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25°
    温度感觉: 25°
  • 实时天气:渥太华20°
    温度感觉: 20°
  • 实时天气:温哥华28°
    温度感觉: 28°
  • 实时天气:卡加利27°
    温度感觉: 27°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25°
    温度感觉: 25°
  • 实时天气:温尼伯24°
    温度感觉: 24°
查看: 571|回复: 0

易粪相食:互相投毒中谁能幸免?(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3 20:2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三鹿“问题奶粉”,到地沟油,再到“毒胶囊”,一个个危害巨大的食品安全案件不断刺激着人们的神经,问题食品不绝如缕源源不断,并且花样翻新令人惊悸。人造鸡蛋、塑料银鱼、糖稀蜂蜜、猪充牛肉……哪一个不是天才创造?无怪乎微博上有人把中国地图按照金庸武侠小说的说法分为四大区域:东鞋(烂皮鞋)、西毒(毒胶囊)、南地(地沟油)、北钙(三鹿高钙奶),真可谓非常的形象生动了。
在我国,每一个人都得活得异常精明警醒。因为你要时刻提防,防牛奶、防地沟油、防猪肉、防果冻肉冻、防胶囊,所有准备入口的东西都需谨慎再谨慎,因为你实在难以预料它们可能是用什么制成的,生产者在造假方面的创造力永远超乎想象。食品的替代物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你永远无法想象,重庆张师傅买了一只神奇的猪耳朵,切不动、煮不烂,材料坚韧无比,多个食品监管部门均称无法检测,这那是食品?分明是建材嘛!还是上好的建材,应该归建委管。食品行业真可谓跨行业快速发展。人们不禁感慨,现在还有什么能吃?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的食品更安全?
单独看具体的社会成员,每一个人都异常精明,知道很多东西不能吃、知道趋吉避凶,都在努力地追求着幸福。你卖地沟油,我卖胶面条;你卖皮革奶,我卖镉大米;你卖毛酱油,我卖陈化粮;你卖碘雀巢,我卖红心蛋;你卖农药菜,我卖三鹿粉;你卖箱子馅,我卖甲醇酒;你卖罂粟汤,我卖硫磺椒;你卖毒米线,我卖避孕鳝;你卖工业胶,我卖毒果冻……但社会就是一个巨大的循环的整体,当整个社会失去了秩序,另一种合作出现了:互相喂毒,无人幸免。
正所谓:“人人害我,我害人人。”造假者把有毒产品抛向市场,而自己则坚决不会食用,当他们数着出卖自己良心得来钞票而沾沾自喜时,不知他是否会想到,他们在造假的同时自己也是牺牲品。种韭菜的不吃自己生产的韭菜,但他却要吃用敌敌畏浸泡的火腿;用人尿浸泡鲜海虾者去喝用色素勾兑的假酒;造假蜂蜜的则去吃有强致癌物的火锅……尽管养猪的,不食自养健美猪;开方便面厂的,厂长从来不吃方便面,实际上人们是在易毒而食。任何人,你欺骗造假抑或冷漠地不闻不问,最后你自己终将受害。
其实谁都知道,“不吃自己生产的东西”其实并不保险,因为你只要吃东西,就会遇到有毒食品,只是因为不是你亲手做的,你自己不知道而己。所以,你吃我生产的有毒食品,同时我吃你生产的有毒食品,结果谁都跑不了。最终都会成为受害者,但没有人会先收手。最终这场博弈没有赢家,大家都在“易粪相食”。卖猪肉的人用夹着瘦肉精猪肉挣来的钱,兴高采烈地出来买馒头,没想到馒头被别人染了色;然后卖染色馒头的人出来给孩子买奶粉,但没想到里面有三聚氰胺。
我们现在都是原告,也都是被告。在一个相互投毒的国度。猪肉有毒(瘦肉精),养猪的不吃自家的猪肉,但是他得去买大米吃,而大米有毒(土壤重金属污染),种大米的又不吃自家的大米,但他得去买猪肉吃。卖毒牛奶的人知道牛奶喝不得,所以我不喝牛奶,卖地沟油的不会吃自己炼的油,但会吃鱼;用油鱼冒充鳕鱼的不会把鱼给自己孩子吃,但会喝牛奶;毒奶粉的产商不会喝自家的奶,但病了会吃药;毒胶囊的厂商不会吃自己产的药,但会在餐馆吃地沟油…每个人都在害别人,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这是一个正在走向集体自杀的民族。现在的中国,农村人害城市人,城市人害农村人。大家都很精明,都知道保护自己,危害他人,因为不危害他人、不欺骗他人发不了财啊!辽宁抚顺有个农民名叫徐清元,他被人称为“无良农民”。徐清元为了赚钱,10年前开始种反季节蔬菜,为保证蔬菜不生虫能卖个好价钱,便不分时节拼命喷农药;4年前他开始养猪,为保证出栏时够分量,又不舍昼夜地拼命喂含有激素的饲料。他有句明言:“卖假奶粉的绝不会给儿女吃假奶粉,但他能保证不吃我的毒白菜吗?卖假酒的能保证不吃毒肉吗?养鸡卖饲料的能保证不喝假酒吗?我能保证我不吃假药吗?你觉得你占了便宜,我觉得我占了便宜,最后大家同归于尽。”
约翰·多恩曾在《丧钟为谁而鸣》中写道:“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海水冲掉一块,欧洲就减小,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同样,在食品安全问题上,也是“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对他人的苦难袖手旁观,无动于衷,自己也终将无法逃脱。
有毒胶囊披露后老人们非常愤怒,他们是最直接的受害者,由于身体原因大部分老人都常年“一次两粒、一日三次”地服毒,尽管明知有毒,但他们没有其它选择。那些没有特供的普通老百姓,只能身处无良商家构建的有毒食品、有毒药品的层层包围圈中,眼睁睁的看着有毒食品,然后自己劝自己吃下去,因为吃下去尽管是慢性自杀,但总不吃马上去死强,这才是中国人当下最大的悲哀。但等到有一天,我们每个人都老了,真的“一砖拍下去就是一张元素周期表”的时候,还会把这些丑闻当做冷幽默看?(文/风青杨)


[转帖]烧烤鼠药中毒:神一般的食品造就神一般的中国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f=w&ctid=69480&boardid=1&id=8305514&page=1&1=1#8305514 (http://u.i163.ca/link.php?url=ht ... p%3B1%3D1%238305514)
......

神一般的食品背后,是神一般的中国人。试问一下,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有哪个地方的人在食品科技方面能够有如此旺盛的创造力?“中国以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的伟大业绩能够得以实现,恐怕跟食品科技层出不穷的杰出成果密不可分。地沟油让很多人吃上了便宜油,三聚氰胺让很多人喝上了“化学奶”,染色馒头让我们吃到了色香味俱“假”的主食......
又有哪个地方的政府监管对各类食品安全表现得如此“慈悲为怀”?现如今一些政府部门应对食品安全事件已基本形成了固定套路:一边由官方或义正词严辟谣或循循善诱澄清公众的“糊涂认识”,另一方面“关门,放专家”。官方和专家这“哼哈二将”联袂出击、完美配合,再轰动一时的食品安全事件也被被消弭于无形。
所以,我们就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样的轨迹----

早起,买两根地沟油油条,切个苏丹红咸蛋,冲杯三聚氰氨奶。中午,瘦肉精猪肉炒蓝矾韭菜,再来一份人造鸡蛋卤注胶牛肉,加一碗石蜡翻新陈米饭。下班,买条避孕药鱼,尿素豆芽,膨大西红柿,石膏豆腐,开瓶甲醇勾兑酒,吃个增白剂加吊白块和硫磺馒头。饭后抽根高汞烟,去地摊买本盗版小说,回去上一会盗版操作系统的XP,晚上钻进黑心棉被窝。
所以,烧烤鼠药中毒算个啥,我们依然要坚强的活着:尽管电价要涨,房价坚挺,尽管核辐射笼罩天空,地震持续不断,尽管学位紧缺床位难求,孩子常在校园遭意外,尽管小三横行滥情成风,老板还不加工资,我们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因为墓地又涨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