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16°
    温度感觉: 18°
  • 实时天气:渥太华 13°
    温度感觉: 14°
  • 实时天气:温哥华 16°
    温度感觉: 17°
  • 实时天气:卡加利 13°
    温度感觉: 10°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14°
    温度感觉: 17°
  • 实时天气:温尼伯 17°
    温度感觉: 18°
查看: 727|回复: 12

[游戏时代]帝国时代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5-27 21: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个僧侣,生活在虚拟的帝国时代,我被神用一百单位黄金制造出来,就是为了宣扬神的旨意。我对无所不能的神永远怀着敬畏,他主宰一切,创造一切,他掌握着帝国所有臣民的生死和命运。
    我唯一不理解的是,神与神之间为何有这么大的仇恨,一定要征服对方才能显示帝国的荣耀,难道神创造万物就是为了去毁灭他们?
    这场由神发动的帝国与帝国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很久,还要持续多久,谁也说不清楚。每天我站在修道院门前,为帝国出征的战士唱响赞美诗。他们离开家乡奔赴战场,我送走他们,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回来。
    战争气氛似乎越来越紧张,城镇中心几乎每天都会拉响警报,我甚至几次看见敌人用于侦察的游骑兵从首都附近经过。忙忙碌碌的农民们攫取着一切可以用于战争的的资源,他们建立起防御城墙和如林的箭塔,为的就是抵御敌人即将到来的大规模进攻。
    对于农民,我一直怀着深深的怜悯,他们廉价,没有自己的思想,每日只知道辛苦劳作,过着牛马一样的生活。他们为帝国创造了财富,但是他们自己却不能得到丝毫,他们永远处于帝国的最底层。
    前线传来消息,在东南方发现了一个圣杯,对于资源已经告罄的帝国,能够带来黄金的圣杯无疑极富吸引力。神发出旨意,要我不惜一切代价把圣杯带回修道院。这是极其危险的任务,因为要抵达东南方,就必须穿越敌人集结重兵的营地。可以说,这是一次死亡行军,能不能完成任务,这完全取决于我的运气。
    和我一起执行这次危险任务的是一队骑射手,他们的任务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我。临出发前,他们每个人都神色凝重,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命运,没有人会面对死亡而兴高采烈。城门缓缓地吊起,我们的身后是帝国繁华的城市,前方是迷雾笼罩的荒野,这时修道院传来悠扬的钟声,就如同为我们敲响了丧钟。
    一路上,我们只是默默地行走,到处是废弃的农田、燃烧的房屋,让人触目惊心,战争的残酷和野蛮在这一片片废墟中得到了证实,我开始对这场战争的意义产生怀疑。
    前面就是帝国的界河,河上有座残破的浮桥。过了这条桥,就是敌人的疆土,我们就和死神同行了。可是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过了这条桥,因为神的旨意是不可违抗的。骑射手中领队的叫96号,在帝国时代中我们都没有名字,有的只是伴随终身的代号,96号就意味着他是神制造的第九十六个骑射手。
    96号高呼“注意,前方出现敌人!”那是敌人的一个游侠,正在追杀我们的一个女性农民。游侠的剑砍在她的身上,溅出鲜红的血,她无法抵抗,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和痛苦。我从来没有离敌人和屠杀如此地接近,我甚至可以听到血流淌的声音,我无法相信一个光荣的游侠居然会去屠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农民,而且被屠杀的对象还是个女性。
    我喊道“96号,快去救她,她快要死了。”96号阴沉地说“我知道,可是神并没有发出救援她的指令,因为我们不能过早地暴露目标。”我无法改变神的决定,因为神是永远正确的,所以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生命在我面前消失。可是奇迹发生了,敌人的游侠突然掉头回去了,也许他接到了比杀死这个农民更重要的指令,总之他回去了,留下了奄奄一息的农民。
    当她惨白的脸上终于有了血色时,我长吁了一口气,因为我是帝国唯一掌握医疗技术的种群,我有着一个僧侣的良心——那就是决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她叫56号,至于她如何流落到这里她没有提起,我们带着她一起上路了。也许经历了太多,已经彻底麻木了,所以她似乎对死亡已经没有太大的恐惧,一路上只有她在说话。她喜欢回忆,总是和我讲她的故乡,那是一个宁静的村庄,到处都长着茂密的森林,野鹿在森林里悠闲地觅食,河里跳跃着欢快的鱈鱼,她的描绘细致而动人,我仿佛也看到了那一片田园风光。那一切也仅仅留存在回忆里,现在我所看到的是只剩树桩的荒野和游荡着寻找死尸的狼群,闻到的是风吹来的血腥味和弥漫的硝烟,战争已经把一切都吞噬了。
    在描绘完她的家乡后,她突然冷冷地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我诅咒这场战争。”我注意到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充满了怨恨,有对敌人的,而更多的是对神的怨恨。她说她曾经和她同一批被制造出来的55号农民相爱,他们一起牧羊、一起耕田、一起建造房子,那段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但是神剥夺了她的快乐,将55号派往了前线修筑兵营,而这一去55号就再没有回来过。她说她这一生都在等待,等待战争的结束,等待55号的归来。
    我有些吃惊,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到了爱情这个词。
    我一直认为,在这个神统治一切的国度,只需要对神的绝对忠诚和顺从,而不需要爱情。现在看来,我的观点是对的,爱情果然是危险的东西,为了爱情,她居然诅咒神发动的战争,怀疑神的权威,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敌人的营地就在眼前,决定我们生死的时刻终于到了。
    神一声令下,96号带领着部下冲向了敌人,那是自取灭亡的进攻,毕竟敌人是他们的几倍。96号自己也明白,但是他还是勇敢地往前冲了。我和她趁着敌人一片混乱的时机,不顾一切地向前奔跑,我们是在和时间赛跑,因为96号和他的部下是拖不住敌人多久的。
    我拉着她的手跑着,后面传来惨烈的呼号声和痛苦的呻吟声。我回了一下头,我看到了比刚才更可怕的杀戮,敌人的游侠团团围住了96号和他的部下,敌人离得太近,他们发不出箭,只能圆睁着双眼,任敌人宰割。刀剑的寒光闪过,连带着溅出的鲜血,战马悲鸣着倒地而死,我们的战士也被掀翻在地,任敌人的马蹄践踏,直至成为肉泥血水。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战争终于露出了它最狰狞的面目。现在变成她拉着我跑,我只是跑着,头脑一片空白。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把我拉回残酷的现实,敌人的一架发石车向我们发起了攻击。这台杀戮的机器显示了它的威力,火光笼罩的石块落在地面,立即把地面撞击出一个大坑,硝烟向四面弥漫,飞溅的石子击中了我。
    我感到一阵巨痛,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就快要死了,发石车的下一次攻击就会把我的肉体毁灭。这时,56号突然放开我的手,冒着尚未散去的硝烟冲了上去。她冲到了发石车面前,发石车对近距离的目标根本无法射击。它停止对我的攻击,试图往后退,但她紧紧跟着它,并勇敢地向发石车发起了进攻。如果发石车有思想的话,它一定会对这个农民的英勇而感到恐惧。
    发石车毫无反抗的变成了一堆废料。面对这一幕,我对自己以前对农民的偏见而感到羞愧。
    我问她:“是神才使你这么勇敢的吗?”
    她回答道:“不,我拒绝接受神的任何指令,因为我不相信神。”
    我觉得不可思议:“这不可能,没有神的指令,我们无法做任何事情!”
    她似乎有些茫然“是吗?”
    “是的,神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
    “就在我不相信神的那一刻,我就获得了自由。”
    “自由?”
    “自由,我是自由的,神根本无法对我发号施令。”
    我瞪目结舌,我遇到了我这一生中最恐怖的事情。一个不受神支配,不受神役使的农民就站在我的面前。
    她没有注意到我的惊讶,继续说道:“神把55号从我的身边夺走,把我的爱情和幸福摧毁,为的就是满足他自己的征服欲,对于这样一个残暴的神,一个只能给他的臣民带来痛苦的神,我不应该听从他的号令。所以在某一天我逃离了我的工作岗位,从此神再也无法控制我了。我虽然是个卑微的农民,但是为了找到55号,在盲从和抗争之间,我选择抗争。”
    “那么你找到55号了吗?”
    “没有,也许他已经死去了,但是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不放弃寻找,因为我爱他。”
    我长时间无语。爱情究竟是什么?我说不清,我只知道那一定是一种很伟大的力量。
    经过又一程跋涉,我终于见到了圣杯,它放射出圣洁的光芒,这就是我豁出性命所要得到的东西,我飞快地跑上前把它捧在怀里。她走上前冷冷地说“为了这样一个东西,牺牲那么多人的生命,究竟值得吗?”我又一次无语。
    捧着圣杯,在神的催促下,我踏上了归程。
    她选择了和我同行,因为她希望能够在帝国的首都找到她所爱的55号。回来的路出人意料的顺利,敌人的军队似乎已经被抽调到了前线,总之军营此时已经空无一人。这不是好的预兆,这表明一场关系到帝国生死存亡的决战已经迫在眉睫了。
    界河就在眼前,我终于能够活着踏上祖国的土地了。虽然只离开了几天,但是对于从死亡边缘逃回的我来说,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河的对岸,在漫天的烟尘中,军旗烈烈,如林的刀枪反射着寒光,战马的嘶鸣声和呜咽的号角声不时传来,看来决战果然就要开始了。离界河越来越近,我看清有几十个农民排在队伍的最前面。农民也被派上战场了,难道神真的打算孤注一掷吗?
    我身边的她也觉得有些诧异,她仔细打量着这些农民。突然她用发颤的声音高喊一声“55号!”然后就向队列飞奔过去。我敢担保,在那一刻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比她跑得更快。
    她冲到了55号的面前,两个久别重逢的人紧紧地拥抱着,拥抱着,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们没有说一句话,他们分离的太久了,要说的话太多了,可是未见面时有千言万语,临见面时却相对无语,因为他们心意相通,再不需任何语言。
    那一刻世界寂静无声,号角声没有吹起,战马也停止了嘶鸣,他们拥抱着,夕阳斜照在他们身上,如同一尊金制的雕塑,那么纯洁、那么神圣。我远远看着,不知不觉落下了眼泪,心里不知是喜悦还是酸楚。我只盼时间能够在这一刻停止,把爱情变成永恒。
    一声惨叫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他们身边的一个农民突然倒下了。我突然明白了神把农民集中到一起的目的,因为已经再无资源可采了,农民也就失去了意义,他们的存在只能占据人口限额,神指令他们集体自杀,空出人口限额来制造出更多的士兵。
    神的险恶用心让我不寒而慄,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却证实了我是正确的,神果然在进行一场有目的的、针对自己人民的屠杀。
    55号缓缓放松了拥抱爱人的手,笑容在他的脸上凝固了,他实在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他无法抗拒神的命令,这是早已经编好的程序,是他的宿命。他只是程序虚拟出来的生命,最终只能服从宿命。
    她没有哭泣,而是怀抱着55号的尸体,向天空高喊:“神,我诅咒你!你快点灭亡吧!!”
    四周回荡着她撕心裂肺的喊声。喊声象鞭子一样,抽打着每个人心灵最脆弱的地方。我听见了从士兵方阵中传来的哭泣声。一开始他们只是嘤嘤的抽泣,接着声音越来越大,号称坚强的帝国士兵们终于泣不成声,他们兴许也有爱情,也有自己不愿割舍的东西。
    神发怒了,他一次次向她发出自我毁灭的指令,但是每一次都失败了。神不会想到世界上居然有人可以违背自己的旨意,他一定很发慌,也第一次感到了心虚。神派出了一队发石车向她发起了强制攻击,她没有躲闪,任凭火雨一般的石块在她的身边爆炸,她只是拥抱着55号,静静地准备追随他而去。
    这就是我信仰的神?我的信仰在这一阵阵的爆炸声中彻底崩溃了,当神的图腾变成邪恶、残暴和嗜血时,我突然觉得自由。这是一种发自四肢百骸的自由,我再不需要神的任何指令,我只想做我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我把手上的圣杯扔进了河里,向陷身火海的她奔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就在踏入火海的那一刻,我终于理解什么叫做爱情……
    神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微软的游戏就是BUG多,这个农民不肯自杀,那个僧侣又抢着去死,而且都不受我控制,真见鬼了!”
发表于 2002-5-27 23: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帝国时代不用秘技玩起来还有什么意思啊?!想当初玩的时候,直接调出50个核子工兵,什么建筑都不盖,直接淌平地图。
 楼主| 发表于 2002-5-27 23: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调超级投石车!
发表于 2002-5-28 00: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还是喜欢枪手,骑兵,大炮一起RUSH的感觉,那才是万马奔腾,枪林弹雨啊!!
 楼主| 发表于 2002-5-28 00: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费肉太多了
发表于 2002-5-28 01: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那真是很爽啊,高级的现代武器用起来就是不同。
发表于 2002-5-28 20: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刺刀见红,单挑.
发表于 2002-5-28 20: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原始的格斗,有时候心里不爽的时候也会用用,看那血肉横飞的镜头,听那惨裂人心的叫声。哎,一个准冷血动物
 楼主| 发表于 2002-5-28 21: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条顿武士对象兵,那才叫肉搏战
发表于 2002-5-28 21: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景象精彩,不过声音比较逊色。建议以后阵亡的大象也可以作为食物。
 楼主| 发表于 2002-5-28 21: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猪300,你说一个大象得多少肉?
发表于 2002-5-28 22: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不过MICRSOFT就不会这样计算的。
发表于 2021-5-6 09:3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帝国时代真是一个遥远的回忆啊,以前想过如果出个中国版的就好了,各个时代的帝国,历史事件,或者近代历史之类的设定,比如袁世凯称帝的时候出兵阻止之类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