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渥太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温尼伯-10°
    温度感觉: -10°
查看: 2253|回复: 14

CAS太荒唐!加拿大父母用实际行动抵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9 16: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关文章内容摘要

尽管加拿大的父母们一向很注重培养孩子们独立生活的能力,不过有两样东西是他们有所顾忌的——以前,他们怕的是绑架和伤害;现在,他们怕儿童保护保护机构CAS。 父母莫名被调查的新闻越来越多,最近一次,温尼伯一 ... [ 查看全文 ]

§ 发表于 2016-5-9
加拿大儿童保护协会——一副早该被撕碎的假面
原创 2016-03-10 鹤面 加拿大第一生活
一天,一个宝宝在家里不小心磕到了头部,年轻妈妈为以防万一,带着宝宝来到医院检查。医生检查时,年轻的妈妈显得很紧张,并且不停的问一个问题:宝宝只是不小心磕到的,不是我虐待他,你不会向CAS举报我吧?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重复,因为在加拿大的家长心中,CAS已经成为了“夺走孩子,破坏家庭”的象征。

加拿大儿童保护协会(Children’s Aid Society,以下简称CAS)于1985年成立,此组织的初衷是保护儿童,为儿童提供福利。

假如一个家庭中出现体罚孩子、性侵、精神虐待、疏于照顾、家长和孩子的沖突等情况时,一经举报,CAS便有权介入调查。必要情况下,他们还可以把孩子带离这个家庭,送到别处。

他们本应成为孩子们的守护天使。但正如所有和世俗沾染上的事物一样,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这个曾经的天使正在缓慢的被金钱与权力侵蚀。

去年12月,安省省长韦恩公开发声谴责CAS,表示她宁愿“炸掉”这个“残破不堪”的CAS制度也不愿意继续让更多家庭被破坏。省长发声

可这个新闻却无人关注,原因很简单:那时ISIS风头正劲,人们更害怕恐怖分子,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家门口这个叫“儿童保护协会”的组织会如此可怕。

但当笔者翻阅过庭审案例、政府调查报告、新闻报道,将一块块碎片拼接到一起后,一个庞大的官僚机器终于展现出了它的冰山一角。

并非政府公益机构

首先,我们要谈一谈CAS的基本性质。一个很简单的问题:CAS(儿童保护协会)是一个政府公益机构吗?

在安大略省,CAS共有47个分机构,遍布多伦多,伦敦,滑铁卢等地。2015年,这些机构收到了总计15亿加币的政府资助(比警方预算还多出5亿)。

而这些讯息蒙蔽了所有人:人们误以为CAS由政府组建,由政府管控。但答案是否定的。

CAS其实是一个私人企业似的全国性组织。读者们可以把CAS想象成一个可以加盟的品牌,类似于麦当劳,肯德基等。CAS是一个很响亮的名号,但是在全国各地的分机构其实都是由当地的人员负责,他们之间没有从属关系,各自为王,都只不过是打着CAS的旗号而已。

他们的员工素质也参差不齐。一名前CAS员工就曾被指控性侵,法院要求该员工自首,而该员工则在第二天便畏罪潜逃。


但这个故事也很快的被公众遗忘。而这正是这个组织的可怕之处:一.它的权力之大,甚至高于司法。二.它与政府的关系极为密切,受到政府与警方的庇护。

就算出现重大错误也不会被起诉

CAS的运作过程如下:假如怀疑一个儿童被虐待,那么CAS的员工可以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进入一个家庭并展开调查;他们可以直接访谈一个儿童而不准这个孩子的家长在场旁听;他们可以强制要求警方对家长进行逮捕;如果家长拒绝配合,那么他们便可以将“拒绝配合”列为罪证,将家长列为“有嫌疑”。

在有些家庭中,父母决定不送孩子去学校接受教育,而是自己在家里教育孩子。就算在这种情况下,CAS员工也有权将孩子带离这个家庭。

2012年的一份第三方调查显示,CAS只有66%的逮捕案例和《儿童和家庭服务法》相契合,也就意味着34%的逮捕案例都是违法的。

显然,很多家庭会奋起反抗,他们可以上法庭据理力争,也可以对CAS员工进行起诉。而这时,CAS的可怕就会体现出来。

法庭的普遍看法是:假如CAS的员工的行为是“出于好意(Act on good faith)”的话,那么就算他们错了,也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无数CAS员工的错误都被视而不见。

那么究竟如何确定一个CAS的员工的行为是否出于好意?这个在文章后面会提到。

不受隐私法案的监管

CAS凌驾于司法之上的证据不止这一条,下面要提到的,就是他们另一可怕之处:隐私权。

安省有两大隐私法规,分别名为《信息自由与隐私保护法》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nd Protection of Privacy Act (简称FIPPA)和《市级信息自由与隐私保护法》Municipal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nd Protection of Privacy Act (简称MFIPPA)。

这两条法规详细规定了一个组织或公司有哪些隐私权,哪些文件必须公之于众,哪些文件不需要公开。但是当笔者翻阅CAS的手册时,却看到了这一条:安大略省的47家CAS不受FIPPA 和MFIPPA的监督。(Ontario’s 47 CASs are not governed by FIPPA and MFIPPA)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就算出现冤假错案了,就算CAS导致家破人亡了,司法部门也没有权力调查CAS的档案,因为CAS不受隐私法案的控制。

但反过来,CAS却随意窥探一个家庭的隐私,他们可以调查家族成员的病史,甚至可以翻看调查这家人的网站浏览历史。


内部文件泄露

纸包不住火,就算不受隐私法的监管,CAS仍然在2013年的一天,暴露在了公众眼前。

2013年3月14日,CAS高层发给员工的一份内部备忘录遭到泄露。而在该备忘录中,高层管理人员通知员工们不要急于结案,因为这样会导致政府资金的减少。

这番话什么意思?还要从CAS的运作方式说起。

CAS是一个资金充裕的组织,员工年薪普遍在6-7万之间,其主管也被曝光过多次:开名车,住豪宅等等。CAS的资金来源有多种渠道:捐款、基金会。但是他们最大的资金来源,还是政府的赞助,也就是纳税人的钱。

而政府赞助,则是根据CAS监护的儿童数量而来。

举个例子:CAS觉得一个孩子在家里受到了虐待,把这个孩子带走,这个孩子便在CAS的监护下。这个孩子如果最终被返还给了原本的父母,或者被别的家庭领养了,那么这个案子就算了结。

而CAS获得的政府资助,就和他们监护的孩子数量成正比。换言之,他们手上的孩子越多,他们得到的钱就越多,他们当然不想结案。

很多有善心的家庭想要领养这些被虐待的孩子,而他们最终都表示自己受到了CAS的重重阻挠,CAS以各种借口拖延和拒绝,因为CAS不想把孩子交给他们。因为一旦一个孩子被领养了,结案了,那么CAS就要反过来定期给领养的家庭以经济上的支持。

在这种体制下,孩子,便成为了CAS的经济来源。

漏洞百出

如前文所说,CAS是一个地方性的组织,每个分机构的规章制度都参差不齐,冤假错案频发。其中最令人震惊,骇人听闻的,当属去年的多伦多motherisk丑闻以及2013年的养父性侵丑闻。

Motherisk是多伦多Sickkids儿童医院的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也是CAS长期的合作伙伴。

假如CAS怀疑一个父亲或母亲酗酒或者有毒瘾,那么他们便有权提取这个人的唾液毛发,然后提交给Motherisk实验室让他们进行检测。

如果Motherisk的检测显示毒品测试为阳性,那么就证明此人吸毒,CAS便有权将这个人的孩子带走。


而就在2015年年中,第三方的独立调查报告显示:Motherisk实验室的器具不达标准,极有可能出现错误,而且在重新审查过去的案例时,已经出现了数十例错误。这意味着CAS已经破坏了数十个无辜的家庭。

此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CAS在表示不知情的同时,立刻终止了他们手上的数百例检测,数百名儿童就此滞留。

这数百位儿童的何去何从尚待定夺,但之前那些已经被带离父母身边的孩子们最后去了哪里?

2013年,5名曾经被CAS安置在养父母家庭的孩子联合起诉他们的养父母,称他们都在自己的童年时期遭到了养父母的虐待和性侵,而4名被告中,已经有3名认罪。

这些孩子们在他们原本最纯洁的孩提时期被陌生人带走,他们从未享受过家庭的温暖,而他们不知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站在法庭上,和曾经的恶魔对薄公堂。

抗争的声音

那么究竟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一个腐败、无情、不负责任的组织居然今天还活跃在每一个角落?为什么曾经正义的CAS会沦落至此?

现在,笔者就会回答之前所有的问题:我们到底怎样才能停止CAS的敛财?我们到底如何确定一个CAS的员工究竟是好意还是恶意?我们如何让CAS重新回到他们应有的岗位?

答案:第三方监管。

从1980年开始,加拿大国会就出现过无数类似的法案: 88号法案、93号法案、 130号法案、 131号法案、 183号法案、 110号法案、42号法案。

这些法案由正义善良的国会议员们提出,而这些法案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赋予第三方对CAS进行全面调查的权力。只要这些法案中任何一个通过,那么司法部门都可以对CAS进行档案调查、财政调查、案例调查并最终收集证据,从而达到起诉的目的。

但上述所有的法案都已经失败,它们在其他议员的反对声中消失。

而离我们最近的,便是2013年,由Hamilton的保守党议员Monique Taylor女士提出的42号法案:将监察法案用于儿童保护协会法案(An Act to amend the Ombudsman Act with respect to children’s aid societies)

42号法案也是所有法案中最接近成功的一个,它成功地越过了第一轮和第二轮辩论,但自那以后便无人问津。

Monique Taylor女士是一个慈祥的母亲,在正式提交法案前,她收集到了来自1200个家庭的联名信,但她最终却也没能成功。

在第二轮辩论中,这一法案得到了55票支持与34票反对。

为什么反对者会反对,也许他们有他们的理由。CAS的面具,也许终有一天会被揭开,在我们抗争的同时,也请不要忘记那无数孩子深夜的哭声,那无数永远凑不齐的全家福,无数父母们被击碎的心。

假如要靠所有人的团结才能保护我们的下一代,那么也要有所有人的冷漠才能对孩子们的痛苦视而不见。
发表于 2016-5-9 17: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我的一个朋友的亲生经历
       您好!
       非常感谢您和董先生对我们的一贯帮助和支持。尤其是在你们得知我和孩子的悲惨遭遇后对我精神上的安慰和给我发来的非常有用的信息使我倍受鼓舞和温暖。只有在我经历了孩子被带走的厄运后,我才明白CAS是多么的邪恶和可怕,而且我是不可能继续和CAS打官司,只能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我当时就是因为两年前无意中让学校的社工知道我有一段时间血压高,学校社工报告CAS,CAS就不断到家里挑拨我和孩子的关系,并欺骗我们,我当时完全没听过CAS,也没有和别人谈起过CAS到我家的事,我做梦也想不到在被称为儿童的天堂的加拿大会有这种残害儿童和家庭的组织存在,甚至当他们把孩子带走后我还不以为是什么坏事,以为孩子只是在外住几天,随时可以回来。以为他们是帮助我在孩子暑假时让我轻松几天。但当我得知他们把我孩子带走后,把11岁的孩子和5个15-18岁的男孩关在另外一个城市,这5个孩子全有犯罪记录,而且抽烟、吸毒、偷窃、不上学,他们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游戏、看电视,而且我孩子很难再回到我身边时,我才知大祸临头。我从CAS调出的文件中得知,为了抢玩游戏,大孩子经常殴打我的孩子,并指使我的孩子偷东西。而且我孩子还告诉我工作人员还给孩子钱引诱他们同意一直归CAS监管,并告诉我孩子说我有神经病,劝孩子不要回来。这样CAS便能继续从政府那儿骗钱。所以当时我的律师告诉我,在孩子18岁以前,我很难把孩子要回来。如果不是我孩子在去年的感恩节被严重打伤,我报警后,我是很难把孩子要回来。孩子回来时,他们还送给孩子一台TABLET,以便他继续玩游戏。而且CAS还会继续不关闭我们的文件,随时可以不通知我,到我的家里和孩子的学校去监视我们,弄得孩子在学校压力很大。
       当孩子回来后,原来那个爱学习、懂礼貌、守规矩的好孩子完全变了,变得我完全无法控制、而且他无所畏惧。现在我的孩子几乎每天都不上学,通宵玩游戏,而且每天都至少要6元钱。如果我要对他有所限制,他会说他要重新回到CAS处,因为在那儿他会玩很多游戏,得很多钱,而且不上学也无所谓。而且告诉我如果不让他继续玩游戏,他就要自杀。更可怕的是他昨天竟然跑到No frills偷东西,被报警,警察告诉我他们要马上通知CAS,这样CAS会说我无能力管教孩子,他们还要把孩子带走。当我孩子被CAS带走后,就有社工告诉我许多被CAS带走的孩子就是被父母要回去后又第二次被CAS带走。我现在才明白这是为什么。孩子毕竟年幼无知,又处在反叛期,我想再好的孩子,也会让CAS 的魔掌把他便成一个恶魔·。当我孩子回来时,原来和他关在一起的5个孩子,三个被警察抓走,两个丢失,其中打我孩子的男孩是从两岁就被CAS带走,去年已接近18岁,并多次被警察抓走。
       现在我的孩子也面临着第二次被CAS带走,因此所有知道我情况的人都劝我赶快离开加拿大,CAS真是毁了我的孩子,害得我精神崩溃、多次绝望地想与害我们的CAS及学校社工同归于尽。我想如果不是许多好心人,尤其是您和懂先生的仁慈、大度,我都活不到今天。当董先生建议我把我的故事发表在“文学城”时,我想我的故事都能写一本书,只不过我现在无暇写故事,因为我孩子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我现在在急着给我孩子办护照,想尽快逃离加拿大,但是,不管我走到哪里,我都永远记着您和董先生对我们的好,感激你们对我们的无私帮助和慷慨大度。
       祝你们:
              家庭幸福,事业顺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9 17: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loveU51 发表于 2016-5-9 17:06
这个是我的一个朋友的亲生经历
       您好!
       非常感谢您和董先生对我们的一贯帮助和支持。尤其是在 ...

看来该组织是加拿大最大的一个政府批准的流氓组织,其真正的目的在于利用别人的孩子某取私利,同时还在残害别人的孩子,有必要铲除这样的组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9 13: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CAS太荒唐!加拿大父母用实际行动抵制

CAS,在10个案例中,能有一个是真帮小孩的就算乐观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9 13:42:44 来自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抵制CAS,纳税人的钱不能养这些无事生非的寄生虫,而且是寄生在无辜的孩子身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9 14: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限制CAS的拨款数,免得他们继续贪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9 16:34:20 来自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应停止他们的拨款,如果他们真的关心儿童让他们义务做就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9 19: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到国会请愿调查CAS丑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9 22: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位写网友来信的好像就是我认识的一位女士,她大概跟我讲了她孩子的故事,好惨,牙都被打掉几个,她孩子我见过好多次,很聪明,但是淘,跟我儿子一起上过几个免费progra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10 08:17:41 来自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需要第三方的有效监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10 10:21:05 来自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没有另外版本的?相信可能事出有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10 11: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自由党政府批准成立CAS并赋予他们这么大的权利吧? 还说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10 14: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拿大老张 发表于 2016-5-10 11:18
是自由党政府批准成立CAS并赋予他们这么大的权利吧? 还说什么?

院长大人,滴着血的事件,怎么还笑得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 19: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Simon ZZ 发表于 2016-5-10 10:21
有没有另外版本的?相信可能事出有因。

什么理由也够不成把孩子这么处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 19: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Simon ZZ 发表于 2016-5-10 10:21
有没有另外版本的?相信可能事出有因。

什么原因也够不成CAS这么对待小孩。CAS就是一个邪恶的组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