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荒凉 发表于 2021-8-16 21:48:55

种族主义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和乔治·弗洛伊德事件进一步撕毁了后冷战时代美国精心编织的所谓平等、自由和“民族大熔炉”的伪装。根据美国疾控中心和美媒的统计数据,美国黑人和拉丁裔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中的病亡率是白人的3倍,疫苗接种率一度只有白人的一半。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爆发半个多世纪后,“黑命贵”运动再度控诉美国对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与少数民族的系统性种族压迫。虽然美国政客为稳定局势对抗议者采取了安抚措施,但是种族歧视作为美国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美国种族歧视的原因植根于美国制度本身。美国作为近代世界后起的殖民政治强权,其“国家”构建的基本框架与全球化时代各民族的发展与文化多样性需求正在发生激烈冲突。曾提出“文明冲突论”的美国学者亨廷顿在其著作《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一书中说,在西方殖民高峰时代建立的美国实质上是以“盎格鲁新教文化”作为“国家身份认同”的特性与核心。因此,尽管美国宪法标榜“自由和平等”,但是这些价值必须建筑在以上述种族和宗教为主体的社会形态即所谓“主流社会”基础之上,任何相异者都会被美国社会的精英们视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因此,尽管少数族裔个体可以进入美国上层社会,但是那必须是以对“盎格鲁新教文化”的全盘认同为前提。民权运动家马丁·路德·金曾尝试用美国黑人可以接受“盎格鲁新教文化”来说服垄断政治权力的白人社会接纳黑人。不过,他没有看到,接纳黑人个体容易,而让美国白人社会与黑人社会融合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亨廷顿对此进行了申论:“作为人种多元、缺乏统合民族属性的国家,美国只能通过文化和意识形态一致性来保持国家凝聚力。然而,苏联经验说明,缺乏人种、民族和文化共性的意识形态的黏合力有限。”美国要生存就必须保持其基本“文化特性”。以黑人社会为代表的少数族裔和外来移民因其文化与“盎格鲁新教”白人社会存在诸多差异,造成了美国“身份危机”。  于是,对很多美国白人精英而言,美国国家欲得以维持,美国的文化特性就必须以“盎格鲁新教”为主导。这只能通过将种族和文化歧视政策巧妙地融入美国内政和外交以构建族群与文明的等级秩序来实现。在美国国内,这种族群与文明的等级秩序体现在对黑人和其他少数族群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等方面的制度性和文化性歧视政策,以及与之配套的社会舆论和氛围的营造上,意在通过刻意的“野蛮”“懦弱”“自私”等族群形象塑造和宣传来使其他族群保持蒙昧、柔顺或边缘化。特朗普及其诸多白人至上主义拥趸们在美国社会文化日益多元的今天所拼命争取的,正是通过掌握和保有政治权力来推行能够加强美国社会“白人主导”的价值观、制度和政策。  同样,种族主义和文明优越论也是影响美国制定对外政策的重要理论。在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殖民主义仍然左右着美国处理与其他国家和民族关系的今天,为了维护美国在分配和使用地球有限资源方面的垄断地位,部分美国政客一直以种族、宗教、文化和文明差异在全球划分亲疏,拉帮结派,制定结盟或者对抗的外交政策,企图使美国永居于其构想的国家和文明金字塔形秩序的顶端。当前,美国国会和政府中不少人士更将中美关系阐释为西方文明与中华文明的“竞争”和“冲突”,并以此来策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的种族主义者与反华力量,尝试构建遏制中国发展的大联盟。这不仅持续阻碍国际秩序向好发展,更使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得以长期在世界上横行。  然而,从历史经验看,美国国家建构里的“盎格鲁新教文化”及其带来的“美国例外”和“山巅之城”等“迷思”,不仅在现实中阻碍了美国社会走向平等和团结,更成为亨廷顿所欲强化的“美国身份认同”的颠覆者。  作为以工商和金融立国的新大陆移民国家,长期以来美国以充裕的物质条件和稳定的国内环境吸引全球移民,不同种族、语言和文化的社群分隔共存,这是美国繁荣的基础。随着外来移民和美国少数族裔人口的增长,美国社会的种族比例持续发生变化。拥有投票权的少数族裔人数上升使其在美式民主制度中的发言权越来越大。这给美国带来两难:一方面,如果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仍然执着于用“盎格鲁新教文化”来合理化美国的种族主义,势必使美国国内族群冲突愈演愈烈,也将使美国背离全球发展大势;另一方面,如果美国政府和白人社会允许被很多人视为“国家特征”的“盎格鲁新教文化”自然弱化,美国的“主流社会”及其价值观将失去核心地位和领导力量。美国作为移民国家松散乃至分裂的趋势将进一步加速。这是很多美国人不能容忍的。他们相信:唯有用“实质上的”种族主义维持白人与少数族裔的等级秩序,才能使美国保持秩序与稳定。  因此,这一美国国家构建中的种族主义悖论难以解决。可以预见,种族主义在美国政治中将长期存在并颇具影响力。尽管美国的“政治正确”者们会用各种华丽的辞藻粉饰太平,但作为原罪的“种族主义”是美利坚合众国得以维系的基础。除非美国国家形态及其体系发生革命性变化,美国在国内和国际政治运作中的种族主义作风将很难被根除,这就需要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有识之士保持清醒,采取针锋相对的斗争,坚决回击美国政治的种族主义。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种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