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8°
  • 实时天气:渥太华 -2°
    温度感觉: -9°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4°
    温度感觉: -7°
  • 实时天气:温尼伯 -6°
    温度感觉: -7°
楼主: 酬勤

蒋公在台湾土改为何没死一个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18 00: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3# 花草迷

完全同意你说的情况,我认为这是有普遍性的,因为我家的情况差不多。据我所知,所谓地主/富农的成分划分,并不完全和土地、财产有关,和家里人是否劳动以及所雇佣的长工、短工数量有关,各地情况也不尽相同,和当地的生活水平有关。家里人如果不劳动,完全靠收租生活,这一般都会享受地主的待遇,哪怕你家也是吃糠咽菜。

我家情况和你家差不多,解放前的地主生活,比起解放后毛时代的工薪生活差远了,毕竟时代总是在进步的。加上我家在土改时没有受到伤害,只是按当时的政策被没收了土地,所以也心安理得,毕竟耕者有其田是合理的,但凡受过一点文化教育的人都不会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00: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了,你两边不得罪。

我都不敢说话了,怕伤了花草迷。谦谦君子的花草迷可是我最崇拜的网友之一。
云高天阔 发表于 2014-12-17 22:40


我只是实事求是。再说,为什么要得罪人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01: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言论自由可随便发表意见,你没有错!
请你原谅我说话比较生硬,让你一时半会难以接受。不懂那段历史、不理解那代人的生活的人不止你一个。虽然小说、电影、电视剧描述很多,可不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是不理解的,有的还会人为是文学和艺术的加工,是为了吸引眼球。可在那个年代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的一个“顺民”,打开了我封存的记忆,让我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至今都不能自拔。我想以我和我家的经历告诉你这不是顺不顺民的事,可未成落笔泪先行,我实再写不下去。不过我会配合花草迷简略地告诉你我家的情况。
愚 乐 发表于 2014-12-17 22:53


生活在痛苦的回忆中有意思吗?这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历史就是历史,用痛苦是改变不了的,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改变未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01: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在痛苦的回忆中有意思吗?这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历史就是历史,用痛苦是改变不了的,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改变未来。
慢性子 发表于 2014-12-18 01:02

读历史是为了不再重复错误,让上一代的血泪成为教训。改变未来的基础就是直视错误,而不是选择忘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01: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竹本小川 于 2014-12-18 01:37 编辑
回复  花草迷

完全同意你说的情况,我认为这是有普遍性的,因为我家的情况差不多。据我所知,所谓地主/富农的成分划分,并不完全和土地、财产有关,和家里人是否劳动以及所雇佣的长工、短工数量有关,各地情况也不尽相同,和当地的生活水平有关。家里人如果不劳动,完全靠收租生活,这一般都会享受地主的待遇,哪怕你家也是吃糠咽菜。

我家情况和你家差不多,解放前的地主生活,比起解放后毛时代的工薪生活差远了,毕竟时代总是在进步的。加上我家在土改时没有受到伤害,只是按当时的政策被没收了土地,所以也心安理得,毕竟耕者有其田是合理的,但凡受过一点文化教育的人都不会反对。
慢性子 发表于 2014-12-18 00:56

如果耕者有其田是合理的(农民),那么是否打工的工人就应该人人有工厂?通过劳动挣得资产才是合理的,任何口号下抢占财产都是在鼓励暴力,导致社会动荡。如果将抢占富人东西视为合理合法,这个社会就会重复性的动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08: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实事求是。再说,为什么要得罪人呢?
慢性子 发表于 2014-12-18 00:58



嗯,大家讨论嘛。我家情况和你和花草迷的情况差不多,现在周围几家的宅园当年还是我家的,但没有被批斗,反而立功,因为我的父辈有几位参加革命立了战功,公社和县里都往家里送奖状。所以村里没人敢欺负。

其实,地主富农也是打拼出头的,其子女能力也强一些,参加革命虽然成份不好,但照样授奖。

改革开放后,很多先富起来的人,都是地主资本家后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2: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草迷 于 2014-12-18 23:29 编辑

我对“慢性子”的“顺民”论发表点看法:

我爷爷和父亲也没挨过打,也没挨过斗。我家不仅是顺民,而且是良民。良民怎么样,各种不公正待遇照样躲不过,因为这是国家的大政方针。

我父亲不论是农活,还是泥瓦匠活样样干得不错。我父亲宁可不买吃的和穿的,但干活的农具一定要置办的整整齐齐。哪家盖房子我父亲不去帮忙,邻里种园子也经常请教我父亲和到我家借农具。我小时候得知我父亲一年挣了五千多工分,而我老叔是个小劳动力则挣了六千多工分。我不解地问我母亲为什么,我母亲答曰:你父亲因每年花很多时间帮人家盖房子,因此耽误了挣工分。

顺民归顺民,良民归良民。国家的政策农民是左右不了的。毛的时代村里基本上没什么人直接欺负我们的,但政府的政策性还是躲不过的。

例如:我妈常常对我们叨咕:一次本家大娘拿照口袋从我家经过去场院,我妈问干什么去,我大娘答曰:去领粮食,这次没你们(地主、富农)的份。

以前生产队分苞米茬子,贫下中农分的是好地,富农分的是差地。即使他们分的好,还有的人抱怨,我们分的有的地方还不如地主富农呢。

以前生产队里搞补助,与我家情况一样的贫农家生产队即给补钱又给补公分。我家啥都得不到。

村里的大小干部、会计、保管员、看山的、看场的都没咱们的份儿,咱们干的都是累活。

即使你是“顺民”,只给贫下中农分粮食、给贫下中农分好地里的苞米茬子、只给贫下中农补工分、补钱、好活只有贫下中农才能干得上,这些好事会有你“顺民”的份儿吗?


还有当兵、上大学会有你“顺民”的份儿吗?在农村“顺民”中学都很难上的。我有几个叔叔都经常考第一,可都上不了中学。我老叔为了上中学,学校组织的劳动中拼命的干活,用挑框挑土拼命地挑,累得走路屁股都朝一边歪,还是没上了中学。有一个叔叔因刚解放不久,对成分问题还不太重视,高中十二年毕业了。等他毕业时,成分就很重要了,结果回农村赶了大半辈子马车。据说我的这个叔叔数学学得很有名。“顺民”在遇到与工作和前途等重大问题时就不管用了。因为首先要遵循国策。

在农村地主、富农的小伙子的最大问题是找不着对象。我父亲兄弟和堂兄弟共18个,除了几个大的刚解放时人们对成分还不太重视时结婚了外,其他的不是打光棍就是找到个不太像样的。我的叔叔们都很优秀,政府欺负你,谁家的姑娘愿意往火坑里跳?“顺民”会管用吗?


还有被打的事,有一个富农光棍,文革前技校毕业,回生产队务农,身一米八五以上,相貌堂堂,看报纸过目不忘,善于雄辩。那时老毛挑起群众斗争,这个富农光棍看完报纸就经常给大家讲新闻。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说他这地方说错了,那地方是在造谣,结果富农光棍都能找到与他说的一字不差的报纸原文。群众运动开始了,说,说不过,就打。打昏过去了,往头上浇凉水,醒过来了再打,眼盖骨都被打塌了。那时我父亲也差一点出事。一天早晨几个人来到我家,我父亲在墙上到处找,最后在墙上挖下一块报纸给他们带走了。我父亲与大家谈论报纸上说的事,结果有人就说我父亲在造谣。我母亲刚把报纸糊到土墙上,幸亏没扔,找到根据了,要不然我父亲就被打成反革命了。多少年后我父母想起这事都有点后怕。“顺民”一不小心,也要惹大祸的。

暂时没碰到这些问题,只要毛的政策延续下去,你会长大的,会遇到上学、工作、找对象的问题。前人发生了,你也逃不过。

说的有点多了。不当之处请指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2: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慢性子 于 2014-12-18 16:34 编辑
读历史是为了不再重复错误,让上一代的血泪成为教训。改变未来的基础就是直视错误,而不是选择忘记。
竹本小川 发表于 2014-12-18 01:19


生活在痛苦的回忆中并不等于没忘记,这只是一种生活态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3: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耕者有其田是合理的(农民),那么是否打工的工人就应该人人有工厂?通过劳动挣得资产才是合理的,任何口号下抢占财产都是在鼓励暴力,导致社会动荡。如果将抢占富人东西视为合理合法,这个社会就会重复性的动荡。
竹本小川 发表于 2014-12-18 01:28


你这样说就有点较真了,照此推理,民主国家人人都该当总统。

任何时代都有其问题和对应的解决方式,很难简单地用对、错来界定。也许你有更好的办法,可惜你没有在那个时代发挥你的作用。共产党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为了取得多数农民的支持,采用了这种极端的方式,从结果看,他们保住了自己的政权,使他们所代表的那一部分人可以按照他们的方式生活,这不能不说是成功了。因为在那个时代,外有反共的强权国家,内有国民党残余和在台湾的蒋介石遥相呼应,共产党必须有所作为。江泽民时代,开始吸收资本家入党,为什么?也是为了政权的稳固。时代不同了,一个政党在政策上做出调整,使其更符合多数人的利益,这是必需的,否则一定会被淘汰。美国政府不是也在不断调整对华、对俄政策吗?现在又和古巴恢复外交关系,你能说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投降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3: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大家讨论嘛。我家情况和你和花草迷的情况差不多,现在周围几家的宅园当年还是我家的,但没有被批斗,反而立功,因为我的父辈有几位参加革命立了战功,公社和县里都往家里送奖状。所以村里没人敢欺负。

其实,地主富农也是打拼出头的,其子女能力也强一些,参加革命虽然成份不好,但照样授奖。

改革开放后,很多先富起来的人,都是地主资本家后代。
云高天阔 发表于 2014-12-18 08:48


:ye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3: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慢性子”的“顺民”论发表点看法:

我爷爷和父亲也没挨过打,也没挨过斗。我家不仅是顺民,而且是良民。良民怎么样,各种不公正待遇照样躲不过,因为这是国家的大政方针。

我父亲不论是农活,还是泥瓦匠活样样干得不错。我父亲宁可不买吃的和穿的,但干活的农具一定要置办的整整齐齐。哪家盖房子我父亲不去帮忙,邻里种园子也经常请教我父亲和到我家借农具。

我母亲接生技术很不错,很多妇女经常腆照大肚子到我家找我妈帮忙。

顺民归顺民,良民归良民。国家的政策农民是左右不了的。例如:我妈常常对我们叨咕:一次本家大娘拿照口袋从我家经过去场院,我妈问干什么去,我大娘答曰:去领粮食,这次没你们(地主、富农)的份。

以前生产队分苞米茬子,贫下中农分的是好地,富农分的是差地。即使他们分的好,还有的人抱怨,我们分的有的地方还不如地主富农的。

以前生产队里搞补助,与我家情况一样的贫农家生产队即给补钱又给补公分。我家啥都得不到。

村里的大小干部、会计、保管员、看山的、看场的都没咱们的份儿,咱们干的都是累活。

待续
花草迷 发表于 2014-12-18 12:40


你讲的这一段,我认为非常符合当时的情况,或者说代表了多数地区的情况。

不公正的待遇,任何时代都会发生,只是每个人的感受和认识有差异罢了。比如我们现在生活在加拿大,虽然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而且我们也认为这是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但你就没遇到过不公正待遇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5: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在痛苦的回忆中并不等于忘记,这只是一种生活态度。
慢性子 发表于 2014-12-18 12:48


不总结经验教训不是等于忘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6: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在痛苦的回忆中有意思吗?这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历史就是历史,用痛苦是改变不了的,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改变未来。
慢性子 发表于 2014-12-18 01:02

我冒昧地问你一句,你是学中文长大的?还是学英文长大的?如果是学英文长大大的,看不懂我的那几句话,情有可原!如果是学中文长大的,看不懂那几句话,我真的是无言。还是我在19楼劝告你的老话,先把那段历史搞清楚了,多去访问经历过的人,他们很多人都还健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6: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总结经验教训不是等于忘记?
竹本小川 发表于 2014-12-18 15:27


总结经验教训就一定要生活在痛苦的回忆中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18 16: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冒昧地问你一句,你是学中文长大的?还是学英文长大的?如果是学英文长大大的,看不懂我的那几句话,情有可原!如果是学中文长大的,看不懂那几句话,我真的是无言。还是我在19楼劝告你的老话,先把那段历史搞清楚了,多去访问经历过的人,他们很多人都还健在。
愚 乐 发表于 2014-12-18 16:25


我看你根本就没看我们都说了些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