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5°
    温度感觉: -16°
  • 实时天气:渥太华 -5°
    温度感觉: -14°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6°
    温度感觉: -6°
  • 实时天气:温尼伯 -8°
    温度感觉: -8°
楼主: 正义者

潜伏了9年半的‘中国间谍’站了出来 ____ 移民警世录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4 23: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樣的病,有輕重之别,有些還有救......

還有,记着別把自己當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02: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6 02:26 编辑

(续前)

我那亲爱的妻子,竟被活活切走一个肾。  真的由好人变成了残疾人,不得不靠政府补助——纳税人的钱生存了。  以前,总听法轮功说活摘人体器官,但始终未见实例。  可这一次真的开眼了,只不过,它不是发生在中国大陆,而是发生在这个自由、民主和法制的加拿大,真的使人难以置信。  如果它不是发生在自己的妻子身上,我绝不会相信它是真的。

在临出国的时候,去医院检查发现,在被切走的那个肾里有一个高粱米粒大小的结石。当时我就建议她去医院做激光碎石,把它打掉,不要带到加拿大。  她不听,说是怕疼,就没做。  可是,短短几个月后,来加拿大不长时间,她就被告知那个肾坏死了,也未经我同意和签字,就在她神志不是很清醒的时候给切除了。  后来有人告诉我,说那个肾有可能卖给有钱人了,我不知在这里是否真的有这种可能。  前面提到的那个曾住我家的线人(或便衣警察)对我说,切了那个肾,是要赔几十万加币的(老陈,我没给你编吧,我知道你在网上能看到我写的东西,所以和你有关的事,你尽管放心,我都会如实描述的。  因为,真实是让大家相信我的唯一途径,诚信是我做人和经商的一个原则。  本来想先和你聊一下,打个招呼,再写和你有关的部分,可是不知为何,自本月6日晚你告诉我那个信息后,几天来,给你打了几次电话都找不到你。  不知你是否还健在,我真的担心,你会被他们杀人灭口,因为我总觉得你比我知道的多,特别是他们的内部消息。  而政府真要调查的话,肯定会找你的。  我救过你一命,这里还想再帮你一次,给你提个醒,别的我也无能为力了。  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吧。  顺便再问一下,6日晚你在电话里跟我说的,中国大使馆已把我在国会山庄抗议的事报告给胡锦涛了。  是通过什么技术手段得到的消息,是窃听了大使馆的电话,还是破译了大使馆的电文? 千万别告诉我,是大使馆告诉你的。 希望你能同我保持联系.谢谢!)。
可问题是,我们并不需要那几十万加币,我们需要的是那个肾,是一个健康完好的人。  我们还没到要靠卖肾生存的地步,特别是在加拿大。

退一步说,假设那个肾真的坏死了,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是那个小结石突然裂变造成的(不大可能吧),还是被人下药所致?   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突然间就发生肾坏死的(能再找来一篇文章说服我吗?)。  香港来的那个医生(前文提到的那个卧底的、后来参与调查中国间谍的人最初在接近我时,所使用的公开身份)不知用什么巧妙的方法接近的她,还能使她对他坚信不移,以至有些重要的事情还打电话向他请教。  这就是说她对他是不可能设防的。  至于说他是否请过她喝茶、喝咖啡或像他请我那样也请过她吃饭(他请客是他的工作需要),我就不得而知了。   说来也巧,她有两次给他打电话请教如何做的时候,我都正好和他在一起。  所以,我有幸认清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这绝不是每个人都能这样幸运的,特别是那些莫名其妙死亡的新移民们。
因此,交友,一定要谨慎,特别是在加拿大,要是识破不了某些人的庐山真面目,真的有随时莫名其妙死亡的可能,这绝非纵人听闻。  
苍天真的在保佑我,使我能够知道事情的真相,而避免了进一步受骗。  因为,此前他曾让我不要她。  不管是什么原因,是不应该把她由好人变成残疾人的。  他也绝不会仅仅因为我们两个人的事而拿皇后奖章,到底害了多少新移民,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明查,因为他真正在损害这个国家的利益。

至于说,为什么那时她神志不是很清醒,那都是因为迫害造成的。   刚登陆时,我们一家三口是住在一起的,后来也是因为迫害才分开的。   住在一起的时候,交了钱却上不了网,电话也被监听等等,这些她都是很清楚的,所以,她对警察说,生活也是很可怕的(有法庭文件可查),后来也有点变得神经兮兮的了,说的话也矛盾百出,很明显的可以看出其思维已经混乱了(这也是有法庭文件可查的),而她的摘肾手术就是在那个时期做的。   不过,不得不说,她是一个十分坚强 的女性,她没有疯掉,而且,现在其思维也比那时清醒多了。   我在去年,和她在国内的一个朋友(后来也变成了我的朋友)通电话时获知,她告知她那个朋友,她还没有和我离婚(加拿大可以办单方离婚)。   我就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有人偏要在网上散布我离婚了的假消息,欺骗大家。   这些人还有什么信誉可言。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10: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5 10:55 编辑
一樣的病,有輕重之别,有些還有救......

還有,记着別把自己當狗.
fishhawk 发表于 2011-1-24 23:44


看了你此贴,我知道你病得很重,已经开始所问非所答了,但是否已病入膏肓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因此,你现在是否还有救,真的很难说。  不过,你好像得的是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因为,当你不犯病的时候,你还知道使用你们惯用的、贼喊捉贼的卑鄙伎俩(记着別把自己當狗)。  可遗憾的是,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清楚到哪去领你那份儿口粮?  


另外,“别以为你换个马甲我就认不出你了”。  你看你,总是在不经意间,露出你自己的狐狸尾巴。 你用繁体字回帖,基本上可以表明,你不是从大陆来的,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5 11: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你此贴,我知道你病得很重,已经开始所问非所答了,但是否已病入膏肓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因此,你现在是否还有救,真的很难说。  不过,你好像得的是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因为,当你不犯病的时候,你还知道使用你们惯用的、贼喊捉贼的卑鄙伎俩(记着別把自己當狗)。  可遗憾的是,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清楚到哪去领你那份儿口粮?  
另外,“别以为你换个马甲我就认不出你了”。  你看你,总是在不经意间,露出你自己的狐狸尾巴。 你用繁体字回帖,基本上可以表明,你不是从大陆来的,对吧?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25 10:54



    你比老唐逗,好玩儿.

北京算不算大陆?重要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17: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5 17:34 编辑
这厮布什的外国脸,中国心(实际是中共心)。
义不容辞 发表于 2011-1-23 19:25

朋友,你搞得我好紧张啊,你还会上纲上线。  你知道吗,前几天(2011年元月20日)加拿大国家安全部门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是要请我喝茶或咖啡,被我婉言拒绝后,还和我约定在后天(元月27日)到我住的地方,听一听我的经历。  我都很坦言地表示欢迎,而没丝毫紧张。  所以,现在告诉你点实话吧,我的脸和你的一样也是中国脸,没法改变、也不想改变。  我的心吗,已不仅仅是中国心了,还有加拿大的份儿,因为我现在毕竟是加拿大公民。  至于你的中共心的说法,认为你有点冷战思维,跟不上形势了。  君不见美国总统近日来设国宴款待中共首脑?  人们要和平,历史要前进,为何非要搞对立呐?
本人曾是中共正式党员,但现在离党组织确实远了点。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正准备加入加拿大共产党。  你不会又说我是加共心吧?  最后,真诚地希望,你能和我一样,为加拿大的进步,做点实际的事,你看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5 17: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你搞得我好紧张啊,你还会上纲上线。  你知道吗,前几天(2011年元月20日)加拿大国家安全部门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是要请我喝茶或咖啡,被我婉言拒绝后,还和我约定在后天(元月27日)到我住的地方,听一听我的经历。  我都很坦言地表示欢迎,而没丝毫紧张。  所以,现在告诉你点实话吧,我的脸和你的一样也是中国脸,没法改变、也不想改变。  我的心吗,已不仅仅是中国心了,还有加拿大的份儿,因为我现在毕竟是加拿大公民。  至于你的中共心的说法,认为你有点冷战思维,跟不上形势了。  君不见美国总统近日来设国宴款待中共首脑?  人们要和平,历史要前进,为何非要搞对立呐?
本人曾是中共正式党员,但现在离党组织确实远了点。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正准备加入加拿大共产党。  你不会又说我是加共心吧?  最后,真诚地希望,你能和我一样,为加拿大的进步,做点实际的事,你看如何?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25 17:32


你移民的申请材料写你是中共党员了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02: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6 02:13 编辑

(续前)

我妻子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  她由东北财经大学毕业后,一方面在国家分配的单位里工作(国家干部,不用花纳税人的钱去调查的),另一方面,她还在一家私营企业里做兼职会计。  出国前,她还说,现在中国也在采用国际会计法,思路和做法同国外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所用语言不同。  到加拿大后,好好攻一下英语,还是可以做财会工作的。  另一个她让我认为是要强的人的例子是,在她生孩子的当天上午,她还挺着大肚子去单位里加班。  而根据我们当时的经济状况,她是根本没必要这样努力工作的。  还有,在我们到多伦多后不久,就因受迫害而分居了。  而那时,她的英语不是很好,身心又受到严重伤害,我又帮不上她,可她还是带着孩子坚强地生存了下来。  我妻子也算是出类拔萃吧,她在(沈阳)市里每年一度的珠算比赛中,总能夺得第一、二等奖。   要知道那可是在一个人才济济的大城市里举办的比赛。   下面,补充说明一件,来加拿大后,使她身心受损的事。

那还是刚到多伦多不到20天的时候,与我们(租的是一室一厅的房子,月租$880加币)住在同一公寓里的移民朋友告诉我们,快到教堂去报名学英语,过几天教堂组织学员去尼加拉瓜大瀑布参观。  由于我们还真没去过大瀑布,就双双到教堂报了名,准备借机去看一下。  自然,我们就要先到学校去上几天课了。  老师根据我们的英语水平,把我分到了高级班;把我妻子分到了低级班。  不久就发现,有一个波兰来的女移民,有时到我们班上课,有时到我妻子班上课。 而且还总找我麻烦。  一般来说,她第一节课到我妻子的班去上,第二节课往后到我们班来上。  可奇怪的是,她每次来我们班上课,都要抢占我的位置。  尽管,我在下课时特意把笔记本和笔放在我的书桌上,并把带的包放在我坐的椅子上,她还是把它们移开后,坐在我的位置上。与同学聊天或上厕所回来后,我只好再另找位置。  因为她是女的,不想和她一般见识。  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嘛。  上课的时候,老师提问,我答对了,她也总是大声喊不对,直到老师明确地告诉她,我答的对,她才消停下来。  在到大瀑布参观的那天,我们一家三口正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休息,她走过来对我说,让我给她和别人照相。  我那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哪,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去给她们照相。  照相回来,刚坐下,妻子就对我说,这个女人最坏了,坐车来的时候她们坐在同一双人座上,这个女的坐在里边,她里边还放了一个包,本来她已经占了一大半的位置,还一个点地用她的大屁股往外挤我妻子和女儿(因小孩都没有单独的位置,我们的女儿就只好和她妈挤着坐在一起)。  特别是,平常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假装不注意,故意用脚在桌子底下踢我妻子。  现在回过头来想,她一定是受某个组织的指使,来参与迫害我们。  要不然的话,我们刚进来学习,她怎么知道我们是夫妻(有的中国移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针对我们做那些下三烂儿的事?  我想她还不至于被灭口,找到她问一下,就知道她背后的组织是谁了。  这在加拿大不是很难办到的吧,如果加拿大政府进行调查的话。




由于这些组织的魔爪遍及加拿大的各个角落,所以一旦被他们怀疑上,就会像他们说的那样,麻烦不断。  一般人又怎么能承受得了,又怎么能不变得 神经兮兮?  不变成精神病患者已经是高人了。  所以,如果你发现总是有人在方方面面找你的麻烦,你就要想到是否被某个组织给瞄上了,并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千万不要等到莫名其妙时,悔之晚矣。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以我妻子的工作水平、上进心和拼搏精神,如果不是其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严重摧残,在加拿大自立是毫无问题的。  根本不用纳税人养活儿。  所以说,这些组织给加拿大纳税人带来的不是利益,而是巨大的经济负担。  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出面阻止他们的犯罪活动。  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6 02: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10: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比老唐逗,好玩儿.

北京算不算大陆?重要嗎?
fishhawk 发表于 2011-1-25 11:20


北京当然算大陆。  这很重要,因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我在分析你攻击我的原因,如果你真不是那个从香港来的,而是大陆(北京)来的,你为何攻击我,我又没得罪你?  你能告诉我你是移民还是留学生或难民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6 10: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咋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6 11: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什么, 我特别爱读老正的文章, 句句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6 11: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车库门 老刘 于 2011-1-26 11:48 编辑

就都别逗了。。弄出事情、虚拟的网络名字也会找到本人。。。这些都是征兆。还是躲远点好、想逗就弄老唐去。,,那个可以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6 11: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当然算大陆。  这很重要,因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我在分析你攻击我的原因,如果你真不是那个从香港来的,而是大陆(北京)来的,你为何攻击我,我又没得罪你?  你能告诉我你是移民还是留学生或难民吗?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26 10:47



    節錄一段你的文字:

"由于这些组织的魔爪遍及加拿大的各个角落,所以一旦被他们怀疑上,就会像他们说的那样,麻烦不断。  一般人又怎么能承受得了,又怎么能不变得 神经兮兮?  不变成精神病患者已经是高人了。  所以,如果你发现总是有人在方方面面找你的麻烦,你就要想到是否被某个组织给瞄上了,并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千万不要等到莫名其妙时,悔之晚矣。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以我妻子的工作水平、上进心和拼搏精神,如果不是其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严重摧残,在加拿大自立是毫无问题的。  根本不用纳税人养活儿。  所以说,这些组织给加拿大纳税人带来的不是利益,而是巨大的经济负担。  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出面阻止他们的犯罪活动。  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

到此為止,找個社工談一下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16: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6 16:43 编辑
節錄一段你的文字:

"由于这些组织的魔爪遍及加拿大的各个角落,所以一旦被他们怀疑上,就会像他们说的那样,麻烦不断。  一般人又怎么能承受得了,又怎么能不变得 神经兮兮?  不变成精神病患者已经是高人了。  所以,如果你发现总是有人在方方面面找你的麻烦,你就要想到是否被某个组织给瞄上了,并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千万不要等到莫名其妙时,悔之晚矣。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以我妻子的工作水平、上进心和拼搏精神,如果不是其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严重摧残,在加拿大自立是毫无问题的。  根本不用纳税人养活儿。  所以说,这些组织给加拿大纳税人带来的不是利益,而是巨大的经济负担。  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出面阻止他们的犯罪活动。  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

到此為止,找個社工談一下吧..
fishhawk 发表于 2011-1-26 11:46


你还是谈谈你自己吧,怕什么呢?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上面你引用的我的话,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和经验之谈,你有什么资格瞎评论?  有问题的话,加拿大政府早找我了,还显得着你这个妄图让历史倒退的伪君子。  你才是真正的在搞笑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7 02: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7 11:18 编辑

(续前)

华人,尤其是其新移民不能在加拿大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为这个国家,同时也为其个人创造财富,完全是由华人受歧视,甚者受迫害的大环境造成的。  这不仅仅给其相应的个人,也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很可能,一小撮反华的跳梁小丑们又蹦出来反对我说,不对,我们华人不受歧视(可这些人来加拿大二、三十年了,还在靠领狗粮生存。   特别是在最近,美国那些领不到狗粮的,还跳出来反咬美国政府,真的值得加拿大借鉴啊),这是他们语言不行,没有工作经验,工作能力不行等等。  
表面上,好像只有他们在维护加拿大的利益;而实际上,却恰恰相反。   他们和其组织正在全面践踏加拿大的法律,损害加拿大自由、民主的国家形象(包括使人都不敢上网自由发表言论),毁灭加拿大的前途。   事实胜于雄辩,那么就让事实来说话吧。

由于要到渥太华国会山庄抗议,而我在那又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就在渥太华的华人网站上打了寻房广告。  开始有几个房东和我联系,但我觉得其条件都不是太理想,也就都回绝了。   但马上就要到了启程的日子,心里很是着急。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房东给我打来了电话,并和我简单地聊了一下她们移民加拿大后的情况。   我一听,她们的情况和我的遭遇相似,特别是她们的孩子也深受其害,我立即定下来,租她们家的房住,尽管她们家不在渥太华,而是在比邻的魁北克,房租也比我设定的高一些,还要开车走八、九公里才能到渥太华(存车的地方)。   但我想在她们家会安全一点,因为同病相怜嘛。   住进来的当晚,女房东告诉我,她要到渥太华中国大使馆去一下(有几分钟的车程),道个别并表示感谢。   因为她马上就要领孩子回国看病去了,而医生是大使馆的人给介绍的。  她和其孩子真的很幸运,尽管已嫁给了加拿大(都是加拿大公民),还能得到娘家(中国)人(中国大使馆)的帮助,我真的好羡慕。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终于见到了日夜操劳的男房东。   一看,就知道他是属于那种精明强干的人,尽管他还显得有点疲惫不堪。   他告诉我,他有硕士学位,来加拿大后,先在一家当地人的公司里做电脑方面的专业工作。后来,经济危机来临时,他所在的公司倒闭了,他自然也就失业了。   可问题是,尽管他再努力,学历也不低,电脑专业的学历还是当地的,还有当地工作经验,但就是再也找不到那种专业工作了。  死逼无奈,只好经商当老板了。  他们夫妇开始经营一个加油站,地点在距她们家大约有40分钟车程的一个小镇(仅小镇里就有2800户)上,是方圆15平方公里内唯一的一个加油站。  本来其生意应该是很好做的,没有什么竞争嘛。  可奇怪的事儿又来了。   供油商供给他们的油价要比其它加油站销售的油价还高。   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这老弟毫不犹豫地在供油商给的高价上又加了一个10%才往外销售。   这种做法立即就导致周围购油人们的群起而攻之。   有的甚至还为此报了警。  当地的报纸、电视台也都纷纷前来采访报道,似乎他们就应该赔钱卖才好。   鉴于此,我跟他说,他们肯定也是被某些组织给盯上了。   他说不会的(我想,他是不敢或不愿承认这个现实),但后来他又跟我讲的事,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   他说,来加拿大后回国三次,每次回来,加拿大海关都让他去一个专用房间里,对他进行彻底搜查,不仅搜查他带的所有行李包裹,连他身上的(衣、裤)兜儿都翻了。   因此,我跟他说,他是比我还重点的被监视对象。  因为,我来加拿大后,一共回国两次,每次回来也都在加拿大海关被搜查,不同的是他们只搜查了我带的行李包裹,而没搜身。   特别是在第一次搜查我时,我质问那个搜查我的香港裔的工作人员说,为什么你不搜查别人,专搜查我?   他回答说,是警察让他搜查我的。  所以,毫无疑问,我在黑名单上,男房东也在黑名单上。  除此以外,他还被疾病缠身,诸如什么咽喉痛、右胸侧痛(他说和他一个朋友的症状一样,并因此怀疑也得了糖尿病)、心绞痛等等(病因,大家去判断吧)。   看着他发病时难受的样子,我劝他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心想,他千万别在他爱人回来前出事,我可不想沾上这样的麻烦(只有我们俩共用同一个厨房、卫生间等)。  



他还给我讲了一个他前同事的故事。   那个人现在住在渥太华。   原先是他工作过的那个公司里的技术骨干,该公司的核心技术就掌握在那个人手中。   可是,经济危机一来,那个人却被公司首当其中的炒了鱿鱼。   同样,那个人再也甭想找到工作了。  后来还有人给他造谣,说他是受迫害妄想狂(这是某些组织对敢于反抗他们的人所采用的一贯做法)。  可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受迫害并不是他想出来的,而是实际发生的。   一次,有几个人到他家纵火,烧他家房前的树(是他家的),被他家里安装的监视系统录了下来,他报了警。   可警察看完录像后,并没有去追究纵火者的责任,只是对他说,他们再来,你再告诉我们,说完就走了。  我让男房东给引见一下,去看看那个人。  房东说,不想让我惹上麻烦,因为那个人已经受到监控,怕他把技术带回中国。

上述事实充分说明,他们并不是因为语言不行,没有工作经验或工作能力差而难以找到好的工作,在这里过上本应享受的美好生活,并为加拿大做出应有的贡献(振兴经济)。而且,这种例子不仅魁北克,渥太华有,温莎和多伦多也有。  这些还仅仅是我所知道的,那不知道的总还会有吧。  所以,应该说这种现象是较为普遍存在的。  可见,某些组织的乱怀疑,随意迫害,确实给受迫害人及加拿大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   难道这种状况还不应该尽快改变吗?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