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1°
  • 实时天气:渥太华 -2°
    温度感觉: -9°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4°
    温度感觉: -7°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1°
    温度感觉: -2°
  • 实时天气:温尼伯 -9°
    温度感觉: -7°
楼主: 正义者

潜伏了9年半的‘中国间谍’站了出来 ____ 移民警世录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7 11: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8 16:33 编辑
就都别逗了。。弄出事情、虚拟的网络名字也会找到本人。。。这些都是征兆。还是躲远点好、想逗就弄老唐去。,,那个可以逗。。
车库门 老刘 发表于 2011-1-26 11:45



先谢谢你提醒大家。  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习当地人,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这里的自由、民主、法制、文明都是他们长期不懈努力斗争的结晶。  我们不应该只是坐享其成,也要为此添砖加瓦。  如果遭遇不平也还保持沉默,这里的自由、民主、法制、文明也许会慢慢失去色彩。



特别是我想给政府和纳税人提个醒,让这个国家往前走,并没有任何错。  这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因为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曾试图让我登不上51网,没法发布文章,因此,有一篇文章竟是在第二天早上,在重启5次路由器后,才能发布的,头天晚上根本发布不了。
但现在,他们已经不阻止我发布文章了。  


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否则的话,政府有可能错误地认为,那事实上只是一小撮的人在代表华人的声音。  不知你是否同意我的观点,欢迎赐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7 17: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什么, 我特别爱读老正的文章, 句句精彩
无忧了 发表于 2011-1-26 11:27



谢谢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02: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8 02:48 编辑

(续前)

(1)
直接挥霍

首先,某些组织或其中的某些人打着为加拿大国家和社会安全的旗号,实施的有组织犯罪活动,恐怖主义活动,谋杀活动使得加拿大建国以来,历代加拿大纳税人花费心血和巨额资金所铸就的加拿大的光辉形象毁于一旦。  毫无疑问,这将给加拿大及其纳税人带来长期的、用金钱无法衡量的、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

加拿大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之所以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世界上各个国家里的人们都愿意移民到此,就是因为她在世界上有一个美好的、令人向往的,人权国家的光辉形象,导致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效应。   特别是在国际上,加拿大一直在谴责别的国家的人权状况如何如何。   但是,如果加拿大现政府不能及时制止某些组织或其中某些人的非法犯罪活动,而任其发展下去,加拿大人权国家的光环将不复存在。   有道是,纸包不住火。  尤其是在加拿大水都包不住火(国会山庄广场上的世纪火焰,出国真的开眼了)。到那时,谁还敢移民加拿大?  而移民国家一旦没有了移民,其凄凉的前景,真的难以想象。


为什么当年能放弃当官,而妻子一句话就能移民?   那还是在1988年,时任辽宁省省长的李长春准备调我们厂厂长到朝阳市当市长,实际上,就是想过渡一下,然后好调到省里工作。   厂长跟我说要带我去,我说得征求家里人意见,后以家人不同意为由,没跟他去。   毫无疑问,如果去的话,官职要在局长或以上,因为在那之前,我就已经在厂里负责全厂技术工作了,拿副厂级的职务津贴。   尽管,老爸是真的反对我去,但更主要的是我不想由技术干部变为行政干部。   我认为技术干部捧得是胶皮饭碗,掉到地上蹦个高儿,捡起来不用哈腰。  技术干部也不用像行政干部那样要处理繁杂的人际关系。  更不用给别人打溜须,而是靠自己的本事吃饭。   当然,这都和自己的性格及那时社会上的舆论宣传有关。  同样,在1998年年底,当妻子提出为了孩子要移民加拿大时,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那是为什么呢?  还是因为宣传。  从上小学开始到大学毕业,国内的舆论宣传就是,西方国家是如何如何先进,如何如何发达,什么自由、民主、法制、人权及文明等等,只要一提到西方国家,用的都是褒义词。  这种灌输,已在头脑里达到了根深蒂固的程度,一遇时机,自然就要反应出来。   这就是我同意移民加拿大的思想基础。  后来,在移民公司和加拿大外教的进一步鼓惑下,也就真的以为加拿大是世界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了。   特别是当加拿大外教给我们讲解了加拿大的自由和权力宪章后,就更加坚定了我们移民加拿大的信念。
加拿大已在我心中竖起了一座自由、民主、法制、文明和人权的丰碑。   然而,残酷的现实教育了我,使我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受到了从精神到肉体的全面摧残,几十年来,潜日默化,逐渐竖起的这座丰碑自然也就轰然倒塌。   这充分说明了某些组织或其中某些人的破坏作用有多巨大。  但不管如何,我毕竟已走上了重建这座丰碑的征途,虽然现在我还是身单力薄,最终还会‘得道多助’的。(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11: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移民的申请材料写你是中共党员了么?
y_2009 发表于 2011-1-25 17:35




为什么要写,你明白汉语‘曾是’的意思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16:5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咋的了?
针尖 发表于 2011-1-26 10:53



辩一辩,让大家都看得清楚一点,免得被误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8 21: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聊+无聊=精神病
精神病+精神病=消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03: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9 11:05 编辑

(续前)

(先说点题外话,真的很灵啊,昨天刚说会‘得道多助’,今天就有20多人分别同我合影,表示支持。  特别是终于打破了没有华人合影表示支持的记录 并先后有两个华人男、女学生同我合影。  还分别有另外两人在看完我头部的伤以后,建议我起诉那些组织。)

其次,某些组织或其中的某些人利用纳税人的钱,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加拿大建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  如果说真是为了加拿大国家和社会的安全,花再多的钱,也是值得。  可问题就是,之所以说他们在挥霍纳税人的钱,就是因为他们不是在为纳税人和加拿大服务,而仅仅是在利用这张网进行有组织的犯罪活动,诸如,造谣、诽谤、中伤、骚扰、人身攻击、恫吓和投毒等等。  特别是他们养的一些鹰犬,一边在他们那领口粮,一边在网上公然诋毁加拿大。  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  而且,令人费解的是,他们竟利用骗取身份的难民和外国留学生来监视、骚扰有合法身份的移民,甚至公民。  那么这些难民是否值得信任,又是怎样一些人呐?

先来说一下前面提到的警方监视点里的那个难民线人。  如前所述,他是靠一份假情报骗取的国际难民身份,按道理,那些组织,根据他们的监控手段,是应该掌握这一情况的,所以不应该信任他而浪费纳税人的钱(一般来说,线人提供情报是有报酬的)。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他不仅得到了他们的信任,还利用他们的信任掠夺受害人的财物,并害了不少人。  有一次他跟我说,在这(加拿大)什么人我没收拾过,大学教授又怎么样?  可见,大学教授他也整过。  特别是当我发现,我的盐被别人放了药后,我就跟那里的另一个线人说,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往我盐里下药?  那个线人想都没想就回答说,老刘(那个难民线人姓刘)干的。  想想也是,除了老刘,住在那里的人还真没人能进我那锁了两道锁的门,把下了药的盐给换了。




    话说当年,那里还住着一个白人,是1988年从葡萄牙移民过来的。  一天晚上,从屋里出来上厕所,正撞上那个白人在走廊里骂那个难民线人说,fucken,可是使我感到意外的是,那个难民线人不仅没发火,还嬉皮笑脸、摇头摆尾地跟那个白人说,No,No,No,完全一副狗奴才的嘴脸,尽管他平时对那里所有的中国人,除了那个女移民,都是凶巴巴、恶狠狠的。  第二天早上,我就跟另一个线人讲了昨晚发生的事。  那个线人告诉我,那个难民线人也是没办法,为了工作,他也只能那样(摇头摆尾了)。  直到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白人真是那个难民线人的主儿,因为,平时那个难民线人在外打工(除了做线人)跟那个白人是没关系的。  有一天白天,那个难民线人在我屋里看完黄色录像后,把持不住,就去敲我隔壁那个女移民的门,因为她丈夫外出打工去了,就她一个人在家,可是那个女移民没给他开门(不知是否是因为她知道我在家。  她以前曾告诉我,老刘不好使。我当时还反问她,你怎么知道的?搞得她一个大红脸),真是上挺儿不要命啊,那个那难民线人竟然开始砸门。  可是砸了半天也没砸开,他也没敢破门而入(也可能是火儿下去了),就走了。  事后,我问那个女移民,为什么没给他开门。  她说,不能惯他毛病,事先不预约就来。  就是这样一个欺男霸女的人,却成了某一组织的主力队员。



    一天晚上,他又来跟我叫板,说是他能把我怎样怎样。  真的以为当过特务团长就是大天了。  我见他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就想趁机教训他一下,就对他说,是骡子,是马,咱拉出去溜溜。  都说南拳北腿,我是北方长大的,但我同你比试时,我不会出腿就能把你击倒。  多亏他没敢出去,否则他一定会很惨。



    那还是当年上山下乡的时候,我们青年点所在生产队里,一户老农家的狗疯了,那真是疯狗,见谁咬谁。   我听说后,自报奋勇,要为民除害。  大家远远地围着,我迎着疯狗走去,还有几步远的时候,那疯狗嗖的一声,像箭一样向我扑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侧闪的同时,运足丹田之气,挥手一掌,正击在狗的脑盖骨上。   再看那狗,脑浆迸裂,像泄了气的皮球,从空中摔到地上,蹬了几下腿,就去见上帝了。   我的周围立刻响起了掌声和喝彩声(如有好信儿者,请自费去大陆查实,请不要花纳税人的钱,我可以提供地址)。   所以,我想,那个难民线人的骨头不会比狗的更硬吧。   这也是我在这里有点无所畏惧和没疯掉的原因之一。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11: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聊+无聊=精神病
精神病+精神病=消遣
toront0hankou 发表于 2011-1-28 21:13



宝贝儿,你真聪明啊,还知道给自己和自己人总结经验。  在某种意义上,我确实同意你的结论。  因为你们除了(太)好玩儿、(真)逗、和精神病(被迫害妄想狂)这三板斧外,基本上弄不出别的东西来,你说你们能不是无聊吗?



建议你能整点新鲜的东西放到网上,让大家欣赏,好吗?  我的宝贝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17: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想要谋杀你???为什么?你是不是掌握了他们的什么可怕机密?知道的太多了?你是不是他们的前特工,情报人员?否则怎么会成为他们的威胁了
有点一本正经 发表于 2011-1-8 22:51




现在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30 01: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30 01:40 编辑

(续前)

《题外话:今天合影的也不少,特别是照相的很多(我都在他们的照片里做背景,还有好多是单独给我照的),因为是周六。  有三件特殊的事,一件是有一个白人让我拿着他的相机,然后他把我的标语牌高高地举过他头顶照相;第二件是有一个非常美丽、漂亮、端庄的白人姑娘同我合影时,还说她爱我。   哇!  真的让我有点……。  第三件是,还有两个白人姑娘要让我尝尝她们国家的巧克力,我没问她们是哪个国家的。》

现在说一下我接触过的另一个难民线人,确切点儿说我认识他时,他连难民身份都没有,还在等着难民庭开庭。   他是一个从大陆福建来的小伙子,长的敦敦实实,给人一种很朴实的感觉。   他当时是我的一个邻居。  那时,他在多伦多龙城附近的大江华人超市里打工,工作的也非常卖力气,很受那儿的、独身的老板娘的赏识,时不时给他一些额外的奖金(有付出,就有回报啊)。   因此,尽管很辛苦,起早贪黑,工作时间很长,可他钱也没少挣。  每个月他除了吃饭(他的花费应该很高,顿顿有海鲜,如大虾、虾仁等),还能往其大陆的家里寄2000多加币。  因为他不光打这份工,他还拿政府补助。  搞得我好羡慕,我学历比他高那么多,英语就更不用说了,可是由于迫害,不让我工作,我不要说是往家里寄钱,就是吃饭,那点钱也是癞蛤蟆打苍蝇 —— 将供儿嘴。  吃的也就是维持生存而已,跟他吃的根本没法比,真的是天地之差。

他告诉我,来加拿大前,他曾偷渡去美国,后因申请难民没成功,被美国遣送回了大陆。  家里又给他花了很多钱,他才偷渡到加拿大,并正以在大陆做生意被迫害为由申请难民身份。  由于他的申请理由漏洞百出,其周围的人都认为,只要他在庭上一张嘴,他的难民身份就会被拒掉。  然而,开庭那天,奇迹发生了,法官没问他一句话,就给了他难民身份。  真不知道某些组织是否帮了他,但至少这些组织没有把他的情况跟有关部门汇报。  对于这样一个骗身份、骗政府补助和逃税的人,有些警察却对他很信任。  但他对警察的印象并不好。




有一次,他跟我讲,当地白人很完蛋,在自己的国家被打得跪地求饶。  原来,有个白人到大江超市偷东西,被他们抓住了。
他们四个人,两个人扯胳膊,两个人拽腿,把那个白人拖到了地下室,一顿胖打。  我告诉他,那样做在加拿大是犯法的, 他们应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他说,没事的,打的都是内伤,即使白人报警,他们不承认,警察也是没有办法的。  并且,他还说,以前他们也报警,但警察来了,一看是白人,说几句就给放了。



警察给他的任务,是让他向我了解一些情况。  诸如,我睡觉时,我的头放在床的哪一头,在大陆都做过什么等等。  特别是,有一次,他说警察让他告诉我,不是加拿大在整我,而是中国政府在整我。  为此,我还走了1个多小时(那时还没买车,自行车也让他们给偷走了)的路,特意到多伦多中国领事馆去了一趟。  我对接待我的那位领事说,加拿大警方告诉我,是中国政府在整我。  我作为中国公民,我想知道政府为什么整我?  他问我,你带护照没有?  我说,带了。  他又说,你把护照给我,我复印一下,备个案。  我说,好吧。  就把我的护照交给了他。  他拿着我的护照到后面去了。  回来后,他对我说,我代表中国政府郑重地告诉你,中国政府没有整你。  你的名字我们第一次知道。  我真的搞不懂,警察为什么要撒这种谎(如果没撒谎,请拿出别人撒谎的证据来)?



    不管怎样,在后来,我写给加拿大总理的信中,我提到了此事。  我说,我相信加拿大的警察,绝大部分是好的。  但涉及我的案子的警察除外。  因为他们脑子出了问题,精神有毛病。  一方面,他们怀疑我是中国派来的间谍;另一方面,他们又说是中国政府在整我。  这不是精神分裂吗?  如果我是中国间谍,中国政府为什么要整自己的间谍?  如果我不是中国间谍,中国政府整我,我应该受到加拿大的保护啊,为什么他们也整我?  我知道那些所谓的难民,一说在中国受迫害,不就受到了他们的保护吗?  尽管难民中的大部分人的所谓受迫害的理由是编的,事实上根本不存在,只不过是为了骗取难民身份而已。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警察信任那些明知是骗取身份的难民,而不不信任有合法身份的移民。  这样的网织的再大,投入的纳税人的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它在根上就不存在可信度,还能有什么好结果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没有。
因为,尽管他们每年都要花掉巨额的纳税人的钱,但却一个真正的间谍也抓不到,倒是把有合法身份的移民弄的很惨儿。  在一个移民国家里整移民,这能说不是加拿大的悲剧吗?   所以,现在已到了加拿大政府该出面阻止某些组织挥霍纳税人钱财的时候了。   难道不是吗?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30 11: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不是长河,那么他一定需要治疗,我们不希望看到第二个杀人犯。
到底谁怕谁? 发表于 2011-1-10 00:23


不知到现在为止,你是否认为我的努力才是真正为了希望看到第二个杀人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30 17: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经兮兮的
大白菜 发表于 2011-1-8 22:57



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31 02: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31 11:02 编辑

(续前)

《题外话:前几天,有一家白人不仅站在我旁边拍照,表示支持,那个父亲还把标语牌跨在他脖子上单独拍照。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他的女儿(十八、九岁的样子)在他照完后,接过标语牌,摆着各种造型让人拍照。  当时在场的十多台相机对着她一顿咔嚓,真的和接受记者采访一样,让我深受鼓舞,终生难忘。》

某些组织或其中的某些人真的很有能量,他们可以十分轻松地把你身边的人,特别是中国人,变成他们可以利用的人来整你。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在国外,要离中国人远点儿的主要原因吧。

那还是发生在我刚进警方监视点不久的事情。  一天晚上,线人对我说,那个老警儿让我写一份报告,然后我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我对线人说,我想同那个老警儿谈一谈,你跟他说一下。  他告诉我,人家老警儿不能跟你谈。  我说,那我不知道怎样写,写什么。  要不,你先问问他,然后你用汉语起个草,我再把它翻译成英文,你看如何?  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就在几天后给我一个中文稿。  我在翻译的时候,发现有的地方是给我设得套儿,就没有直译,绕了过去。  翻译好了后,就交给他让他交给那个老警儿。  可是我一等再等,一直等到过年也没让我回家。  可见,回家过年不过是个诱饵而已。  还有一件让我记忆犹新的事,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那个线人鬼鬼祟祟地进了我的屋,转身关好门后,从他怀里拿出一个光碟,说是要在我的电脑上试一下,在他的电脑上看不了。  由于我比较心细儿(或说比较警觉),就对他说,可千万别带病毒啊。  因为,那一阵子他们主要是想让我上不了网,断绝和外界的联系。  特别是那天晚上,他一反常态,引起了我的怀疑。  因为他平时过来看碟,都是拿在手里,而不像那天晚上,藏在他怀里,怕被别的邻居看到。  他说,没有病毒。  我就让他用了我的电脑。  可是,当其光碟一打开,电脑里的文字马上就都变成了乱码。  我说这不是病毒是什么?  他说,不要紧,他可以帮我重装一下电脑。 为了保留证据,我没让他重装并在事后报了警(一开始我报警都报不了,后来通过省警找的多伦多警察)。
可警察说,他们不管这事儿,让我以后注意,别让别人用我的电脑了。  这样,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可令人气愤的是,有的鹰犬竟在网上给我造谣说,我与周围的人一有矛盾,就把别人当线人,竟想借此说法掩盖事实真相,真是太卑鄙了。  所以说,华人要站起来,必须先识破这些人,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我感到警方监视点是住不下去了后,就在中国城附近又重新找了一家,谈好了租金价钱,还付了定金。  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些组织的动作确实很快。  第二天,新房东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房子不能租给我了。  我问为什么,她说没什么原因,也不需要原因。  我说,你要是这样说,那你双倍返还我的定金吧。  她让我拿出法律根据。  我说,好,我给你提供法律根据。  事情就僵在了那里。  可是第二天,还没等我去复印法律根据,她又说可以帮我介绍到她朋友家去住,我一看能搬出警方监视点,也就只把定金收回来就算了。  

新的住处是在一家福建人的房子的顶楼,那里有两个房间。  我搬进去的时候,隔壁的房间里住着一个福建来的正在申请难民的小伙,后来难民没批下来,就不知道他搬哪里去了。那里的房子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很好出租。   所以,很快就又有人住了进来。也是福建来的,也在申请难民身份。  我问他用什么原因申请,他说是计划生育。  我感到奇怪,他才18岁,也没结婚啊。  就又问他,为什么用这种原因?   他回答说,当时来的时候,飞机上就他自己,也想不出别的好通过的理由。
而后来这样一个瞎编的理由,竟然使他获得了难民身份。   真的说不好某些组织是否真的关心加拿大。  刚开始,倒也相安无事。   因为,他在一个饭店里打工,每天走的比较早,回来时基本上都是后半夜了。  我已经睡了。  在星期天,他休息的时候,在厨房里一起做饭时,大家还可以聊一聊。   他还说我们移民是出来发展的,而他们是出来打拚的。   可是好景不长,他就变了。  每次深夜回来,都要重重地摔一下他的房门,把我弄醒。   而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他。  我跟他说,请他以后回来不要摔门,因为我已经睡了,实际上,他很清楚这一点。   因为有时他怕我不醒,要连续摔两次门,把我弄醒。   我见他不听,就跟房东反应。  可女房东竟对我说,你说他骚扰你,这里都是我们福建人,谁能给你作证?   靠,真的是孤立无援啊,也只能孤军作战了。   正如林彪所说,忍耐是有限度的。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在他再一次在后半夜把我弄醒后,我就给他背了一句电影里游击队警告汉奸的台词,我说,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儿,小心明天拉清单。   他听了竟哈哈大笑。  我就又对他说,你甭笑,将来你哭都找不到调儿。   我希望政府能够调查一下,他是否是因为参与迫害我,而拿到的难民身份(难民是要花纳税人很多钱的)。   如果是,他还应不应该呆在加拿大?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31 10:4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31 10:44 编辑
你看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说明他们也真没有任何原因任何动机来迫害你。

人家洋人的国家机器,要迫害你认为你是间谍,早把你关监狱以间谍罪论处了,还会让你到处晃荡,还犯得着跟你头上抓点伤痕,在你头上搞点伤痕干什么?你说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过是正常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的问题和矛盾,你就想到政府迫害去了。那个华人跟你说了什么,那不过是威胁你,看你胆子小,成天提心吊胆疑心神暗鬼地,逗你玩呢。否则你去法院告他,就知道他是什么身份,跟政府有什么瓜葛是不是政府派来的“线人”了。

政府迫害当然有,但是就像紫黄说的一样,你有什么价值让加拿大政府这么费尽心机地暗算你,看你说的,你也不是什么科学家一类人物,什么都不是。你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政府迫害也不是这种方法呀。人家有监狱,警察。除非你给他们当过间谍,知道得太多他们才会想要除掉你谋杀你。否则,你这样的平头百姓中国移民太多了,他要暗算谋杀还不都死光了。你跟其他中国移民有什么不一样,你说说看。你的问题是把你自己看得太高了。人家其他那些移民自杀发疯主要是因为生活压力,失业,等等。你是不是也是失业了?请注意精神健康啊。多跟家人朋友谈谈。
有点一本正经 发表于 2011-1-10 20:44


首先,你不觉得,“在你头上搞点伤痕”的方法 —— 隔着墙就能有效地伤害到身体,是一种恐怖主义的行为吗?  其次,你以为到法院去告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吗?  特别是在我所处的环境下,找律师他们都能有效阻拦,要告到法院谈何容易?  还有,我的确什么都不是,但我是人,而不是走狗。  再者,我也没把自己看得太高,但不知为何,我竟轻易地冲出了第一岛链 —— 你们的舆论围剿。  至于我是否失业,如果你不是明知故问,我请你继续关注我的文章,其结论自然很明了,因为现在我不可能一下子把近十年来发生的事情都放到网上,也不想单独给你解释。我所做的,只不过是为了让大家保持警觉而已。
尽管我一直注意保持精神健康,但在这里还要谢谢你的别有用心的提醒。

                        

最后,帮你纠正一下逻辑错误,应该是人多才杀不光,而不是“你这样的平头百姓中国移民太多了,他要暗算谋杀还不都死光了”。  希望你以后至少在发文时,不要神经错乱,前言不搭后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31 17: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事,我说大哥,你话只说一半,大家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哦。

我没有在你那张照片中看到什么伤痕啊?他们伤害你干什么?如果他们怀疑你是间谍,把你抓起来扔监狱里不就行了?在你身上搞些伤痕干嘛?以前渥太华不是有个华人女科学家还是什么,在联邦政府工作的,被加拿大政府怀疑是中国间谍,好像给开除工作了,还进了监狱,最后找不到证据就放了。你是不是也在联邦政府的重要部门工作,所以被怀疑为中国盗窃机密了?如果那样,他们肯定象对这个女科学家或者李文和一样把你关起来就行了,在你头上搞点伤痕干吗?有什么用?

在加拿大好像不少中国人都有些神经兮兮了。。。要注意精神健康啊。
有点一本正经 发表于 2011-1-8 22:46




你三句话不离“要注意精神健康”,却不知为何去看心里医生后,一直不归。
莫非真的住(精神病)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