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渥太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温度感觉: -2°
  • 实时天气:温尼伯
    温度感觉:
楼主: 正义者

潜伏了9年半的‘中国间谍’站了出来 ____ 移民警世录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 23: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7# 正义者

一登陆多伦多,就发现很多怪事。电话被监听,上不了网等等都发生了。  当时一起交的电视和上网的费用,电视可以看,但网就是上不了。

。。。。。。。。

可令人气愤的是,罗杰斯公司不仅没有解决上网问题,还把电视信号也给停了。  收了钱,却不提供服务,真不知道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后来,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恢复了电视信号,但还是上不了网并告诉我,他们不支持中文平台。  我只好花3百多加币买了当时(2001年)最先进的英文原版Windows 2000.  装上后还是上不了网。  这时,我在社区又认识了一个学电脑专业的朋友,他来加前一直在国内一家合资企业从事电脑工作;听了我的情况,他说可以帮我看一下。  看过后,他对我说,你的电脑软件,硬件都没问题,是罗杰斯公司网关没给你开。  而且还告诉我他就是用中文平台上网。  当时真的不知道罗杰斯公司为什么要这样做。
幸运的是来加拿大一年后,一切不幸的原因都有了答案。

我知道他应该为加拿大情报部门工作,因为他直接参与了调查工作。  而且,当他和另外一个人去中国调查我的时候,我的父母和弟弟们还在酒店请他们吃饭,

他们是应国务院侨办的邀请去国内参加一项活动。  真的很有讽刺意义,花共产党的钱去调查是否有其派到加拿大的间谍。  我不知道他是否是双面间谍,但前国务院侨办陈主任来多伦多的时候,他陪陈主任同桌吃饭。



这个陪侨办陈主任的,不知胡诌八扯什么,惹出麻烦。:thumbd:

“那些人”最多不过是监视你,如果要追杀你,估计已经杀了你十遍以上了。

既然十次追杀,都失败了,你定是如同唐憎之类的特殊人物,自会有人暗中保护你,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01: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13 01:36 编辑

(续前)

其次,这些组织还动用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下毒。  以前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报道,有一个移民,在他爱人送孩子上学走后,吃完早饭就死了。  还有一个移民在喝完传教士给的圣水后,当着爱人的面,就在自家阳台上跳楼自杀了。  而我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相似的历程,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以下的事情会发生在加拿大。


一天上午,无意间发现自己小便便血。  心里感到很害怕,不知发生了什么,更主要的是不知该怎么办。  回国吧,当时连买机票的钱都没有。  在这里的医院看吧,万一这些组织再和医生串通一把,搞点阴招,说不准小命就没了。  而这些组织的拿手好戏就是使用阴招。  为什么这样说呢?  有一次发现右前臂上有一块上面提到的灼伤,就去诊所看医生,想拿个证据。
可当天只是护士看了看,登记一下,就告诉我,需要等一个月才能见到专科医生。  尽管我怕那个伤在30天后好了,但也没办法,时间不能提前,只好等。  一个月转眼间就过去了,我按约定时间到了 诊所。  而那个专科医生在看完伤痕后,说了一句令我大吃一惊的话:“我什么也没看见”。  这不是瞪着眼睛说瞎话吗,伤的颜色和30天前一样,没有变浅。  如果护士看不到,他能安排我见专科医生吗?  那么护士能看到,为什么医生看不到?  特别是来的前一天,还有邻居来看我,我还求他帮忙拍了照,能够清晰地显示那个伤痕。  于是,我冷静地对那个医生说,请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写下来。  不知监视我的组织和他说了我什么,但他没敢把他说的话写下来。  我心想,他要是写下来,也是一个参与迫害的证据。  我可以拿着它去给电视台的记者看,同时让记者再看一下清晰可见的伤痕。  让他曝光,他没有医德,不配做医生。  当我出来经过登记处时,那个监视我的人告诉护士,说我CRAZY.  真的很搞笑,我CRAZY,他们还怕我拿证据干嘛?  虽然那个伤在两年前彻底消失了,但拍的照还在,有据可查。  书归正传。  到了那天中午,小便正常了。  心想,还是我奶奶厉害呀,小时候总对我说,我是天养活,福大命大,真给说着了。  下午把早上吃剩的两个葡萄柚(一共买了4个,早上吃了两个)给吃了,没吃别的。  不久,又开始小便便血。  但这回知道原因了也就不怕了。  其后,不再吃葡萄柚也就不便血了。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哪?

原来,自从我发现他们下毒,报警后警察不管,我就不再做饭、炒菜了。  我不可能啥也不干,每天在家看着油、盐、酱、醋。  更不可能每天把它们走哪带到哪,像那个女警察说的那样。  几年来都是靠在外面买着吃。  但不吃蔬菜,只吃面包,饼干和罐头是不行的,还要吃点水果或喝点果汁,以补充维生素C。  那么,那一段时间,我就是靠每天吃几个葡萄柚来维持的。  而这对于监视我的组织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  可是能在大超市里下手,还是让我始料不及和感到恐怖的。  我本以为大超市是安全的,那么多人去买东西,坏事怎么能那么巧就让我摊上。  可是它偏偏真的发生了。  现在想起来,也是,如果不在我买东西的超市下手,还真没有其它机会。  因为,我现买现吃,吃剩的就随身带着,怎么下手。 尽管我防范如此严密,还是时不时中招。  真的像那个香港管工告诉我的那样:“防不胜防”。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11: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9# 有点一本正经

“这是真的?就是说楼主在加拿大主流社会都挂名了的人物啊?这皇家骑警怎么不联系华社社工什么的来帮助他呢?可能是他的举动还没有能够给加拿大的名誉真正造成损害吧,他在国会山前站着抗议,旁人一听他的故事就知道这人是精神走火入魔的,最多同情一下。否则这皇家骑警能不管吗?他要真的能够说出点被迫害的真实事实来,早被送精神病院去了,会让他在国会山这么瞎晃荡吗。现在这样让他去把自己搞成别人的笑料。”

看你说的,是在诋毁加拿大呀。  我告诉你吧,真正的加拿大人和你这种华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想一想,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国家都排华吧)。 他们认为我是在帮加拿大并对我表示支持,包括皇家骑警。  其中一个执勤的骑警对我说,中国人就怀疑成是间谍;中东人就怀疑成是恐怖分子;  这对这些人和加拿大都是不公平的。  另一个骑警还对我说,过几天他来支持我。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把他的电话给你,你可以直接打给他,确认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3 12: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唐人公社8x8.ca 于 2011-1-13 12:31 编辑

试试搬到加拿大农村居住,估计不会再被监视跟踪了。

在偏僻的地区,买个几百亩或千亩优质耕地,配备先进的农业机械,房子要盖在离路边150米以上,这样视野宽阔一些,还担心不安全,就养一些狼狗,并在屋顶上架一挺塑料仿真重型机关枪,枪口面向路边私家车道入口处,农场路边每隔100米插一块牌子:私人领地,擅闯者格杀勿论!

考虑到你温莎有房,建议你选离温莎50公里左右的利民屯Leamington,不算偏,还能打理你温莎的物业。要是卖掉温莎物业,另选更偏地方也不错,例如靠Hudson湾的地方,大约多伦多北边800多公里。

情治机构绝对找不到马仔愿意跟踪到鸟不拉屎的农村。你就在那放心过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不闭户的好日子吧。

别再去想你是老大,神马玉皇大帝的转世灵童,林彪老二,毛泽东老三,就当自己是一个农夫,靠辛勤耕种养活自己,给其他大农场主打工也行,保准你活得很充实。

你前半辈子吃了一辈子中国农民种的粮食,下半辈子又吃了10年白人种的粮食,虽说你用你喜欢从事的其它劳动换取了养活你的粮食,不算寄生虫,但余生能用自己种的粮食养活自己,并卖掉多余的粮食养活其他地球人,就算是还粮食债吧,你会有不枉此生的自豪感,玉皇大帝也会为你欣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3 13: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啊,新版《狂人日记》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18: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0# 不是故意


谢谢夸奖。  我只不过是想通过我的经历,让移民警觉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3 18: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致看了一下,
我突然觉得我有必要郑重声明:
我在加拿大没有检举过任何华人,
没有参与迫害过任何华人及华人组织,
这事你们问一下唐大师就知道了,
他被皇家警察迫害跟我无关,
我并没有告他,
也没有去加拿大谍报机构告密。

正义者,咱们在加拿大不容易,
就别乱怀疑别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4 00: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14 00:50 编辑

(续前)

由于这些组织的迫害,找工作对我(一个工学硕士)来说已成了一种奢望。  特别是,尽管在2003年参加了自雇培训(当时班里就我一个中国人)后,在2004年初就注册了自己的有限公司,但也根本无法运作。  因此,买了房子后,为了供房和生活,就只好去打勒脖工(也是线人介绍我去的),这就为他们下毒创造了有利条件。  因为,一方面,需要带午饭,而这个饭只能放在休息室里,是不允许带进工作场所的。  后果可想而知。  我保留了一张中毒后的第二天(2008年6月18日)拍摄的照片,可以清楚地显示脸部和脖子肿胀的情况。  另一方面,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路程又远,回到温莎基本上就是午夜了。  这时的大型超市就只有A & P一家还在营业,真的是蝎子巴巴—— 独(毒)一份。  因此,我别无选择,只能在那个超市购买食物和果汁。  这就无形中增加了我中招的几率。


    一天夜里,接近午夜12点吧,我正在挑选果汁,忽然有一点响动,我好生奇怪,因为我进来时没见到任何其他顾客,就回头看了一眼。  真可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发现有一个人躲在十米开外的货架子后面,正贼头贼脑地向我这观望。
看到我发现他了,就慌忙地溜走了。  后来租我房子的一个房客(我不能确认他是否真是便衣警察,就像他告诉别人的那样,但至少是一个线人)给我解释说,那个人是在抓小偷。  这种解释显然是说不通的。  那个超市的监控系统,不要说是在夜深人静的午夜,店里没有几个顾客,就是在顾客较多的白天,也是能发现异常情况的。  那么,那个人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我判断,他是在观察我的购物习惯,如买什么样的果汁,特别是从那个位置取果汁等。  因为,尽管我经常买葡萄柚汁,但拿取的位置不同。  有时从前排拿,有时从中间拿,还有的时候从最后面拿。 而监控系统只能看到前排,中间和后排是看不到的。
所以这个组织利用不了监控系统就只好派人来观察了。  或许他们那时还不想把所有的葡萄柚汁里都下毒。  很显然,如果你偷,不论你从哪排拿,只要你放到包里,监控系统都会发现的。  根本就不用躲在货架子后面来抓了。  经过他们的辛勤、努力工作,终于又有效果了——我再次中招。

有一天,付完款后,由于太渴,就坐在店内为顾客准备的椅子上,把刚买的葡萄柚汁全喝了。  回家时,刚走到所租房子的后院,毒药就发作了。  从喝完果汁到发作,大约也是20分钟,很有规律的。  好在离家很近了,就咬着牙,拖着一条麻木的腿往前走。  还没到家门口,药力就失效了,我也就没事了。  由于每次发作都没在心脏上,使我能一次次死里逃生。  这正是我比那些莫名其妙地死亡的人幸运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我的心脏比较特殊吧。  在国内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我心脏像小孩的,比较小但搏动非常有力。

经过数次亲身体验,我知道,这种能够致命的毒药在服后大约20分钟左右发作,可持续近一分钟,如果没死也就没事了。
换句话说,它在体内发生完化学反应后,也许就不存在了。  这很可能就是发现不了为何某些移民莫名其妙地死亡的原因,因为死后,其体内已经没有毒药了。

最使我感到困惑不解的是,这些组织是如何保证只有我,买他们下了毒的食物或果汁,而不是其他顾客。  据我所知,在温莎的一个蘑菇厂,有三个工人接二连三、莫名其妙地死亡了。  不能确认但有这种可能,他们在大超市里买了已被下毒的食物或果汁,然后吃或喝了它们,导致死亡。  那么,还有多少类似的,我不知道的在温莎莫名其妙地死亡的人哪?   真的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重视人权,认真的查处这类案件,以保证这种恐怖行为今后不再在加拿大境内发生。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4 11: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2# 新豬

理解你。  但我不会乱怀疑的,因为既没有那个必要,更不想为它扯上麻烦。  我在这里所说的线人,只要政府调查都会确认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4 18: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6# 野驰
"这个陪侨办陈主任的,不知胡诌八扯什么,惹出麻烦。:thumbd:"


他不是胡诌的,因为他在加拿大是有地位的。  他曾经告诉我。  他是政府官员,是检查官。  后来,他又告诉我,他已经是法官了。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职位。  但他确实获得过女皇奖章,不过不是像其他华人获得者那样有公开报道。  他是在一个小范围内,由一名省议员秘密授予的。  你问问他,为什么获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4 20: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哪里说过是加拿大政府要谋害我?” 你说谁会怀疑某人是中国间谍?当然是加拿大政府了。 抓间谍是政府的责任。

“只不过是提到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或线人自以为其背后的组织就是加拿大政府罢了。”既然你都知道他们跟政府没关系,他们整你就得是他们自己负责,那你去抗议stop persecuting immigrants是抗议谁呢?你到政府国会山去抗议,失去可以这些人吗?如果是这些人对你犯罪要谋杀你,你应该找的是警察,皇家骑警。让他们把这些人抓起来进监狱。你如果认为他们后面是个什么组织,得拿出你这么认为的事实根据来。否则警察也不可能相信有什么组织要谋害你。你甚至说不出这些所谓组织为什么要谋杀你的原因。世界上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更不要说无缘无故地谋杀谁了。谁吃多了撑的?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没有人会相信某些组织要谋杀你。你跟什么组织来往过有什么过节?你要说的出来倒有可能说服警察和我们大家。否则,大家都只会说你是被迫害妄想狂。


回复  有点一本正经

"现在又不说是加拿大政府要谋害你了,成了某个‘组织“了。"   看来你的眼睛是有点问题,不是看不见,就是看错。  我在哪里说过是加拿大政府要谋害我?  只不过是提到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或线人自以为其背后的组织就是加拿大政府罢了。  而实际上,他们充其量也就是个工具而已。  还不是好工具。   政府是民选的,如联邦政府、省、市政府等。  请看清楚后再发评论,谢谢。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2 20:0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4 21: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他们怎么不去把那些谋害你的人抓起来?呵呵。人家加拿大人都是很有教养的,很礼貌很来斯的,一定会把你哄得高高兴兴,更卖力地抗议,好让他们看笑话。当然肯定一些骑警是有正义感的同情移民处境的。他们都不会帮助你。因为你说的除了你自己谁都不会相信。

回复  有点一本正经

“这是真的?就是说楼主在加拿大主流社会都挂名了的人物啊?这皇家骑警怎么不联系华社社工什么的来帮助他呢?可能是他的举动还没有能够给加拿大的名誉真正造成损害吧,他在国会山前站着抗议,旁人一听他的故事就知道这人是精神走火入魔的,最多同情一下。否则这皇家骑警能不管吗?他要真的能够说出点被迫害的真实事实来,早被送精神病院去了,会让他在国会山这么瞎晃荡吗。现在这样让他去把自己搞成别人的笑料。”

看你说的,是在诋毁加拿大呀。  我告诉你吧,真正的加拿大人和你这种华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想一想,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国家都排华吧)。 他们认为我是在帮加拿大并对我表示支持,包括皇家骑警。  其中一个执勤的骑警对我说,中国人就怀疑成是间谍;中东人就怀疑成是恐怖分子;  这对这些人和加拿大都是不公平的。  另一个骑警还对我说,过几天他来支持我。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把他的电话给你,你可以直接打给他,确认一下。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3 11: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4 21: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也真够格儿的,这么多人在10年期间轮番追杀你都杀不死你。你是007啦,哈哈!人家那些正牌间谍,没有几个逃得过捕杀的。几年前不就有个俄罗斯前间谍叛逃到了美国,还是欧洲,反正他就给下毒了,他临死前在电视上大讲是俄罗斯报复他下的毒。很快他就死了。还有网上曾经盛传一篇文章叫做“海外除奸队在行动”,说的是中国叛逃到美国的前间谍怎样被谋杀了。他们都是受到美国国家保护的还是难逃一死。就你活得长啊,哈哈哈哈。。。

你真是太好玩了,真逗!


(续前)由于这些组织的迫害,找工作对我(一个工学硕士)来说已成了一种奢望。  特别是,尽管在2003年参加了自雇培训(当时班里就我一个中国人)后,在2004年初就注册了自己的有限公司,但也根本无法运作。  因此,买了房子后,为了供房和生活,就只好去打勒脖工(也是线人介绍我去的),这就为他们下毒创造了有利条件。  因为,一方面,需要带午饭,而这个饭只能放在休息室里,是不允许带进工作场所的。  后果可想而知。  我保留了一张中毒后的第二天(2008年6月18日)拍摄的照片,可以清楚地显示脸部和脖子肿胀的情况。  另一方面,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路程又远,回到温莎基本上就是午夜了。  这时的大型超市就只有A & P一家还在营业,真的是蝎子巴巴—— 独(毒)一份。  因此,我别无选择,只能在那个超市购买食物和果汁。  这就无形中增加了我中招的几率。
    一天夜里,接近午夜12点吧,我正在挑选果汁,忽然有一点响动,我好生奇怪,因为我进来时没见到任何其他顾客,就回头看了一眼。  真可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发现有一个人躲在十米开外的货架子后面,正贼头贼脑地向我这观望。
看到我发现他了,就慌忙地溜走了。  后来租我房子的一个房客(我不能确认他是否真是便衣警察,就像他告诉别人的那样,但至少是一个线人)给我解释说,那个人是在抓小偷。  这种解释显然是说不通的。  那个超市的监控系统,不要说是在夜深人静的午夜,店里没有几个顾客,就是在顾客较多的白天,也是能发现异常情况的。  那么,那个人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我判断,他是在观察我的购物习惯,如买什么样的果汁,特别是从那个位置取果汁等。  因为,尽管我经常买葡萄柚汁,但拿取的位置不同。  有时从前排拿,有时从中间拿,还有的时候从最后面拿。 而监控系统只能看到前排,中间和后排是看不到的。
所以这个组织利用不了监控系统就只好派人来观察了。  或许他们那时还不想把所有的葡萄柚汁里都下毒。  很显然,如果你偷,不论你从哪排拿,只要你放到包里,监控系统都会发现的。  根本就不用躲在货架子后面来抓了。  经过他们的辛勤、努力工作,终于又有效果了——我再次中招。 有一天,付完款后,由于太渴,就坐在店内为顾客准备的椅子上,把刚买的葡萄柚汁全喝了。  回家时,刚走到所租房子的后院,毒药就发作了。  从喝完果汁到发作,大约也是20分钟,很有规律的。  好在离家很近了,就咬着牙,拖着一条麻木的腿往前走。  还没到家门口,药力就失效了,我也就没事了。  由于每次发作都没在心脏上,使我能一次次死里逃生。  这正是我比那些莫名其妙地死亡的人幸运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我的心脏比较特殊吧。  在国内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我心脏像小孩的,比较小但搏动非常有力。 经过数次亲身体验,我知道,这种能够致命的毒药在服后大约20分钟左右发作,可持续近一分钟,如果没死也就没事了。
换句话说,它在体内发生完化学反应后,也许就不存在了。  这很可能就是发现不了为何某些移民莫名其妙地死亡的原因,因为死后,其体内已经没有毒药了。 最使我感到困惑不解的是,这些组织是如何保证只有我,买他们下了毒的食物或果汁,而不是其他顾客。  据我所知,在温莎的一个蘑菇厂,有三个工人接二连三、莫名其妙地死亡了。  不能确认但有这种可能,他们在大超市里买了已被下毒的食物或果汁,然后吃或喝了它们,导致死亡。  那么,还有多少类似的,我不知道的在温莎莫名其妙地死亡的人哪?   真的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重视人权,认真的查处这类案件,以保证这种恐怖行为今后不再在加拿大境内发生。
(未完待续)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4 00: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4 21: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这些所谓“中毒”体验其实都不过是人在某种心理暗示下的生理心理反映。特别是当一个人被恐惧和怀疑控制的时候,是肯定会有各种身体反映的。这就是为什么医学上有心为病因的说法。所以那些换忧郁症,强迫症的人需要治疗,否则会导致心脏病等等各类身体疾病。所以我建议你开始看医生,包括心理医生,吃抗抑郁药,否则你这样闹下去,不得病也会得病的。



(续前)由于这些组织的迫害,找工作对我(一个工学硕士)来说已成了一种奢望。  特别是,尽管在2003年参加了自雇培训(当时班里就我一个中国人)后,在2004年初就注册了自己的有限公司,但也根本无法运作。  因此,买了房子后,为了供房和生活,就只好去打勒脖工(也是线人介绍我去的),这就为他们下毒创造了有利条件。  因为,一方面,需要带午饭,而这个饭只能放在休息室里,是不允许带进工作场所的。  后果可想而知。  我保留了一张中毒后的第二天(2008年6月18日)拍摄的照片,可以清楚地显示脸部和脖子肿胀的情况。  另一方面,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路程又远,回到温莎基本上就是午夜了。  这时的大型超市就只有A & P一家还在营业,真的是蝎子巴巴—— 独(毒)一份。  因此,我别无选择,只能在那个超市购买食物和果汁。  这就无形中增加了我中招的几率。
    一天夜里,接近午夜12点吧,我正在挑选果汁,忽然有一点响动,我好生奇怪,因为我进来时没见到任何其他顾客,就回头看了一眼。  真可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发现有一个人躲在十米开外的货架子后面,正贼头贼脑地向我这观望。
看到我发现他了,就慌忙地溜走了。  后来租我房子的一个房客(我不能确认他是否真是便衣警察,就像他告诉别人的那样,但至少是一个线人)给我解释说,那个人是在抓小偷。  这种解释显然是说不通的。  那个超市的监控系统,不要说是在夜深人静的午夜,店里没有几个顾客,就是在顾客较多的白天,也是能发现异常情况的。  那么,那个人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我判断,他是在观察我的购物习惯,如买什么样的果汁,特别是从那个位置取果汁等。  因为,尽管我经常买葡萄柚汁,但拿取的位置不同。  有时从前排拿,有时从中间拿,还有的时候从最后面拿。 而监控系统只能看到前排,中间和后排是看不到的。
所以这个组织利用不了监控系统就只好派人来观察了。  或许他们那时还不想把所有的葡萄柚汁里都下毒。  很显然,如果你偷,不论你从哪排拿,只要你放到包里,监控系统都会发现的。  根本就不用躲在货架子后面来抓了。  经过他们的辛勤、努力工作,终于又有效果了——我再次中招。 有一天,付完款后,由于太渴,就坐在店内为顾客准备的椅子上,把刚买的葡萄柚汁全喝了。  回家时,刚走到所租房子的后院,毒药就发作了。  从喝完果汁到发作,大约也是20分钟,很有规律的。  好在离家很近了,就咬着牙,拖着一条麻木的腿往前走。  还没到家门口,药力就失效了,我也就没事了。  由于每次发作都没在心脏上,使我能一次次死里逃生。  这正是我比那些莫名其妙地死亡的人幸运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我的心脏比较特殊吧。  在国内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我心脏像小孩的,比较小但搏动非常有力。 经过数次亲身体验,我知道,这种能够致命的毒药在服后大约20分钟左右发作,可持续近一分钟,如果没死也就没事了。
换句话说,它在体内发生完化学反应后,也许就不存在了。  这很可能就是发现不了为何某些移民莫名其妙地死亡的原因,因为死后,其体内已经没有毒药了。 最使我感到困惑不解的是,这些组织是如何保证只有我,买他们下了毒的食物或果汁,而不是其他顾客。  据我所知,在温莎的一个蘑菇厂,有三个工人接二连三、莫名其妙地死亡了。  不能确认但有这种可能,他们在大超市里买了已被下毒的食物或果汁,然后吃或喝了它们,导致死亡。  那么,还有多少类似的,我不知道的在温莎莫名其妙地死亡的人哪?   真的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重视人权,认真的查处这类案件,以保证这种恐怖行为今后不再在加拿大境内发生。
(未完待续)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4 00: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5 01: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15 01:38 编辑

(续前)

再者,他们还利用宗教组织进行有关活动。  而危险就在于人们往往不对这种组织设防。  如前面提到的,新移民喝了圣水就跳楼自杀了(建议看一下日本电影《追捕》)。


话说当年刚来时住警方监视点的时候,有一个线人多次跟我说,有传教士想见我。  我跟他说,见我干什么,我又不信教。
特别是我对他们没有好感,因他们言而无信,加之这里还时不时就有某教主性侵儿童的报道。  那还是刚到多伦多3个月后的事。  有朋友对我说,去教堂走走,参加点儿活动,既可以交些新朋友,又可以陶冶情操,好早点融入主流社会。  我想,听人劝,吃饱饭,就真的到教堂去了。  开始还挺好玩,听圣经,唱圣歌,吃剩(圣)饭。  可在不久后的一天晚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使我彻底改变了观念。  那天晚上,教士号召大家为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捐款,我响应号召捐了5加币。   收款的教士对我说,他要给我开收据。  我说,不用,谢谢。  心想,也没有地方报销,要收据干嘛。  可他说,教堂有规定,5加币是必须给开收据的。  鉴于他一再坚持要给我开收据,我只好说,那你就给我开一张吧。  这时,跟踪我的人走到他身边,低声对他说了点什么,  他就没给我开,走到下一排去收款了。  当时我还以为,他是要把所有人的捐款都收完后,统一开收据呐。  可是,一直到整个活动都结束,他也没给我任何收据。  自然,我也就再也没去这个不守信用的地方。  话说回来,那些传教士听说我不见他们,就开始与我在多伦多街头“巧遇”,说是要找时间给我传教。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组织的监视、跟踪技术绝对是世界上一流的。  无论走到哪里,甚至藏到哪里,他们都能找到你。  多次“巧遇”之后,我就想知道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  所以,再次见面后,当他们提出要在第二天上午10点在中国城附近的一个图书馆会面时,我立马就答应了。

第二天上午见面后,他们又提出要找个地方坐着聊。  我说,好。  就跟着他们走。  他们是两个人,告诉我是从美国来的,都是二、三十岁,穿着笔挺的黑西服,雪白的白衬衣上系着高档领带,真的很道貌岸然啊。   经过图书馆走廊时,我见到有一个长椅子,可以很宽松地做下三个人,就对他们说,坐这里聊吧。  他们说,不,前面有一个小卖店,那不光有椅子还有桌子,到那去聊。  到了那儿后,店主说,你们没买东西,不能坐这。  他们就又提议说,这附近有一个咖啡店,我们到那去聊吧。  他们采用了那些组织惯用的手法,即那个参与调查的人告诉我的,不是强迫你去做什么,而是引导你去做什么。  如此这般,到了咖啡店,他们会进一步建议,来杯咖啡吧,我们边喝边聊。  这将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而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咖啡是苦的,那里要是放点药是不能轻易就被发觉得。  虽然表面上看,事情的发展,一步步都很自然,但实际上,这正是他们精心设计的圈套(地点都是他们定的,一步步引诱你到他们的目的地。   传教非得到咖啡店里吗?)并让你不会怀疑。
我当然不会上当,因为已经有人给我下过药了,我很警觉。  因此,我对他们说,就是谈一谈,又不写东西,不用找桌子了。
由于我的坚决反对,他们只好同我一道又回到了图书馆走廊里的长椅上。  坐定后,他们跟我说,上帝是多么神圣,又是多么关心人类等等。  我问他们,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上帝是被法官判的死刑?  他们说知道。  我接着说,如果真有上帝,上帝又是神圣的,那应该是上帝决定法官的命运,而不是相反。  正说着,对面教室的门开了,一个女老师领着一大帮学生走了出来。  我就趁机对他们说,你们这么年轻,不要搞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学学人家(那个女老师),做点对这个国家有益的事。  你猜一猜,他是怎么回答我的?  他说:“你不知道,我们真正做了什么,你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说了”。  看,他们有多么坦率,不打自招了。  原来是挂羊头,卖狗肉的。  正像国内讲的那样,披着宗教的外衣,干着反革命的勾当。
因为,这两个白人都说国语,所以上面是他们的原话,不存在翻译问题。  既然不是真心传教,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很快就散了。  但我的收获是,直到2006年我离开多伦多,传教士们也没再找我。

后来,在温莎,同租我房子的一个留学生和线人(或便衣警察)发生了矛盾后,就被传教士们给缠住了,搞的大学没毕业(就差几科)就跑回国内了。  因此,一旦被传教士多次在街头“巧遇”,就要提高警惕了。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