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5°
    温度感觉: -9°
  • 实时天气:渥太华-5°
    温度感觉: -9°
  • 实时天气:温哥华10°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8°
    温度感觉: -13°
  • 实时天气:温尼伯-0°
    温度感觉:
查看: 45|回复: 0

为什么女性容易迷信邪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3 21: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崇拜心理。在某种程度上,女性邪教成员更容易产生崇拜心理,尤其是对有着某种迷人之处的邪教头目。一般而言,邪教教主往往具有一些容易引起一些人崇拜心理的特质,比如,“人民圣殿教”的教主琼斯嗓音充满磁性,很是动人;“太阳教”教主大卫·考雷什长着一头深褐色卷发,戴一副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潇洒斯文,迷倒了不少信徒,也确实从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一些教徒心灵上的需求,更容易引起女性信徒的崇拜。
依附心理。在久远的历史发展和深厚的传统心理土壤中,女性的潜意识中往往潜藏着一种深深的依附心理。随着社会的进化与发展,有的女性已经通过积极奋斗跃升成为女强人,而一部分女性的潜意识依然停留在过去的时空。当她们在现实中婚姻不顺、家庭不幸,或者感到自己没有找到理想中的情感及人生依托时,内心就在渴望找到和拥有一种强大的外在力量和支持系统,而邪教的宣传和邪教头目的出现,往往使她们感到惊喜,误以为“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误认为自己将生命连接到了一个强大的支持系统,从此自己仿佛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从灰姑娘成为了未来的“公主”。这种依附心理,使她们由自卑变得自信、骄傲与自大,由社会底层不引人注目的女性,一下子成为一个吹得天花乱坠的邪教组织的成员,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感性心理。女性邪教成员相对于男性来讲,更偏重于感性认识,容易被邪教组织表面的花里胡哨的吹嘘所迷惑,也特别容易相信那些玄而又玄的道理,而缺乏理性的思考和科学的求证。遇事时容易受到蛊惑而没有独立见解,比如,我接触到的一名女性“全能神”成员,与丈夫感情不好,与公婆的矛盾也很尖锐,内心感到非常痛苦,也十分委屈,对生活充满了怨恨与绝望,当有人给她“传福音”时,说是“神”来拯救她出苦海,她马上被感动得涕泪泗流,当跟我谈起这件事的时候,还痛哭流涕,感情不能自抑。
  女性在感性认识上占上风的另一种表现是脱离邪教组织时,情感上表现得难舍难割。记得一位反邪教志愿者在形容“法轮功”男性成员在脱离“法轮功”时的表现时说道,男性信徒认识到了“法轮功”是邪教,说放下就放下了,就比如手中有一只花瓶,别人告诉他这只花瓶坏了,他看一眼就顺手扔掉了;而女性信徒则不同,你告诉她花瓶坏了,她还低下头来仔细看看,不可能吧?你们是不是骗我?难道真的坏了吗?看到确实坏了,心想:这么好的花瓶,是不是还能把它们拘在一起呢?一看确实拘不到一起了,不得已离开了,还一步三回头地看个没完,恋恋不舍。
盲从心理。盲从心理是中国文化中的一种负面现象,是一部分中国人普遍存在的心理,相对于男性而言,女性的盲从心理表现得更为明显。在误入邪教的女性中,很多人对邪教歪理邪说根本就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和辨析,而是人云亦云,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其盲目性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看信的人是不是多?一看有一部分人相信,就认为别人相信,肯定有道理,盲目跟风;二是看是不是有学历的人也来信;三是看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社会影响的人是不是也加入其中;如果是这样,她们就盲从地相信这就是真理,不然的话为什么人家那么高的学历和地位还相信?殊不知,高学历的人不一定高情商,学历高的人也不一定心理健康,不一定具有理性的分辨能力。比如李洪志鼓动弟子去中南海、去天安门时,本来有些人觉得去那里是参与政治,但一看别人去了,唯恐落下自己,便跟风进京。
这种盲从心理还表现在,一些女性信徒在思想转变时,不是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与慎重选择,而是看到别人不练了,自己也写了悔过书;结果别人又说转化错了,她们又稀里糊涂地写了“声明”;回归社会后,又出现了一些“法轮功”的变种,一看有过去的功友在其中,自己也盲目地加入进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