口大骂他,他高喊:不到天黑就会要你的命!
纯属没事找事,事后【尤其是多年后】竭力掩盖自己的罪行与嫁祸于人,我猜他几次嫁祸于我,但别人能分析出不对头【矛盾】。

比如我大爷于春明一次跑到我家问我他想干的事,我完全不懂,我接话说:“让我大爷带几天不就行了吗?不想玩后再返给人家”。
他接话说:“在人家身上长着呢,得人家同意”,他说的是逼,我理解成玩具之类的东西了。我还说:“我就不喜欢小扣【小扣是我老家的土话,意思是供事不大方的人】”。
那次问的是他【于春明】与于世亭的大女儿性交的事,根本没提人家,我不但不明白是谁、是男是女,我连是个人就不明白,我理解成东西了。
我上大学后得知于长忠跑到云南买个漂亮女子,后来跑了,我养母说这个女子伺候他父子俩【话意是与他父子俩发生性关系】。
我回老家后过春节时喜欢到与我家亲近的家庭转转,我在我大爷于春明家看到了一个约20多岁的漂亮女子,不怎么理我。
我2000年3月至2000年7月在北外参加英语口语培训班期间,我养母让小名叫海群的小女孩到唐山我家里照看我儿子,海群的长相特别像网上公布的习近平与彭丽媛的亲女儿,太像了。她在我家期间与我说话很少,但她给我提及过彭丽媛、南娟、少坤的妈妈【崔龙英】等。问我还记得于长连吗?我还记得,她是于春明的大女儿,我至少从10岁之后没有见过她,很可能8岁左右之后就没见过她。海群问我还记得广德吗?我记得,于长连的儿子。
我说习近平与我大爷于春明长相像等绝对不是瞎掰,我瞎掰那个干啥呀?!
毛泽东及其亲人做事跟鬼似的,特神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1 10: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盼亡命徒政权亡 于 2017-5-11 10:52 编辑

我大爷于春明玩弄的这个女孩【现在肯定是女子或妇女了,今年大约50岁】今天很可能还健在,早就变成张尚明的女儿了,张尚明曾任河南省淮阳县的副县长,认识或听说过他的人应该不少。
任何对真相感兴趣的人只需到河南省淮阳县打听到多年前的副县长张尚明,进而找到他的大女儿【名字先后叫张大玲、张金荣、张蕾等】,就能明白我提及的一些真相,我敢与任何人打赌:
于世亭一家人至少绝对知道于长线是毛岸英再生、绝对知道我的大妹妹不是我的亲妹妹!
就看于世亭的家人敢不敢、愿不愿告诉你真相了,他们肯定知道。
于世亭有4个儿子【只有二儿子与其长相不像】、2个女儿,我大爷于春明玩弄的这个女孩是他的大女儿。
而张尚明一家人太知道家里的大女儿根本不是其亲人、是于老庄的木匠于世亭的亲女儿。

习近平与我大爷于春明、我堂哥于长忠存在勾连关系,我相信早晚会有人公开更多的证据以证明是真实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2 11: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盼亡命徒政权亡 于 2017-5-12 12:02 编辑

再写些。
1、于百领【小名叫高】骑自行车在天刚刚黑的时候到陈英村、在我就要吃面条的时候与我三姑嘀咕,还说“都不愿来”,我猜大家都认为不是好事。
阴谋诡计多、自己不知道多少真相、杀人的事。
2、张莲花的家在于老庄西北12华里远的东夏西街,谁把她弄到于老庄的?于长魁。于长魁骑自行车跑到她家,她是于长魁的亲姨【其实与于长魁的妈妈张秀花的长相不像,而于长魁是鲁迅的亲孙子】,那怎么把她骗到于老庄的呢?告诉她,我想见她、想和她说话。这是瞎掰。我当年完全没想到张莲花暗恋我、已经多次打我的鬼主意,我喊她姨呢,她竟然不顾了。
曾经问我让红旗【于长魁】接你夏亭街的姨去吧,她想和你说说话,你俩多长时间没见过面了?
于是我就答应让红旗跑一趟吧。里面的阴谋诡计我一无所知。
事后于长魁痛恨我,他深感对不起他姨张莲花,进而责怪是我让他去接他姨的。
我老家毛泽东的耳目【死党】早就明白913事件是如何策划的,都是挖空心思地从我嘴里套话,都知道我根本不明白哪是哪。
于是我老家的人也这么干,他们、她们太熟悉我了,很容易达到目的,责任推卸到我头上,我说过啥话,他们、她们听我的话干的。
我为啥说出哪些话呢?他们、她们不敢如实讲了。根本就不沾边的事,我一接话则达到目的、算到我头上。

陈云受害不是偶然的,陈云想主政,需要我同意,毛泽东及其死党耍流氓欺骗陈云,告诉陈云:“也说了,也问了,没同意”。
后来陈云得知:说的和问的分开了,说的和问的不沾边,并在问我之前我养母反复嘱咐我“好好学习吧,去年没考上高中多丢人啊,啥闲事就不要管”,1分钟左右我在小胡同里遇到于春兰问我陈云主政行不行,我不管、我好好复习考高中呢。
我同意个屁?这么干我不可能说同意的话。

3、我妈从于老庄之南的任庄被骗回于老庄,不是我二姐干的,是我三姐干的,仍然是我身边的人从我嘴里套出让我三姐去吧,我绝对不会想到去骗我妈,我正在为我妈的上吊自杀死悲痛呢。
我三姐长期与我有心理隔阂很可能就因为这个,后来发生的事很恶毒、很可怕,她更不敢说真相了。全智亲弟兄俩、他大哥很赖并有几个儿子,一不冷静会杀人。
多年后全智的亲侄子【小名叫和平】天天拿着刀在于长魁家门口破口大骂,只要于长魁家的人敢走出院子他就杀他们,于长魁给我写信、想到唐山躲躲。
人家全智的妈妈死的太冤、太掺了,被打死之后尸体被点天灯【浇上汽油烧掉】,这是我老家最恶毒的杀人办法。
4、今天早晨7点我弟弟于长安从国内给我打电话,他是周恩来的亲儿子,我姨夫周安民是周恩来的亲人,我想到一次我和我养母去他家,我姨【我养母的亲妹妹,究竟是不是真的,现在我也不知道】问我邹家华与朱镕基谁当总理,我感到荒唐,你一个农村妇女为啥问我这么大的事呀?!她明显偏向邹家华,她对我说:邹家华是叶剑英的女婿,朱镕基是个右派!
她没达到目的就责怪我养母:你不问,让我问!
我养母耍滑了,她估计不是啥好事,谁都得罪不起。其实朱镕基是她的湖南老乡。
为啥我这个姨偏向邹家华呢?我猜主因就是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等人组织人扒板桥水库这件事。有关的家庭或亲人都是生死与共同一条船上的人。

同胞们,我早就知道我的亲弟弟是我妈给周恩来生的试管婴儿,可我照样很多次揭露扒板桥水库的真相,我兑现了为了中华民族不惜得罪任何人的诺言。
但愿我的河南驻马店的河南老乡们将来不会伤害我的这个唯一的亲弟弟及其后代。

再说我这个姨的大儿子周大来,他的小名叫大来,可能比我小一岁,总喊我哥,他为人厚道,他极大的可能就是少林寺的头子释永信。他早就结婚了,早有孩子了,我家前院于春兰的大女儿【小名叫醒,长相很像慈禧太后,我喊她姐姐】嫁给了他,是我养母等人的安排。我估计大约是1979年结婚的,婚后至少有两个孩子。

醒是于长魁的亲姐姐,而我与于长魁同龄,于是我总喊她姐。她出嫁之前至少两次打我的鬼主意,多次在我家转悠,神经一度有问题。
一次是我9岁、10岁时去外村看电影,回来的路上她想与我发生性关系,我完全不懂;同去的于长魁竭力阻止,于长魁明白她想干啥,我则不懂。
另一次把我骗到于老庄东北的棉花地,那个地方后来变成了菜园,据说那个地方多次闹鬼,比较吓人。她想在那里与我发生性关系,我还是不明白啥意思。
她打我主意感到毫无希望之后出嫁了,她长期看不上自己所嫁的丈夫【老实厚道,本事不行】。

再说我这个姨,我小时候去她家,她曾经在给我吃的面条中放入鸡屎,很恶劣。采用类似办法害我人至少还有:
1、林彪、林立果父子,1982年或1983年7月在河南省淮阳中学校园里的大食堂东侧的南门口,我去给于恒永买饭,先后两次去买,于恒永在我吃的饭中放入鸟屎。他手里拿只鸟,提前故意把鸟弄拉稀,玩调虎离山计把我骗离现场,我在买房给他吃,他竟然成了林彪、林立果害我的帮凶。
我俩年龄相仿,同年从老家的于集初中考上淮阳中学。
于恒永在洛阳工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福建的三明重型机械厂,林彪的老婆叶群是福建人,不是关照他就是监管他。
2、约1988年5月胡耀邦的亲儿子朱雷把我骗到他家住一晚上,夜间把我搞着凉、拉肚子,在给我吃的早饭中放入我的屎,还说我很配合。
他这么干完全出乎我的相像。
我判断罪魁祸首是毛泽东与胡耀邦,恨我1977年10月22日说出“喜欢年轻的”三个字导致毛泽东是老三,恨我多次说胡耀邦的坏话,把胡耀邦下台的责任算到我头上。
朱雷领我去的家在唐山市57号小区的一个居民楼,大约是3层。之前或之后刘建国领我去的一个家就在附近,大约在4层或5层。
我想到刘少奇派遣刘传贵、刘传真及其妈妈常住于老庄多年,至少她俩的妈妈死在了淮阳县;离开于老庄后去了淮阳县纺织厂附近住,后来我听说她俩的妈死了;周恩来派遣到于老庄的男子【姓严】离开于老庄之后是死是活我不知道,但周恩来派遣的周培源的大女儿没有活着离开我老家,她住于集几年、并没有住于老庄,后来她住在淮阳县的剪枝公园的几间房子里,不是自杀就是被杀害,我估计她的死主要为了灭口。
还有某个中共大头子派遣的长住于集的年青男子【哑巴】,后来在淮阳县种子公司院外被开枪打死,死前他猛给我比划,我不明白咋回事,他认识我,我不知道让我去那里干啥呢,为啥偏偏选那个地方呢?于天然就在淮阳县种子公司当经理呢,是杀鸡给猴看。
1983年5月胡锦涛跑到我老家逼迫我老家的人毒死我就发生在那个地方。

我怀疑选定某个地方、害死人或搞所谓的试验与毛泽东有关,毛泽东内心里特迷信神鬼,肯定没少找高人看风水,在追赶或破坏风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2 12: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盼亡命徒政权亡 于 2017-5-12 12:31 编辑

2、3天前我在51时事论坛写跟帖讲王艳的死,那个主题帖不见了,于是我写的跟帖都看不到了,也许有人感到大家看到我写的某个或某些跟帖于自己很不利,动用权力让那个主题帖消失。
王艳的死直接涉及到林彪、周恩来、毛泽东三大派系。至少有3种可能:
1、毛泽东派系的人在林彪派与周恩来派之间制造出仇恨,让二者恶斗。
我认识的周天雷【和我同屋上班,声称天津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周恩来、邓颖超夫妇的亲人】、杨俊【林彪的亲人,声称唐山矿院毕业,肯定是假的】,告诉我的情况是:周天雷的爹在唐钢教育处当副处长,杨俊的爹在唐钢医院当院长。

我看上了王艳但我没追她,后来周天雷与杨俊都追王艳,最后王艳听我的话选择了杨俊,有人让我比较周天雷和杨俊,我感到周天雷不是过日子的男人、吊儿郎当,我觉得杨俊更好,但我不明白要干啥。

王艳结婚后老想打听我的情况,知道的越多则越恨我不追她了,杨俊等林彪的亲人会怎么想?你王艳身在曹营心在汉,不忠于自己的家庭。
王艳找谁打听呢?她单位的张振山等人,张振山与她同一屋上班、办公桌挨着,张振山时常到我们科,我们科是唐钢计算机中心站,负责好多单位的计算机维修维护,张振山工作上需要我们科帮忙。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科的任何人不敢告诉他任何真相,除非上级领导点头同意了,告诉他的情况是真还是假?谁知道呢?
我到唐钢上班不久。我们屋的人就在门口说:在这个屋里说过的话不能出这个屋、告诉任何人都不行,除非被批准了。我感到荒唐,天天说很多话,都是唐钢小兵,挺吓人的,故弄玄虚!

张振山到我们科偷偷地帮王艳打听情况很可能中计了。
假若告诉王艳邓小平南巡的最后一站是中心站啊,邓小平找谁去了,她会怎么想?
王艳死于秦皇岛与山海关之间的某个路段,不是自杀就是被害死的,她与杨俊有个女儿。

2、林彪派系的人除掉了王艳,不接受王艳的不忠。

3、周恩来派系的人干掉了王艳,企图嫁祸于人或在毛泽东与林彪两大派之间制造出仇恨。
王玉明是山东大学数学专业毕业,瞎掰说小学毕业,她姓孔,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孔令琛的双胞胎姐姐,我与孔令琛的关系最好、交往最多。王玉明想嫁给我。张振山好多次在王玉明上班的屋呆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4 02: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盼亡命徒政权亡 于 2017-5-14 02:49 编辑

我简单概括一下1978年4月20日发生在我老家的杀人事件:
1、华国锋提前签署命令:杀害张莲花与我妈。
杀害张莲花的主因是她因虚荣心太强或上当受骗后提前打探到毛泽东将于1976年9月9日零点10分去世,她提前把这一消息透露给她家所在的东夏人镇。
毛泽东等人对她杀人灭口。
杀害我妈的原因是我妈生我了,太荒唐,但找不出我妈的错来,她不知道啥。

2、零点十分左右粟裕枪杀了张莲花,要杀我妈却被李先念阻止。在场人至少有粟裕、王震、罗干、于春苗。

3、早晨约9点我被指使到现场看,我看到许多血,我没想到是杀人了。我继续往东走,看到一个陌生人,他与我说话,让我同意杀掉于天然,我不同意,我连说于天然的好话。他问把老大给毛主席行不行,我完全同意,啥都可以给毛主席,我要那干啥?!
他边走边对我说:”你的安全我们负责,一位妇女的安全我们不负责“,说的是我妈,我没明白。我认为我妈刚上吊自杀。

4、我回到于老庄后不久举行葬礼,棺材里装的是张莲花的尸体,我长期认为是我妈死了并埋葬在我家坟地,不过我家的真正坟地在于老庄的东南田地里,可移民到加拿大之前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所知道并许多次去的坟地并不是我家的,是某个地主家的,地点在于老庄与杨庄之间,于老庄正西方向。

5、于长线【毛岸英再生】跟我特亲、拉着我的胳膊,在坟地举行葬礼前夕,于长线再三劝、逼我同意活埋我看到的陌生人,他是华国锋,我就是不同意。

6、葬礼很快结束,我回到我家【不是我的生父母的家,而是养父母的家】心情十分悲痛,总想我妈上吊自杀。
这时候罗干、于长线等人逼迫华国锋签署新命令:由于长魁完成杀死于长河。
并让我三姐跑到于老庄之南的任庄把我妈骗回于老庄,零点十分枪声张莲花的具体地点在于老庄之南约1公里远的地方,往南约1.5公里就是任庄。
没杀我妈,被弄到任庄一个家里藏着【被看管】。

7、骗我妈找我,我妈走到我家前院于春兰家的门口被强行弄到于春兰家,发生争吵与撕拉,这时于春兰家西侧的隔胡同邻居于学道夫妇极力把我妈弄到他们家,他两口子豁出去了。

8、于春风、于春兰、张秀花、我养母袁秀梅等人商量后决定把于老庄的另一个妇女骗到于春兰家,顶替我妈,反正华国锋也不认识我妈。
把全智的妈妈骗到于春兰家的小屋里之后,不久几个人都动手打她,于春风穿上军靴踢她的脑袋,我二姐于素兰、我的两个嫂子【于长青与于长水的妻子】都参与了打。后被活活打死。
之后于长永把尸体背到于老庄的两条路交叉的地方,正是在那个地方我二姐让我掐死一只老母鸡,那个地方有可能是我妈生我的地方。反正是被毛泽东的死党认为很不寻常的地方。
罗干欺骗粟裕开枪打死于长永背去的妇女,其实已经死了。粟裕开枪之后走了。
之前李先念跑到我家门口里侧一点,对我说两句话就走,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他说:既然你不管,那这次我也不管了!说完扬长而去。

9、好几个人,其中有小女孩,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竭力把我骗出我家,说外面点天灯呀,好多人都去看去了,快去看看吧。
我就是不出屋,我完全没有心情看点天灯。我完全不明白点天灯是干啥呢。

9、于长青找到许多汽油跑到现场把尸体烧掉了,如果我出屋则他们很可能会害死我。
是于老庄的于世勋一再阻止,让等等。后来粟裕和李先念、华国锋等人都走了。

10、我养母让我去那个地方看看,我看到了烧焦的尸体,但我完全没想到是尸体,很快我就离开了。

十分恶毒!欺骗了许多人,就这天发生的全部真相太少的人知道,个别人只知道部分真相。我的经历如果我不说,则没几个人知道并说出去。
还有我根本没看到但听到了、我根据事后几十年的相关情况分析推测出来的,无法肯定,但我认为很接近于真实发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4 02: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盼亡命徒政权亡 于 2017-5-14 02:50 编辑

我先不同意杀掉于天然,后不同意活埋陌生人【华国锋】,结果毛泽东的死党逼迫华国锋下令杀死我。

阴谋诡计、欺诈、杀人害人,几乎都是这些东西。
什么老大,纯属胡扯!魏云给我一说,我认为他在讽刺我、拿我耍猴或逗傻子玩,我也不知道啥意思,我背过身子拒绝听,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是咱们国家的老大了,弄不好今天我们上当了【指许世友枪杀叶剑英,我不在现场】”,还提一下陈云,我不知道陈云是谁。
1977年10月22日胡扯出老大,1978年4月20早上约9点半,毛泽东的嫡系已经要走了【我完全同意给】。


后来于老庄的于世勋在我面前说别人:不是早就要走了吗?不是早就给人家了吗?难道说人家没接着?
我不知道说啥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