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渥太华-3°
    温度感觉: -3°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8°
    温度感觉: -8°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3°
    温度感觉: -2°
  • 实时天气:温尼伯-6°
    温度感觉: -11°
楼主: 正义者

潜伏了9年半的‘中国间谍’站了出来 ____ 移民警世录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0 00: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不是长河,那么他一定需要治疗,我们不希望看到第二个杀人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0 10: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紫黄

我也是要花钱的,要花很多。 但这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我在拿生命去博。 支持一下吧,我的同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0 14: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搂主应该去联合一下唐炜臻唐先生。他是华人中反加拿大政府的领袖,和你一样是皇家骑警的注意的对象。你们在一起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个高明的心理医生研讨一下斗争策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0 18: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9# 酒中仙

你不希望加拿大变的好一些,华人能和其他族裔一样,平等地生活在同一蓝天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0 20: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看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说明他们也真没有任何原因任何动机来迫害你。

人家洋人的国家机器,要迫害你认为你是间谍,早把你关监狱以间谍罪论处了,还会让你到处晃荡,还犯得着跟你头上抓点伤痕,在你头上搞点伤痕干什么?你说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过是正常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的问题和矛盾,你就想到政府迫害去了。那个华人跟你说了什么,那不过是威胁你,看你胆子小,成天提心吊胆疑心神暗鬼地,逗你玩呢。否则你去法院告他,就知道他是什么身份,跟政府有什么瓜葛是不是政府派来的“线人”了。

政府迫害当然有,但是就像紫黄说的一样,你有什么价值让加拿大政府这么费尽心机地暗算你,看你说的,你也不是什么科学家一类人物,什么都不是。你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政府迫害也不是这种方法呀。人家有监狱,警察。除非你给他们当过间谍,知道得太多他们才会想要除掉你谋杀你。否则,你这样的平头百姓中国移民太多了,他要暗算谋杀还不都死光了。你跟其他中国移民有什么不一样,你说说看。你的问题是把你自己看得太高了。人家其他那些移民自杀发疯主要是因为生活压力,失业,等等。你是不是也是失业了?请注意精神健康啊。多跟家人朋友谈谈。

回复  紫黄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他们用纳税人的钱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0 00: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0 20: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拿生命去博”,我的天啊,什么东西让你觉得有生命危险了要生死搏斗了?就是头上那个别人都看不到的所谓伤痕?正常人都会不经意间哪怕睡觉时在哪里磕碰着了留点痕迹,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华人社区不是有社工吗,还有心理医生,怎么没有人出来帮助这个人?真为他担心了。。。

回复  紫黄

我也是要花钱的,要花很多。 但这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我在拿生命去博。 支持一下吧,我的同胞!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0 10:5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01: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2-4 17:14 编辑

(续前)

第二次,发生在2007年的上半年,距调查结束,确认我不是间谍已过去了近5年的时间。  在2006年的时候,我在温莎买了房子,装修后,从当年的8月份开始,联系往外出租。  可由于他们的捣乱(如停掉电话,让外界无法同我联系等),直到12月份也没租出去。  其间,有7个大陆的留学生要包租我的房子,并交了1千加币的定金。 可他们来加拿大后只在我这住了一夜;第二天到温莎大学报道回来就搬走了,说大学让他们住校。  而奇怪的是,过了不久,在街上遇见他们后一打听,除个别人外,基本上都住在了校外。  只不过不是住我这里而已。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中国留学生走了,温莎大学法律系的白人学生又来了,也要包租我的房子,从2007年元月住到毕业。  但其主要条件是我不能和他们同住,要搬出去,说是要保护隐私,尽管那个房子有9个睡房,而他们只有4个人。  但听起来好像也合情理,挺自然的,租金还比中国留学生的略高,我就同意租给他们,自己搬出去。  岂不知,就为了这一点点利益差点把命搭上。  


我在一个华人那租了一间房,那的主要房客是温莎大学的学生,还有一对移民夫妇。住了大概一,两个月后,前面提到的那个温莎大学毕业的博士被有关组织从美国调了回来并住进了这个房子。  由于都是华人,见了面难免要打个招呼,聊俩句。  因此,我知道他从美国回来办事,要在这住两个月。  熟悉一点以后,他就开始工作了。  他除了前文提到的,华人将来都得离开加拿大外,还告诉我,在加拿大所有华人的电话都被监听;每个人有几个朋友政府都知道,想让你干什么,就叫朋友给你吹风(这一点后来多次得到验证);政府不仅能看到你在屋里干什么,还能听到你在屋里说什么。  我们现在所谈的,政府都能听到。  按他这么一说,华人根本得不到加拿大隐私法的保护。  这不是种族歧视吗?!  而且,他还一再跟我强调,他跟我说的都是真的。  有的话说时还有学生在场。  有一天晚上,我下班很晚,到家后,经过一楼厨房时,他在那烧水(也许是在等我),见我走过来就跟我说,你要不离开加拿大,就得死在床上。  我真的太累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重体力活,就没理会他,去地下室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上班,没见到他。  但我想了一天也没想明白。  晚上回去就问他,我怎么会死在床上。  当时,他站在一楼通后院的门前,我站在比他低5、6步楼梯的地下室通后院的门前面。  两个门并排。  他说,你看见这两个门没,晚上来人把这两个门打开,再把你房间的门打开,就把你弄死了。  后来,我特意当着一个学生的面问他,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说我不离开加拿大,就得死在床上,这在加拿大就是死亡威胁,要判几年刑的?  他说不是他威胁我。  我就没有报警。一是我相信他说的;二是,他在这里读的博士,付出很多,可一旦我报警,他的组织要是不认帐,拿他当替罪羊,他的前程就彻底毁了,所以我动了恻隐之心。(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我放过了他,可是却没人放过我。  在他威胁完我的两三天后的一个晚上,吃完晚饭后感到不得劲,就躺到了床上。  不一会儿,就全身不能动了,心想,这回真他妈的要死在床上了。  可是吉星高照,一分钟后,我又从死亡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就去问他,我说怎么搞的,昨天晚上真的差点死在床上?  他说那不是他弄的,他要是有那本事就不住在这了。  事后,我在打工的地方到处宣讲这件事,真的是要让革命群众都知道。  主要是要让他的组织知道,尽管我不怕死,但不想莫名其妙地死。  这样,他的组织很快就把他调走了,他在那住了还不到一个月,比原计划提前一个多月就搬了出去。


尽管这些组织不仅在口头上进行死亡威胁,还付诸实施,但我并不像有的人那样认为是政府让他们干的。  政府是民选的,为什么要杀选民呢?  而这些组织却不是民选的,所以他们并不在乎选民。  他们的所做所为既不是帮加拿大政府,更不是帮加拿大和其纳税人。  他们是真正的有组织犯罪,最终是要受到惩罚的。  有道是,天不报,地报;地不报,人报;人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道,早晚要报。

(未完待续)

不屈不挠合法抗争

不屈不挠合法抗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 14: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2# 正义者

老正,怎么随便什么人告诉你个事你都信?这要误大事的。我刚打了电话给RCMP的一个职位很高的朋友打听关于你的事,他说他听说过你的事,但是那全都是你的误会。你就安心好好打工就是了.听说你老婆跟你离婚了是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 18: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靠!老子要喷饭了!这五一真的是人才辈出呀!
有了个老于和老唐还不算,这又出来了个老正!
我算是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18: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3# 酒中仙

别听他们胡说,海外华人站不起来,他们也有一份责任。  他们帮着拉历史的倒车。 离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 18: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酒中仙

别听他们胡说,海外华人站不起来,他们也有一份责任。  他们帮着拉历史的倒车。 离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1 18:16

也没见你老伴儿跟你一起站岗,端茶送水的,警员们都在传说你离婚了。我那位RCMP的朋友让我劝劝你别胡思乱想了,没人要害你,想帮你都帮不上呢!至于华人能不能站起来,要看每个人自己的努力了!可是在国会山上站岗可算不上是“站起来了”,要是那么容易,华人早就都站起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 20: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lz, 我挺你。我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是,我那个网络的提供商不是rogers,是tmd cik。
这里线人实在太多了,华人里也不少汉奸。我成咱们哥俩就回去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 20: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没有办法医治的。

大多数情况下是遗传造成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 22: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真的?就是说楼主在加拿大主流社会都挂名了的人物啊?这皇家骑警怎么不联系华社社工什么的来帮助他呢?可能是他的举动还没有能够给加拿大的名誉真正造成损害吧,他在国会山前站着抗议,旁人一听他的故事就知道这人是精神走火入魔的,最多同情一下。否则这皇家骑警能不管吗?他要真的能够说出点被迫害的真实事实来,早被送精神病院去了,会让他在国会山这么瞎晃荡吗。现在这样让他去把自己搞成别人的笑料。

我说楼主大哥,你是不是应该主动寻求心理医生社工的帮助?老婆跑了,是不是跟当年李伟光那样。。。?我都担心起来。谢谢酒中仙还主动关切了一下。那些所谓华人社区领袖们呢?


回复  正义者

老正,怎么随便什么人告诉你个事你都信?这要误大事的。我刚打了电话给RCMP的一个职位很高的朋友打听关于你的事,他说他听说过你的事,但是那全都是你的误会。你就安心好好打工就是了.听说你老婆跟你离婚了是吧?
酒中仙 发表于 2011-1-11 14: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1 22: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又不说是加拿大政府要谋害你了,成了某个‘组织“了。这些什么组织为什么要谋害你?你跟谁接过梁子?你成为了谁的威胁了?看酒中仙说你不过是个打工的,你有什么能耐给那些主流社会的”组织“形成威胁?你想跟他们结梁子你都攀不上!除非是种大麻的黑社会,你是不是曾经跟他们一起种过大麻,知道的太多了?如果这样,立即将实情报告皇家骑警。否则就是你的被迫害妄想了。

我看不用心理医生,我都能解释你的“恐怖故事”:有一个华人博士碰巧住到你租房的房子里,看到你打工累脖这么辛苦,嘴贫,说加拿大华人都该回去,否则你这样会累倒睡下去就醒不过来,死在床上。你就被吓坏了,死亡恐惧造成了心理暗示,使你一天在劳累后睡眠时潜意识中被这个心理暗示控制了整个身心,感到了短暂的死亡体验。醒来就认定是真有人要谋杀你了。你到处说,这个博士发现你当真的了,怕惹麻烦,就提前搬出去了。


(续前)第二次,发生在2007年的上半年,距调查结束,确认我不是间谍已过去了近5年的时间。  在2006年的时候,我在温莎买了房子,装修后,从当年的8月份开始,联系往外出租。  可由于他们的捣乱(如停掉电话,让外界无法同我联系等),直到12月份也没租出去。  其间,有7个大陆的留学生要包租我的房子,并交了1千加币的定金。 可他们来加拿大后只在我这住了一夜;第二天到温莎大学报道回来就搬走了,说大学让他们住校。  而奇怪的是,过了不久,在街上遇见他们后一打听,除个别人外,基本上都住在了校外。  只不过不是住我这里而已。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中国留学生走了,温莎大学法律系的白人学生又来了,也要包租我的房子,从2007年元月住到毕业。  但其主要条件是我不能和他们同住,要搬出去,说是要保护隐私,尽管那个房子有9个睡房,而他们只有4个人。  但听起来好像也合情理,挺自然的,租金还比中国留学生的略高,我就同意租给他们,自己搬出去。  岂不知,就为了这一点点利益差点把命搭上。  
我在一个华人那租了一间房,那的主要房客是温莎大学的学生,还有一对移民夫妇。住了大概一,两个月后,前面提到的那个温莎大学毕业的博士被有关组织从美国调了回来并住进了这个房子。  由于都是华人,见了面难免要打个招呼,聊俩句。  因此,我知道他从美国回来办事,要在这住两个月。  熟悉一点以后,他就开始工作了。  他除了前文提到的,华人将来都得离开加拿大外,还告诉我,在加拿大所有华人的电话都被监听;每个人有几个朋友政府都知道,想让你干什么,就叫朋友给你吹风(这一点后来多次得到验证);政府不仅能看到你在屋里干什么,还能听到你在屋里说什么。  我们现在所谈的,政府都能听到。  按他这么一说,华人根本得不到加拿大隐私法的保护。  这不是种族歧视吗?!  而且,他还一再跟我强调,他跟我说的都是真的。  有的话说时还有学生在场。  有一天晚上,我下班很晚,到家后,经过一楼厨房时,他在那烧水(也许是在等我),见我走过来就跟我说,你要不离开加拿大,就得死在床上。  我真的太累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重体力活,就没理会他,去地下室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上班,没见到他。  但我想了一天也没想明白。  晚上回去就问他,我怎么会死在床上。  当时,他站在一楼通后院的门前,我站在比他低5、6步楼梯的地下室通后院的门前面。  两个门并排。  他说,你看见这两个门没,晚上来人把这两个门打开,再把你房间的门打开,就把你弄死了。  后来,我特意当着一个学生的面问他,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说我不离开加拿大,就得死在床上,这在加拿大就是死亡威胁,要判几年刑的?  他说不是他威胁我。  我就没有报警。一是我相信他说的;二是,他在这里读的博士,付出很多,可一旦我报警,他的组织要是不认帐,拿他当替罪羊,他的前程就彻底毁了,所以我动了恻隐之心。(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放过了他,可是却没人放过我。  在他威胁完我的两三天后的一个晚上,吃完晚饭后感到不得劲,就躺到了床上。  不一会儿,就全身不能动了,心想,这回真他妈的要死在床上了。  可是吉星高照,一分钟后,我又从死亡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就去问他,我说怎么搞的,昨天晚上真的差点死在床上?  他说那不是他弄的,他要是有那本事就不住在这了。  事后,我在打工的地方到处宣讲这件事,真的是要让革命群众都知道。  主要是要让他的组织知道,尽管我不怕死,但不想莫名其妙地死。  这样,他的组织很快就把他调走了,他在那住了还不到一个月,比原计划提前一个多月就搬了出去。
尽管这些组织不仅在口头上进行死亡威胁,还付诸实施,但我并不像有的人那样认为是政府让他们干的。  政府是民选的,为什么要杀选民呢?  而这些组织却不是民选的,所以他们并不在乎选民。  他们的所做所为既不是帮加拿大政府,更不是帮加拿大和其纳税人。  他们是真正的有组织犯罪,最终是要受到惩罚的。  有道是,天不报,地报;地不报,人报;人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道,早晚要报。
(未完待续)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1 01:1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