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渥太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温度感觉: -2°
  • 实时天气:温尼伯
    温度感觉: -2°
查看: 7100|回复: 39

如何看待几个国家的“民主之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30 12: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何看待几个国家的“民主之乱”?

——兼与杨光斌、郑永年教授商榷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杨光斌、郑永年“不约而同”发表“学术文章”,以乌克兰、埃及、泰国等为“例证”,从“民主本身的特性”兜底诋毁民主政治的客观价值,赤裸裸宣扬“民主威胁论”,断言“后发展国家”不能搞民主,尤其是选举民主。然而,这是大而化之、似是而非的。其观点是有害的。

乌克兰和埃及、利比亚、泰国等发生街头政治动荡、变故乃至巨变,有的涉及政权更迭,有的涉及政治转型,有的甚至涉及地区、族群分裂。于是,“民主威胁论”再次抬头。一些“学者”据乌克兰、埃及等国现状的表象,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大而化之论证:民主说起来很好听,但用起来很麻烦,带来的往往并非福祉而是祸患;还有认为,这都是“西方民主”惹的祸,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民主”,一些国家就不会产生这些变故,就会“在稳定中发展”,甚至“人民生活会很幸福”。官媒纷纷转载此类文章,看来颇为推崇。

理论家们忙碌起来,以“学术”的面目出现,再次鼓吹“民主其实未必是什么好东西”。2014年3月17日,《北京日报》发表杨光斌文章《几个流行的民主化理论命题的证伪》(以下简称“证伪”),中共新闻网予以转载。第二天,“求是理论网”与“联合早报网”同一天发布郑永年的文章《民主政治与社会冲突》(以下简称“冲突”)。3月17、18日两天先后发布的这两篇文章恰似“姊妹篇”,颇像“里应外合”。杨光斌何人?中国人民大学比较政治制度研究所所长、政治学系主任(主要研究制度理论);郑永年,《联合早报》注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其实郑永年并非新加坡人,他毕业于北大,当了两年助教、讲师后被送往美国、英国升造,然后一直在新加坡任教、研究东亚、中国政治,站在海外“客观”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笔耕不辍。说此二人是“专家学者”,当不过分。

一、《证伪》与《冲突》对“民主”片面的恐怖性描述

杨光斌《证伪》一文开宗明义:“民主是大多数人的政治,而多数人之间的利益很难一致化,而且多数人之间甚至可能存在对立性的种族或根本性物质利益的对立。因此,民主本身具有内在的张力和冲突性,这是我们必须务实地看到而不能选择性失明的,否则,正如很多历史上和现实中正在发生的故事一样,民主到来之后并不都是福祉,反而成为祸害。”——《证伪》的作者在这里以全称肯定判断欲从根本上直接宣判“民主”的“死刑”,其后引用乌克兰、埃及等国例子似乎“有力”地佐证他的观点。

诚然,我们不应断章取义,杨光斌其实要强调“社会同质性条件”对于“民主政治”的重要性(作者所说“社会同质性条件”系指“国家认同、基本政治共识、社会结构大致平等性与同质性”)。如此一说,杨氏之论似乎颇为“周延”?此说姑且不论。笔者感到疑惑的是,作者既然并非绝对否定民主的价值,但为何开宗明义之论那样唐突、断然?且用那样的全称肯定判断?是想语不惊人死不休还是先声夺人想鱼目混珠,让人们对一般意义上的民主政治先来个“望而生畏”?除此能做何解呢?

说《证伪》和《冲突》二文为里应外合的姊妹篇是有根据的,不仅发文时间,还有基本观点。只是不知二人是“不约而同”还是“有约而同”,不信请看郑永年教授高论,与杨氏《证伪》几乎如出一辙:“从冷战结束以来,民主的现状来看,人们不难发现,除了少数几个案例,民主所发挥的更多的是解体现存国家,而非建设国家。”(笔者注:“苏联”原本就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其宪法一直规定任何加盟共和国有退出“联盟”的自由)。郑氏《冲突》断言:“后发展中社会尽管并不具备西方那样的有利于民主化的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等各方面的条件,但在民主化的速度上远远快于西方,即大家都是一步到位的大众民主。也正是因为一步到位的大众民主,民主为政治人物操纵人民,创造了意识形态和制度上的条件。在动员人民的过程中,政治人物的‘人性恶’方面表露无遗,民主无一不沦落为民粹主义政治。”

“学者”就是“学者”——对照乌克兰、埃及、泰国等现状的表象,你如不做深入全面的立体性思考,难道不觉得他们似乎言之凿凿?在《冲突》和《证伪》中我们看到:“民主”简直就是“洪水猛兽”,“后发展国家”万万碰不得!按他们的逻辑,似乎如果还是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斯大林统治着那些国家就好了,那些“冲突、张力”似乎就不存在了,国家“稳定”人民“幸福”,那该多好!

然笔者认为,以上论断有基本符合事实和规律的某些方面,但更多的是似是而非的片面,有的近乎荒谬。

二、一些国家之“乱”根源究竟何在?因果岂可颠倒?

利比亚、埃及、乌克兰、泰国等国发生动荡和巨变的根源究竟是什么?是因为“民主”所以“动荡”吗?如果不“民主”这些国家就可以“稳定、发展”吗?这无疑是不能成立的。大而化之的判断容易,细致入微、鞭辟入里客观的条分缕析就麻烦得多。但我们必须用众所周知且正被歪曲的事实说话。

利比亚的动荡根源何在?卡扎菲时代并无“民主”,但“张力、冲突”照样存在——卡扎菲专制,国家治理厚此薄彼,残酷镇压乃至集体屠杀“异见”人士,对民众的游行示威和抗议拒绝对话协商,动用暴力血腥镇压,导致众叛亲离,国际谴责,这难道不是利比亚“动荡”的直接原因?这难道不正应了我国一位伟大人物的话,叫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卡扎菲的下场难道不是一切血腥镇压人民者的必然归宿?

再说到埃及,我们不得不回顾埃及动荡的背景:众所周知,穆巴拉克下台非“一日之寒”,而是其“法老”式专制统治的必然结果。“国家紧急安全法”自1981年老穆上台就一直实施,成为世界上最长的一次戒严。根据这个法律,政府可以无理由对个人实施无限期监禁。他当了30年总统,认为由他来统治埃及,是神的旨意,是埃及的幸运,否则埃及就会动乱。他从53岁当总统,到下台时已是82岁。笔者以为,若不是民怨沸腾,他一定“真想再活它五百年!”

穆巴拉克怎么能连任五届总统呢?有一位媒体评论员做了很好的总结:穆巴拉克的法宝是两个“维”字,一是“维稳”,用各种手段维持国内稳定,包括长期戒严、封闭网络、把反对者投入监狱、操控造假选举等;二是“维权”,广泛起用亲朋好友担当政府重要职位,对腐败行为予以宽容,从而维护自己的权力。多年来,腐败成为埃及的一种社会现象,连到政府部门办点事儿没“小费”也是不行的。穆巴拉克这种统治术导致的结果是,财富集中于极少数人手中,埃及201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不到2170亿美元,但穆巴拉克家族的财富却已积累到400至700亿美元,且把资产都转移到国外。老穆还有让儿子“继位”的打算,这和我们的那个邻国金家王朝几乎是“同一个梦想”。而当国内财富过于集中于少数权贵之手,贫富差距拉得太大,专制压迫到一定极限,社会必然成为一个火药桶,一根火柴即可点燃。这需要“境外敌对势力渗透”吗?穆巴拉克治下,美国曾是支持他的盟友,美国何须策动推翻盟友的民主运动?

至于乌克兰动荡,稍稍关注于此的人都知道,其深层原因涉及多个层面,相互交织:复杂的历史、特殊的地缘政治格局、严重的官员腐败、经济发展滞后等等。而白俄罗斯总统则凭近距离观察判断:“不论国家的经济发展如何,也不论政权做了什么,只要国内存在腐败,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因为腐败就像生锈一样会吞噬一切。不从乌克兰事件中得出相应的结论只有白痴。”。这一切与“民主”有神马关系?——如果不为前苏联唱挽歌,我们有什么理由和根据说乌克兰的不幸是“民主”惹得祸?而克里米亚问题更直接是地缘政治和历史问题了,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

至于泰国,更不值一谈——世界上有几个国家是每过几年就发生一次军事政变的?这样的军事政变能导致产生怎样品质的畸形“民主”与后患?这还用细说吗?有了某些“民主”的形式或号称“民主”就可以作为破析“民主政治”的样本吗?诚若是,我们是否可以说朝鲜就是典型的“社会主义”样本呢?

除了“有特色”的泰国民主,当我们仔细梳理一下“学者”们所说某些国家动荡的基本原因大体却都是:集权专制导致腐败丛生、贫富两极分化、经济发展滞后、人民广受压制,最终导致民怨淤积爆发,引起社会动荡和民主改革政治诉求。某些“学者”仅凭街头政治表象,便得出如《证伪》和《冲突》二文中的那些诋毁民主的论断是多么片面而不着调。

三、社会“内在张力和冲突性”是客观的普遍存在,并非唯“民主本身”具有

杨光斌《证伪》一文把社会“内在张力和冲突性”说成是“民主本身具有”的特性;言下之意,似乎若没有“民主”,社会就不存在这种“内在张力和冲突性”——此说难道不过于荒谬而令人忍俊不禁?

众所周知,矛盾无处不在,有社会就有不同的阶层、族群,就会有不同利益诉求和主张,就会有矛盾。试问,在我国大清王朝治下,那时当无民主可言,难道社会就不存在“内在张力和冲突”吗?诚若是,为何爆发辛亥革命?在蒋政权下党国一体也无“民主”可言,但为何国共内战多年,数千万人为此付出生命代价?难道不正是“民主”缺失而导致社会客观存在的族群、阶级、利益集团的“冲突性”无解?难道不是因“民主”的缺失导致这种无解和不可调和、不可妥协进而加剧“冲突”直至诉诸武力?如果蒋政权讲民主,抗战胜利后组成“联合政府”而避免内战的可能性绝然全无吗?

把社会客观存在的利益集团、族群、阶级阶层之间不同诉求的“张力和冲突性”硬说成似乎唯“民主本身”才具有的特性,这难道不是荒谬绝伦的欺人之谈?这不是以貌似客观的“学术”姿态,行兜底诋毁“民主”客观价值之实又是什么?

至于郑永年教授说到“民主为政治人物操纵人民……在动员人民的过程中,政治人物的‘人性恶’方面表露无遗,民主无一不沦落为民粹主义政治”——这还恰恰真是入木三分的表述,在远非“民主化”的毛时代确实上演了一场历时数年的伪民主大戏,那倒真正是一人“挥手”“操纵”亿万人“造反”整肃政治异见者的典型历史案例,抑或也可说人为操纵“民粹主义”泛滥导致国家动乱。

四、民主转型的过程与“民主政治”的品质

民主政治的客观价值已不容否认。但任何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必然都有一个摸索过程(如一个人从幼稚到成熟),甚至会有曲折和反复,出现一些令人纠结的状况,这有何奇怪?一蹴而就的社会转型人类历史上有吗?中国历史上有吗?我们某些“学者”自己长大成人,难道忘了自己孩童时期一些必然幼稚可笑的糟糕经历?一些“学者”难道生下来时的第一声啼哭就是雄辩的学术论文吗?

如果一个国家在社会转型过程中能够一帆风顺“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们如何理解中国从辛亥革命到1949折腾38年?我们如何理解“世界社会主义阵营”70多年的曲折经历与反复?那些“学者专家”们是否因“社会主义”在全世界遭遇“滑铁卢”,因而也准备撰文论证“社会主义”是不靠谱的、危险的?而这方面事实论据难道不比最近发生动荡的这几个国家更充分、有力得多?当一些“学者”嘲笑“阿拉伯之春”成了“阿拉伯之冬”时,他们可曾想过,倘若在70多年前国共内战期间,这些“学者”们如何看待中共的民主革命弄得华夏战火连连,使中国动荡不断?一些“学者”是否认为中共把民主革命弄成了“中国革命之冬”?

即以社会主义论,世界上有斯大林式社会主义,毛式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当然还有朝鲜式“社会主义”,甚至卡扎菲、查韦斯乃至希特勒也曾说他们是社会主义……那么,社会主义难道没有品质优劣之分?难道没有原旨和异化、真伪之分?如果我们仅以朝鲜金氏社会主义、斯大林式和中国毛式社会主义作为典型样本来评价“社会主义”本身的政治价值和优劣,杨光斌、郑永年同意吗?如果不能同意,我们又如何能仅以埃及、乌克兰动荡和泰国特色民主等几个国家民主进程中的动荡和不幸,大而化之地描绘一幅 “后发展国家”必然的“恐怖民主”画图?

每一个走向民主的国家都会有一段摸索的路程要走,都会有一个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即便出现曲折乃至动荡,但他们的方向仍是民主,而不是重回令人绝望、难以持续发展的极权专制,这种动荡或反复其本质无疑是不能与极权专制之下国民受苦受难被剥夺同日而语的——正如中国历经三四十年“动荡”,满目焦土,百姓颠沛流离,但终于还是迎来了统一和安定——尽管后来和平时期竟然又遭遇重大曲折和磨难,尽管后来竟然又有千百万人付出无辜生命的代价——然而事实证明,那恰恰正是因为真正民主的缺失和“马克思加秦始皇”式人治和极权独裁的泛滥。难道不是吗?

民主的不同类型和品质不可一概而论,它体现了人类政治智慧水平的不同。美国政治学家阿伦•利普哈特(Arend Lijphart)在他的著名力作《民主的模式——36个国家的政府形式和政府绩效》中,并不认为自己所在国家(美国)民主是最好的,相反,调查显示丹麦和挪威人对自己国家的民主制度满意度最高。利普哈特经过认真研究和考察,认为“共识民主”优于绝对的“多数民主”。而“协商民主”正是通往“共识民主”的途径。民主政治仍然在探索中逐步走向更加完善和成熟。一切断论岂不言之尚早?

世界民主国家有共性,更有诸多不同之处,并非所谓“照搬西方模式”。以国际视野评论民主政治弊端,无疑应选取多种不同类型民主政治样本详细分析归纳,而后才可做出某种论断,这是做学问的基本常识。杨光斌、郑永年等学者何时能下点真功夫务实地写出类似美国政治学家阿伦•利普哈特(Arend Lijphart)的力作《民主的模式——36个国家的政府形式和政府绩效》这样的专著呢?这样的著作才多少有些说服力。

五、结语:《证伪》与《冲突》二文要论证什么?

杨光斌的《证伪》与郑永年的《冲突》给我们描绘了一幅恐怖的“民主画图”,但他们又无法否认领先世界成功的大国也好,并不怎么大但国家治理有道素有定评的北欧一些国家也好,无一不是民主国家。

于是我们不禁想到:杨、郑一类“学者”要论证什么呢?——哦,就是“后发展国家”不能随便搞“民主”——那么究竟该“搞”什么?郑永年教授用的是“请君入瓮”的方法,颇为巧妙,郑氏文章的末尾这样说:“各种专制制度早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根据,但大众民主也同样出现了巨大的问题,那么我们要追求一种什么样的政治秩序呢?”《冲突》一文以此问句作结,戛然而止,郑永年教授要说什么呢?什么人欢迎郑永年的“民主、冲突论”呢?笔者相信读者——“你懂的”。

而杨光斌《证伪》一文的结尾就更加直言不讳:“作为走向‘公共之善’的最佳路径,协商民主制度是一种比选举民主要求更高、实行起来更难的一种理想型制度”——这无疑恰恰是在为执政党十八大提出的主张背书。其用心良苦,我们也“懂的”。

是的,“协商民主”是个好东西,它有助于凝聚“共识”而避免冲突和分裂,是走向“共识民主”的必然途径。但不论是杨光斌还是郑永年都别忘了:“协商民主”一系列操作性原则的灵魂恰恰仍然是“平等、公正”,“各群体内的共识仍需多数决,少数群体有权否决,但也会被其他群体回报否决”——在理性讨论、协商与多数决的过程中逐步达成“共识”。倘若失去了平等、公正地位的“协商”,倘若是在某种须绝对服从力量之下的“协商”,那只能是“伪民主”,或者说是稍微宽松点儿的“集权专制”而已。而极权专制所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经济发展并不能天然消除不公和腐败等弊端),最终还是会引发如利比亚、埃及乃至如蒋政权治下的“动荡”和变局,前苏联以及中国的前30年教训也都前车可鉴。

 楼主| 发表于 2014-4-7 20: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爱国侨胞
回答你的问题:
1,那么,我也反问你:你又怎么知道人家不会根本不喜欢“一党专制”呢?我本身就是来自大陆的老百姓之一!就是“民意”之一!我在大陆出生、成长、受教育、工作过、有得意地时候、也有不得志的时候!我绝对比你这类从来没有生活过大陆的人,更为感受和了解大陆!我本人就可以跟你证明:中国的老百姓绝大多数并不关心“一党制”还是“多党制”!只关注国家政局稳定、发展、司法改善、管理上公平就成。正所谓“家和万事兴”!根本就不喜欢你们这几个人所鼓吹那套让国家政局动荡、国土分裂、人民无法安心谋生过日子假民主!而且,大陆人的绝大多数“民意”还就是特别讨厌你们这类香港街头“逢中必反”、“逢共必抗”的伪民主政客!这就是中国的绝对“民意”!这也正是为什么,你们搞了这么多年的所谓“六四纪年”每况愈下、搞那么多所谓的“民主运动”等闹剧,到头来,却还是让众多来自大陆的移民们嗤之以鼻之所在!你们连这么个大陆的基本“民意”都没有搞清楚,还来成天闭门造车地自淫自乐干什么呀?你连在北美中的移民华侨中,也根本占据不到绝对性的“民意”!还能代表什么呀?
“一党专制”又怎么样?只要它国家强大、国民受益、国土不被分裂,就成!而目前中国之”一党专制“政权还恰恰做到了!起码,中国今天之国泰民安、国势强盛之今天,不是孙中山、也不是蒋介石、也不是蒋经国、也不是司徒华、也不是陈方安生、也不是李柱铭等假民主政客搞出来的吧???哈哈哈,尽管国家建设得还并非尽善尽美!但事实证明:它比当年的国民党政府好、比你成天来之类画饼充饥的空中楼阁的假民主政治来得实在得多吧?!
所以,就得反问你:你又凭什么根据认为中国的百姓“民意”都想颠覆中共政权而去选择走前苏联分崩里斯的政局动荡生活呢?一厢情愿、闭门造车的荒唐笑话!

另外,我想提醒你的是:共产党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正式地提出过你所捏造的所谓共“产党就是靠反对一党专制夺得政权的”。所以,你这一派胡言,就已经说明了:你根本就不懂共产党的历史。所以,你也只能是拍脑袋地瞎蒙胡编地到处歪曲误导着人们!而真正的历史事实是:当年陈独秀的年代,本来共产党是一厢情愿地讨好国民党,欲图分享国家政权政治的。然而,他们太幼稚了,不知道中国政治残酷排他性。结果,当国民党反过来清算屠杀中共了,中共才幡然醒悟过来,知道必须建立自己的武装之重要性!那年头,有枪就是草头王!所以,中共在弱小的初期,即以推翻前国民政府并取而代之为其根本之政治目的!根本就不存在你你所谓的“共产党就是靠反对一党专制夺得政权的”!即使是一时策略上之政治需要,那也只不过是战略战术之需要罢了!你连这么点政治手腕之常识都不懂,还来胡说八道什么“民主政治”呀!为什么中国当下的“民意”根本不在乎是否“一党制”呀?那是因为,中国历史和地理所形成的“政治国情”,根本不适应西方那套政治制度!
所以,人们也有理由认为,你之类人之所为“民主”、“多党政治”等,也只不过是在未染指政权之前之政治上的“瞒天过海”策略罢了。就你这类人在论坛上之以点带面、以偏概全之霸道蛮横言行,就足以证明:你们这类人上台之后,也同样是“一党专制”的另一翻版!那么,人们还不如留着自己已经熟悉了的、为中国今天之繁荣昌盛做出了绝对贡献了的、稳定的“共产党”,即使尚不尽人意!但,正如香港所说“做生、不如做熟”那样,总比你们好得多!起码中共更比你这几个闭门造车的人更了解中国国情!所以,中国绝大多数民意,根本就无所谓是否“一党专制”!国家强、人民好、社会稳定就成!

2,而“稳定压倒一切”就是当前绝对的国家“民主政治”之民意!而你随意夸大其辞的所谓的“超过国防预算的维稳经费”又怎么样?还就得用来随时预防、对付和反制着你之类时刻都欲煽动推翻国家政权、分裂国家领土、助纣为虐帮着西方列强来侵犯中国和心理利益的疑似内奸们!知道吗?这就是当前中国绝大多数民意之拍手称快之“超过国防预算的维稳经费”!根本无需跟你之类极少数的国家敌对势力“解释”什么!为什么要浪费口舌地跟你之类不可理喻的国家敌对势力“解释”那些“超过国防预算的维稳经费”呀?那不是笑话吗?
而且,我也反问你:你又跟大家、甚至跟共产党“解释”过你那么多“逢中必反”、“逢共必抗”的“超过国防预算经费”之来源和开支了吗?哈哈哈,你不也根本没跟你的政治对手“解释”什么吗?那么,人家又有什么“法定”责任,还得对你“民主”呢?哈哈哈,你都根本无法自圆其说!说话逻辑,自相矛盾!毫无说服力!只知道双重标准地强调自己的“知情权”,而却不让别人有对你的“知情权”!荒唐好笑!
东田. 发表于 2014-4-7 21:22


1,我绝对比你这类从来没有生活过大陆的人,更为感受和了解大陆!
——信口雌黄!请打开51博客《夕阳余辉》,看看鄙人何许人也。  

2, 共产党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正式地提出过你所捏造的所谓共“产党就是靠反对一党专制夺得政权的”。
——请网上搜索《 历史的先声》,瞧瞧共产党当年是如何狂热鼓吹民主自由,疯狂反对一党独裁的。黑纸白字,铁证如山!

3,你那么多“逢中必反”、“逢共必抗”
——血口喷人!难道你没有看见鄙人倒薄挺温,谨慎看好18大以后的改革前景,以及支持中共政府关于乌克兰事件的立场等帖子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6 11: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只是一种制度,不是长生不老药,世界上没有完美,只有相对先进。那些伪民主国家的局面原因复杂,傻子都知道不能一概而论。抓住这个论点不放的不过是另有目的。真的希望中国好的,不会这么说。中共初期之所以能够得那么一小点天真知识分子的心,打的就是民主的旗号。民主的确是好东西,但看背后是谁在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6 11: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讨厌汉奸 发表于 2014-8-10 20:37
叫嚷民主的人,绝大多数是想脱贫脱困的落魄人群,民主是最廉价的武器。真正民主国家政治人物和国民有口不离 ...

说得好!正说明了民主国家不需要叫嚷民主。要饭的都是肚子饿的,看医生的都是有病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12:3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强人的威权或集权统治可以获得一时的“稳定”乃至惊人发展,前苏联和希特勒都是典型案例,眼下中国的“崛起”也很了得。但历史证明:威权或集权统治无法实现长治久安和可持续发展,可考的例证众所周知,无须铺陈。而在威权或极权统治国家处于某种“临界点”时,怎样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持续发展?如何避免谁也不愿看到的社会动荡?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大而化之肯定不行。而历史证明:无论如何,类似穆巴拉克式的统治以及他曾经的“改革”决不是可选择的路径。□

2014年3月29日   

【参考资料索引】

1、杨光斌:几个流行的民主化理论命题的证伪

2、郑永年:民主政治与社会冲突

3、人民网:白俄罗斯总统称:乌克兰毁于经济崩溃和可怕的腐败

4、被腐败所笼罩的埃及社会

5、人民网:腐败藏在繁荣背后:一场不受约束的改革养肥埃及权贵族

6、阿伦•利普哈特:《民主的模式——36个国家的政府形式和政府绩效》(北京大学出版社)

7、应学俊:前苏联“亡党亡国”了吗?

8、应学俊:如此“盲人摸象”看中东动荡

9、应学俊:卡扎菲因“不听老美的话”而倒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30 13: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30 15: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独裁吃饭,民主买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6 08: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田. 于 2014-4-6 12:51 编辑

这类违反广泛民意之暴力违法抗法之伪“民主”事例,也只不过更好地再次证明了当年北京“六四”处理之正确无比、与世界普世价值接轨罢了!否则,中国不可能有今天只举世公认之发展成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6 18: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周二,邻居急匆匆的跑过来问看没看到他家那只公狗,说不见了,一定跑丢了。 俺没给他好脸。就是这只赖皮狗曾勾引俺家的小母狗“跟屁虫”。可就在这时,一个不可思议的奇事发生了:俺家失踪好几个星期的小母狗“跟屁虫”出现了,而且居然毛发无损!看来俺也得去教堂了。哪位网友给俺介绍介绍该去哪所?得谢谢go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6 19: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爱国侨胞

行了,楼主。很高兴得通知你:你上述那些种种举例,也根本无法撼动中国普遍“民意”为,根本不兴趣国家政局动荡的暴力伪“民主”!所以,中国百姓还是喜欢目前稳定“一党专制”的政局下,国富民强、国泰民安,稳定上学、工作、做生意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7 07: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爱国侨胞

行了,楼主。很高兴得通知你:你上述那些种种举例,也根本无法撼动中国普遍“民意”为,根本不兴趣国家政局动荡的暴力伪“民主”!所以,中国百姓还是喜欢目前稳定“一党专制”的政局下,国富民强、国泰民安,稳定上学、工作、做生意等!!!
东田. 发表于 2014-4-6 20:49



   1, 你怎么知道老百姓喜欢一党专制?共产党就是靠反对一党专制夺得政权的。

2,“稳定”?超过国防预算的维稳经费作何解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7 20: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田. 于 2014-4-7 21:38 编辑

回复 8# 爱国侨胞
回答你的问题:
1,那么,我也反问你:你又怎么知道人家不会根本不喜欢“一党专制”呢?我本身就是来自大陆的老百姓之一!就是“民意”之一!我在大陆出生、成长、受教育、工作过、有得意地时候、也有不得志的时候!我绝对比你这类从来没有生活过大陆的人,更为感受和了解大陆!我本人就可以跟你证明:中国的老百姓绝大多数并不关心“一党制”还是“多党制”!只关注国家政局稳定、发展、司法改善、管理上公平就成。正所谓“家和万事兴”!根本就不喜欢你们这几个人所鼓吹那套让国家政局动荡、国土分裂、人民无法安心谋生过日子假民主!而且,大陆人的绝大多数“民意”还就是特别讨厌你们这类香港街头“逢中必反”、“逢共必抗”的伪民主政客!这就是中国的绝对“民意”!这也正是为什么,你们搞了这么多年的所谓“六四纪年”每况愈下、搞那么多所谓的“民主运动”等闹剧,到头来,却还是让众多来自大陆的移民们嗤之以鼻之所在!你们连这么个大陆的基本“民意”都没有搞清楚,还来成天闭门造车地自淫自乐干什么呀?你连在北美中的移民华侨中,也根本占据不到绝对性的“民意”!还能代表什么呀?
“一党专制”又怎么样?只要它从根本改变了国家贫穷落后挨打的局面,只要它最终能让国家强大、国民受益、国土不被分裂,就成!而目前中国之”一党专制“政权还恰恰做到了!起码,中国今天之国泰民安、国势强盛之今天,不是孙中山、也不是蒋介石、也不是蒋经国、也不是司徒华、也不是陈方安生、也不是李柱铭等假民主政客搞出来的吧???哈哈哈,尽管国家建设得还并非尽善尽美!但事实证明:它比当年的国民党政府好、比你成天来之类画饼充饥的空中楼阁的假民主政治来得实在得多吧?!
所以,就得反问你:你又凭什么根据认为中国的百姓“民意”都想颠覆中共政权而去选择走前苏联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政局动荡生活呢?整个就一厢情愿、闭门造车的荒唐笑话!

另外,我想提醒你的是:共产党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正式地提出过你所捏造的所谓共“产党就是靠反对一党专制夺得政权的”。所以,你这一派胡言,就已经说明了:你根本就不懂共产党的历史。所以,你也只能是拍脑袋地瞎蒙胡编地到处歪曲误导着人们而真正的历史事实是:当年陈独秀的年代,本来共产党是一厢情愿地讨好国民党,欲图分享国家政权政治的。然而,他们太幼稚了,不知道中国政治残酷排他性。结果,当国民党反过来清算屠杀中共了,中共才幡然醒悟过来,知道必须建立自己的武装之重要性!那年头,有枪就是草头王!所以,中共在弱小的初期,即以推翻前国民政府并取而代之为其根本之政治目的!根本就不存在你你所谓的“共产党就是靠反对一党专制夺得政权的”!即使是一时策略上之政治需要,那也只不过是战略战术之需要罢了!你连这么点政治手腕之常识都不懂,还来胡说八道什么“民主政治”呀!为什么中国当下的“民意”根本不在乎是否“一党制”呀?那是因为,中国历史和地理所形成的“政治国情”,根本不适应西方那套政治制度!
所以,人们也有理由认为,你这类人之所以成天打着伪“民主”的幌子,高呼几句伪“民主”、“多党政治”诉求口号等,也只不过是在未染指政权之前之政治上的“瞒天过海”策略罢了。就你这类人在论坛上之以点带面、以偏概全之霸道蛮横言行,就足以证明:你们这类人上台之后,也同样是“一党专制”的另一翻版!那么,人们还不如留着自己已经熟悉了的、为中国今天之繁荣昌盛做出了绝对贡献了的、稳定的“共产党”算了。即使尚不尽人意!这就,正如香港所说“做生、不如做熟”那样,总比你们好得多了!起码中共更比你这几个闭门造车的人更了解中国国情!所以,中国绝大多数民意,根本就无所谓是否你所谓的“一党专制”!只要国家强、人民好、社会稳定就成!

2,而“稳定压倒一切”就是当前绝对的国家“民主政治”之民意!而你随意夸大其辞的所谓的“超过国防预算的维稳经费”又怎么样?还就得这么“预算”着,用来随时预防、对付和反制着你之类时刻都欲煽动推翻国家政权、分裂国家领土、助纣为虐帮着西方列强来侵犯中国和心理利益的疑似内奸们!知道吗?这就是当前中国绝大多数民意之拍手称快之“超过国防预算的维稳经费”!根本无需跟你这类极少数的国家敌对势力之徒有什么“解释”之必要!为什么要浪费口舌地跟你之类不可理喻的国家敌对势力“解释”那些“超过国防预算的维稳经费”呀?那不是笑话吗?
而且,我也反问你:你又跟大家、甚至跟共产党“解释”过你那么多“逢中必反”、“逢共必抗”的“超过国防预算经费”之来源和开支了吗?哈哈哈,你不也根本没跟你的政治对手“解释”什么吗?那么,人家又有什么“法定”责任,还得对你“民主”呢?哈哈哈,你都根本无法自圆其说!说话逻辑,自相矛盾!毫无说服力!只知道双重标准地强调自己的“知情权”,而却不让别人有对你的“知情权”!荒唐好笑!

点评

请立即自动回国同呼吸共命运。因为在你热爱的制度下,各种乱象是必然出现的千秋万代的。你为什么逃避最后的成果享受来祸害我们这些伪民主同胞  发表于 2015-3-6 11: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7 21: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田. 于 2014-4-7 22:21 编辑

回复 10# 爱国侨胞
1,呵呵,什么“看看鄙人何许人也”!你这类人,就总是喜欢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无非就是“反共”疑似被“通缉”非法国际“盲流”呗!又能说明了什么呢?能代表中国绝大多数百姓之“民意”啦?笑话!那几个所谓“民运分子”的什么王丹、吴二开席等之流,出来之后,成天说自己代表“民意”等。嘿,怎么不问问我种类人之“民意”呀!你是“何许人也”又怎么样!本草民就最看不上那些政治靠“吃里爬外”地领着西方反华势力的“人工”,靠着成天颠倒是非黑白胡说八道之徒了! 难道即便算你是“何许人也”,就很重要了吗?就很吓人了吗?就影响这么个就事论事地正常辩论了!哦,何者你是“何许人也”之名人,就把咱哥给下得缩回去啦?笑话!就你那一连串根本无法自圆其说的站不住脚的狡辩,本草民根本就不可能把你“供奉”为什么“何许人也”!即便你是误导了赵紫阳倒霉的其“政治秘书”的话,那更是垃圾一个!

2, 哈哈,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认真看到我上面的说法了吗:中国政治就是这样,只要最终发现中国的国情不适应,即使一时政治策略上需要让步过,一旦实现政治目的,就完全可以按照最适合国家最大国情利益来做!也正如你种类一样:你现在闹着“民主”,也只不过是幌子!一旦政治上利用“民意”达到了自己的政治目的之后,你也同样是另版之“一党专制”!那么,同样是“一党专制”,你又有何德何能让大家信服你、忽悠着另一番“一党专政”呀??哈哈,

3,无论你写过什么、又如何“拥共”过,只要你是试图变相兜售那中国国情所根本不是适应的所谓“多党制”,欲颠倒黑白的说当年之“六四”,本草民就得多嘴戳穿和驳斥!不怕跟你辩论!管你是“何许人也”!

点评

不学无术。  发表于 2015-3-6 11: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7 22: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爱国侨胞
1,呵呵,什么“看看鄙人何许人也”!你这类人,就总是喜欢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无非就是“反共”疑似被“通缉”非法国际“盲流”呗!又能说明了什么呢?能代表中国绝大多数百姓之“民意”啦?笑话!那几个所谓“民运分子”的什么王丹、吴二开席等之流,出来之后,成天说自己代表“民意”等。嘿,怎么不问问我种类人之“民意”呀!你是“何许人也”又怎么样!本草民就最看不上那些政治靠“吃里爬外”地领着西方反华势力的“人工”,靠着成天颠倒是非黑白胡说八道之徒了! 难道即便算你是“何许人也”,就很重要了吗?就很吓人了吗?就影响这么个就事论事地正常辩论了!哦,何者你是“何许人也”之名人,就把咱哥给下得缩回去啦?笑话!就你那一连串根本无法自圆其说的站不住脚的狡辩,本草民根本就不可能把你“供奉”为什么“何许人也”!即便你是误导了赵紫阳倒霉的其“政治秘书”的话,那更是垃圾一个!

2, 哈哈,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认真看到我上面的说法了吗:中国政治就是这样,只要最终发现中国的国情不适应,即使一时政治策略上需要让步过,一旦实现政治目的,就完全可以按照最适合国家最大国情利益来做!也正如你种类一样:你现在闹着“民主”,也只不过是幌子!一旦政治上利用“民意”达到了自己的政治目的之后,你也同样是另版之“一党专制”!那么,同样是“一党专制”,你又有何德何能让大家信服你、忽悠着另一番“一党专政”呀??哈哈,

3,无论你写过什么、又如何“拥共”过,只要你是试图变相兜售那中国国情所根本不是适应的所谓“多党制”,欲颠倒黑白的说当年之“六四”,本草民就得多嘴戳穿和驳斥!不怕跟你辩论!管你是“何许人也”!
东田. 发表于 2014-4-7 22:18


1,“何许人也”的意思是“什么人”,不含褒贬之意。无的放矢!

2,尔等“政治策略“乃欺世盗名的可耻的”政治手腕“!

3,请举出鄙人逢中必反的例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8 09: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田. 于 2014-4-8 23:43 编辑

回复 12# 爱国侨胞
1,“何许人也”的意思是“什么人”,不含褒贬之意。无的放矢!
答:既然是讨论某个政论问题,那就得就事论事针对性地拿出事实依据、拿出理论依据来辩论呗!有什么必要东拉西扯地说些与所讨论的主题毫无关联事情呢?你没事干地特别强调地想本草民知道你之“何许人也”,无非就是想告诉我:你的来头不小,曾经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等,对吗??难道这种政治背景就会影响我、吓退了我欲驳斥你胡说八道的歪曲误导本质吗?笑话!

2,尔等“政治策略“乃欺世盗名的可耻的”政治手腕“!
答:如果你说人家是“欺世盗名”的话,你这类人一直在这里颠倒黑白、无中生有的捏造,不就更加是“乃欺世盗名的可耻的”吗?请你告诉大家:世界上有哪一位政治人物不搞“政治手腕”呀???你种类假货赝品“民主”政客,不也天天在这里卑鄙无耻的耍着“欺世盗名”的“政治手腕”吗?我给你数落一下你这类卑鄙无耻的“欺世盗名的政治手腕”:第一,明明当年“六四”历史事实过程,就是:和平闹事、进而闹大、包括赵紫阳在内中央人物先后“先礼后兵”地、进而闹大遍及全国、瘫痪整个交通及国事活动、暴力违法违抗戒严令、围殴血腥烧杀军人军车等,然后,才出现的国家被迫严厉执法。而这一切,如果换作美国的西方国家之执法,早就开枪镇压了!第二,明明是整个国家的当前主流“民主”根本不在乎是否“一党专制”、明明整个大陆内地人包括来自大陆移民海外的华人至整个绝大多数的“民意”也根本不在乎是否“一党专制”,而是想绝对政局稳定地好好发展相当一段时间,以免西方列强把跟中国之距离来得更远、进而军事政治上威胁侵犯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而你这类人,就成天来这里强行歪曲误导着“民意”。就想中国倒霉、垮台、贫穷落后等!这整个就已经是“欺世盗名”之无耻卑鄙!第三,每说到“六四”,就只提“屠杀”,却不提被“屠杀”之根本原因!却不提美国、北非、泰国、乌克兰之军警也同样“屠杀”之普世标准!第四,一提道“民主”制度,你们就不敢涉及印度、墨西哥、秘鲁、菲律宾等世界上众多失败得贫穷落后了“N”年的假民主!却还想中国去模仿!第五,一提到“一党专制”,就一点也不提到中国在中共统治这么多年里所不断实现的强国梦。却只提这个不好、那个不是!整个就是在这里“欺世盗名”伪“民主”真“一党专制”之卑鄙无耻!
所以,谁能保证你这类人打着“民主”的幌子上台之后,不照样是另外一番横行霸道之“一党专制”呀?人们就得好好地告诉你这类人:对付你种类属于国家政治敌对势力,在中国就必须绝对“一党专制”!采用严厉的“政治手腕”对付!绝对不能“慈悲为怀”!这就是国家政治!没看到美国等西方列强是怎么对付其国内之政治“恐怖分子”的吗?


3,请举出鄙人逢中必反的例子。
答:还用找“例子”吗?我本人现在正在戳穿和驳斥你的就是最好的“逢中必反”之例子!以及我上面所列举的种种!你种类人,通过非法“人蛇”偷渡集团,“盲流”出来之后,拿着西方“逢中必反、逢共必抗”的人发的工资,也不必懂英语,也不必打工,然后,成天鸡蛋里挑骨头地在这里颠倒黑白地歪曲误导。还好意思指责任何反驳你、跟你政见不同的人为所谓“五毛”等。你不就更加是伪“民主”之“五毛”吗??笑话!

点评

已开始语无伦次了。  发表于 2015-3-6 11: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8 11: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爱国侨胞
1,“何许人也”的意思是“什么人”,不含褒贬之意。无的放矢!
答:既然是讨论某个政论问题,那就得就事论事针对性地拿出事实依据、拿出理论依据来辩论呗!有什么必要东拉西扯地说些与所讨论的主题毫无关联事情呢?你没事干地特别强调地想本草民知道你之“何许人也”,无非就是想告诉我:你的来头不小,曾经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等,对吗??难道这种政治背景就会影响我、吓退了我欲驳斥你胡说八道的歪曲误导本质吗?笑话!

2,尔等“政治策略“乃欺世盗名的可耻的”政治手腕“!
答:如果你说人家是“欺世盗名”的话,你这类人一直在这里颠倒黑白、无中生有的捏造,不就更加是“乃欺世盗名的可耻的”吗?请你告诉大家:世界上有哪一位政治人物不搞“政治手腕”呀???你种类假货赝品“民主”政客,不也天天在这里卑鄙无耻的耍着“欺世盗名”的“政治手腕”吗?我给你数落一下你这类卑鄙无耻的“欺世盗名的政治手腕”:第一,明明当年“六四”历史事实过程,就是:和平闹事、进而闹大、包括赵紫阳在内中央人物先后“先礼后兵”地、进而闹大遍及全国、瘫痪整个交通及国事活动、暴力违法违抗戒严令、围殴血腥烧杀军人军车等,然后,才出现的国家被迫严厉执法。而这一切,如果换作美国的西方国家之执法,早就开枪镇压了!第二,明明是整个国家的当前主流“民主”根本不在乎是否“一党专制”、明明整个大陆内地人包括来自大陆移民海外的华人至整个绝大多数的“民意”也根本不在乎是否“一党专制”,而是想绝对政局稳定地好好发展相当一段时间,以免西方列强把跟中国之距离来得更远、进而军事政治上威胁侵犯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而你这类人,就成天来这里强行歪曲误导着“民意”。就想中国倒霉、垮台、贫穷落后等!这整个就已经是“欺世盗名”之无耻卑鄙!第三,每说到“六四”,就只提“屠杀”,却不提被“屠杀”之根本原因!却不提美国、北非、泰国、乌克兰之军警也同样“屠杀”之普世标准!第四,一一道“民主”制度,就不提印度、墨西哥、秘鲁、菲律宾等世界上众多失败得贫穷落后了“N”年的假民主!却还想中国去模仿!第五,一提到“一党专制”,就一点也不提到中国在中共统治这么多年里所不断实现的强国梦。却只提这个不好、那个不是!整个就是在这里“欺世盗名”伪“民主”真“一党专制”之卑鄙无耻!
所以,谁能保证你这类人打着“民主”的幌子上台之后,不照样是另外一番横行霸道之“一党专制”呀?人们就得好好地告诉你这类人:对付你种类属于国家政治敌对势力,在中国就必须绝对“一党专制”!采用严厉的“政治手腕”对付!绝对不能“慈悲为怀”!这就是国家政治!没看到美国等西方列强是怎么对付其国内之政治“恐怖分子”的吗?

3,请举出鄙人逢中必反的例子。
答:还用找“例子”吗?我本人现在正在戳穿和驳斥你的就是最好的“逢中必反”之例子!以及我上面所列举的种种!你种类人,通过非法“人蛇”偷渡集团,“盲流”出来之后,拿着西方“逢中必反、逢共必抗”的人发的工资,也不必懂英语,也不必打工,然后,成天鸡蛋里挑骨头地在这里颠倒黑白地歪曲误导。还好意思指责任何反驳你、跟你政见不同的人为所谓“五毛”等。你不就更加是伪“民主”之“五毛”吗??笑话!
东田. 发表于 2014-4-8 10:33


1,无非就是想告诉我:你的来头不小
——老弟说鄙人不是大陆人,我的博客里有自我介绍。“何许人也”让你产生误解,很抱歉!或许用“何方人士”较为恰当。

2,整个大陆内地人包括来自大陆移民海外的华人至整个绝大多数的“民意”也根本不在乎是否“一党专制”

——你做过调查统计?只要求有饭吃,不需要民主自由,那跟猪的要求有何区别?另外,一党专制那么好,又国富民强,老弟又何苦离乡背井来北美受资本家的压迫剥削呢?

3.你种类人,通过非法“人蛇”偷渡集团,“盲流”出来
——老朽是合法的家庭团聚移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8 22: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田. 于 2014-4-9 00:26 编辑

回复 14# 爱国侨胞

第一个问题和第三问题,大家可以不再纠缠!
然而,就第2个问题而论。

1)我也反问你:难道你就“做过调查统计”了吗?那么,我跟我的家庭以及那么多的朋友,怎么就没有“被调查过”呀?如果你也根本没有“调查统计过”的话!我是否可以判断你已经在毫无事实根据地捏造“民意”并强奸了“民意”呢?如果这一质问的结果,是肯定的话,那么,我所一直戳穿和驳斥你这类人之假货赝品的伪“民主”也总该是有了事实根据、而非空穴来风了吧?!呵呵

2)另外,我还想问反质问你:难道“不需要民主自由,那跟猪的要求有何区别”了吗?这不正是你这类那种虚伪霸道的假货赝品“民主”地强奸你的“意志”给别人,又是什么呢?难道非得听信你所兜售的那些华而不实的伪“民主”才算是“民主自由”吗?难道普罗大众追求政局安定、国泰民安的生活、而根本就拒绝你的那些根本没有说服力之假民主真专制独裁的谬论,就是“那跟猪的要求有何区别”吗??那不正是你的无知而肤浅无知而羞辱了绝大多数的“民意”了吗?!你这么个无知没水平、不讲道理的说话方式,还想来这里论理辩论?那不是笑话吗?!再则,谁又承认过你所成天胡说八道的这些华而不实的谬论就是真正的“民主”了呢?难道你取名叫作“民主”,就等于你就是真“民主”啦?就不是制假贩假啦?那么,是否我取名为“上帝”,我就是“上帝”了呢???哈哈哈!

3)还要反质问你的是:难道移民就只能是你强加给别人的那么一个“原因”只为逃避“一党专制”和“国富民强”吗?荒唐的笑话!难道我不可以因为这里国家幅员辽阔且人口少以及空气新鲜,还有管理先进,以及其所处的独特北美地理位置而来吗?即使被“剥削压迫”也心甘情愿,你又怎么样呢?反正,大陆移民中之绝大多数,还真的并非为你所捏造所谓的“民主自由”的政治目的而来!

4)另外,你又怎么知道我本人不曾后悔、甚至也想回流,只是没人再肯聘请我以及我的家人所致呢?笑话!你那些所谓的“民主自由”之钻政治牛角的谬论,之所谓无法让人信服,正是你这类欲将复杂的问题简单话地以捏造杜撰歪曲事实的方式去误导人们,而根本无法说服别人!你以为人们的脑子是那么容易欺骗的呀??笑话!

5)我也再反问你:如果你为逃避“一党专制”只是为了“民主自由”的话,那么好了,你怎么不移民到印度、菲律宾、孟加拉、前苏联解体后分裂出来的众多“民主自由”的国家去呀。世界上“民主自由”国家还多了去了,什么墨西哥、巴西、秘鲁、玻利维亚、洪都拉斯、厄瓜多尔等。你怎么不往那边移民呀???你能回答这些问题而自圆其说吗??那么好,又国富民强,老弟又何苦离乡背井来北美受资本家的压迫剥削呢?

6)我还要再质问的是:难道中国目前之“一党专制”下,人们就只有“饭吃”而没有其它更多的东西“自由”、甚至你所说“言论自由”等啦?如果是的话,我就奇怪了:现在国人那么多人可轻松自由地全世界旅游、做生意、移民等来去自由;国内网上你论坛也可以随意言论评论国家的政治问题(当然,也跟美国一样,不允许任何的政治上旨在推翻国家政权制度的问题)等,难道这些不是“民主自由”之进步、改善等了吗?难道这就可任由你所夸大其辞地羞辱为“猪”啦?那么,你这类人也太蠢得跟“猪”一样了吧!

你有本事能逐条回答我的上述问题吗?我要的是摆事实、讲道理的回答!而不是骂骂咧咧捏造虚构之敷衍!

如果“一党专制”下,国民是充分受益到“民主自由”的,那么,即便任由你所为捏造羞辱的“跟猪一样”又怎么样呢?还用得着你这类在国内绝大民意中属于人神共愤之伪“民主”政客操心吗?呵呵呵呵,自作多情!

最后,还得再次提醒你是,中国的现实国情就是这样:你可以不喜欢、甚至厌恶中国的“一党专制”而离开它!移民走人!然而,中国的国情就只能适应“一党专制”的制度!所以,你我都可以“背井离乡”地走人,就跟当年离开自己的贫苦的农村老家似的!然而,你还就得接受你一时、甚至是长期不能“推翻”老家那套东西的现实!这一说法,也同样可以套到中国的国情上!

另外还有国内绝大多数的“民意”就是:即使大家都不喜欢共产党的“一党专制”,然而,也绝对不会接受你种类香港街头“长毛”伪“民主”政客之国情外行政党来瞎折腾和动荡搞“试验田”!我不是一早就说过了吗?你这类人,先别说你在中国大陆内会否有“民意”,即使放在加拿大的华人中投票,你也根本不会占有绝大多数的“民意”!而且,你还会相当失望!这就是你这类人根本不自量之所在!你们每年之“六四纪年”活动之每况愈下,就已经足够说明了问题!然而,相反,也许本草民这类人的“民意”还会远胜于你!

点评

长而无当。废话。  发表于 2015-3-6 11: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