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渥太华
    温度感觉: -3°
  • 实时天气:温哥华13°
    温度感觉: 13°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温尼伯11°
    温度感觉: 11°
查看: 1847|回复: 1

三亚 阳光里的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9 23: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边的冬天真冷,让人想念三亚


三亚  阳光里的海
阳光、海水、鬼祟的小螃蟹,想到三亚每个脚丫子都幸福。

    三亚就象爱恨难断情人,会爱上它,会讨厌它,会离开它,可是在心里,都会轰轰烈烈的想念它,寻找它,眷恋它。

    是的,没有哪一片海有这么近,这么温暖,这么粗狂又温柔,象地狱又象天堂。

    半夜十一点,当我抗着40多斤重的包裹,出现在三亚湾地界上,一群群摩托吹着呼哨从身边飚过,热风夹着盐腥味打在脸上,我的心在黑暗中盛开了一朵小花:是的,海,我来了。

    纯白的房间象征性的看得见一点点海,海风吹得椰子树发出狰狞的怪叫,碧海兰天花园的第一夜,在席卷而来的恶梦中过去了。

    很早就自己激动醒了,胡乱吃了点早餐,直往西岛。

     一个腐败的岛。阳光、游客、海水,椰树上的吊床,完全让你想刨个坑,把自己就地埋了。

     沿岛走了一圈,吃完烧烤,无比堕落的摊在吊床上,热了,去海里泡一下,又吃烧烤,继续在吊床上摆造型。晒到阳光入骨的时候,开始想,是不是拿根棍子来,把岛上的人都撵了,也象老外样脱个精光,用牙签把屁股缝都撑起来,晒成通体黑亮的焦碳,哈哈~~~

     中午装摸作样的把设计图扯出来想了好一阵,解决完工作问题,一下午的时间都可以无所顾忌的在海滩上撒野了。



     分析岛上的大地图,靠着渔村的军事管制区诱惑最大,披上深蓝色的浴巾,向热带雨林进军。

     简易围墙把岛分成两块,一块是人工痕迹明显的渡假村,一块是热带雨林,隔着铁栅栏,非常茂盛。从截道刚靠近围墙,军管区的瘦老头就开始吆喝,不情愿的靠着围墙下海(估计老头不会追到海里),沿着海滩,从容的向水深处走。

      到西岛这角的人很少,那些未经折腾的海岩和卵石逍遥的躺在浅水中,清澈的海水上荡出一圈圈砂泥泡泡,迷人的野趣从浅海中浮出来。

      多脚的软体动物,绵绵的在脚背上试探下它的爪子,又缩回岩石里去;快速游动的鱼虾,飞快晃过,懒懒的海星,几只寄居蟹......还有些令人头皮发麻的奇异动物,它们受到惊吓时非常有趣:有只海胆直接拉了一啪尿,梭子鱼转着圈乱晃~~~

       不断的有小鱼或是别的什么生物鼓起勇气,飞快的过来看你一眼,一溜眼又游不见了,海水温温的,没什么大浪,死心塌地的对你好。

      什么都别提了,一个字:爽!


      下午,阳光晒得海水看着心氧氧的,跳到海水中,海浪一道道冲过拦起的白色浮筒向人群奔过来,把人举到高空,又嬉闹着舔着沙滩散开,微咸的海水呛进嘴巴里,带着辛苦的涩味。新的珊瑚石的残骸也跟着跑过来看热闹,碰着脚底,酥酥的氧。海的泡沫在碧蓝的海水一圈圈散开,海面消失在蓝天尽头——泡着、躺着、瘫着、赖着——有海在,怎么都快乐!

      没有机会住在岛上,下午四点只好怏怏的坐船离岛。包车的司机凑巧是重庆老乡,一路听着乡音回家,满满的幸福。

      夜了,沿三亚湾一路是加工海鲜的排挡。当地人吃海鲜的方法很简单,一锅清水,放一点点姜葱末,水滚了烫熟就吃,保留了海鲜本色的鲜香,那些下岗职工排挡很便宜,吃撑了也不过几十百来块钱,不过外地人到这边常被宰。一不小心就被吃出个几千块钱,更多时候被宰的是老外,几千美金的菜单叫人哭笑不得,所以一定要先侃好价再吃。晚上,打着海鲜嗝,听着海风的呼啸声,慢吞吞的从临海路上走过,只想:变成当地人,天天享受靠海的快乐。

      第三天去了蜈蛭洲岛。


      几年前去的时候蜈蛭洲岛还是一片刚开发的天堂,:坐着军舰上岛,周围是脸盆大的紫色水母,岛上的随便一个红珊瑚都比桌子还大,坐在上面轻易就找到玩胖乎的海胆玩。

      印象中没有哪一处的海水,能比蜈蛭洲岛更美更纯净,闭上眼睛,那就是记忆中的天堂。

      很多年后再去这里,海水还是美丽的蓝色,却已没有几年前那个鲜有人光顾的小岛神秘和清纯,曾经不断鲜活出现的海洋动物也也看不见踪影,只有人群,喧嚣的叫卖声,电瓶车的噪音,取代了往昔记忆。上山的小路是新造的园林,仿原始的小木屋,山顶也有了望海楼,消失在远处的海还是那么蓝,但曾经的感觉却再也找不到了。

      目前为止,中国的任何旅游开发都是对环境的一种破坏!离岛的时候,多少有点悲愤。

      这天晚上我清洗隐形眼镜十不慎把镜片弄丢了一只,当我戴着一只独眼龙的镜片时满街找眼镜店时,一半模糊,一半清晰的视野才提醒我,外出多带备用的镜片是多么的重要!

      三亚的特产除了海鲜和海产品、椰子糖、海岛服之外基本是一片空白,坐拥这么美丽的一片海,人都变懒了,除了海鲜大排挡,夜市颇显萧条。

      深度户外在靠着海鲜大排挡一条街的角落里,一米宽的门,里面是一米宽3米深的样子,很狭窄的一个门面,门口的说话的声音听着象重庆人。三个晒得黝黑的的小伙子在这里搞户外,很巧,第二天就是两荷兰鬼子去海边垂钓和潜浮、野外烧烤。一问,老板是隧宁人,离重庆很近的地方,索性报名第二天也三亚户外一把。

     

      (本来约好了玩舢板的人第二天交换道具,我过舢板的瘾,他玩滑翔伞,看来只有忽悠他了。)

      一早,从破旧的摩托换到更破旧的老爷车——哈哈,还是林肯!颠簸着向三亚一角出发。

      两小时后,到了一个前面是封闭军管的山路口,我们从左边的山路下道,抗着皮阀、帐篷、滑翔伞、钓鱼杆、烧烤架。

      很奇怪,三亚靠海的地方一般是椰子林,这里却是成片的松树,沙地上是厚厚的松针。

      一湾海水在在这里灌出个小小的湖,艘渔船泊在里面,几个挑衅的坐在船舷上看我们折腾皮筏到对面的松林岸边。渔民骂呲咧咧在围捕海水鱼,几个半大孩子把水弄混了,得意的跑了。

      很少有人来这里,沙滩上有很多美丽的小贝壳,帐篷搭在松树间,望过去,海兰成一片,从浅到深,无边无际的蓝。

      潜浮的地方其实就是天涯海角的深度潜水区,我们是换了个角度来到这里。

      水很干净,只需把头埋进海水,就看见美丽的珊瑚群,在深海,鲜花般绽放,一丛一丛的,如同海底的秘密花园。它们的触角在海的乐章中轻轻的摆动,色彩绚奇,迎合着海水的韵律,在幽蓝的水里曼舞。这些舞蹈有某种妖媚的力量,让我们跟小皮筏打着转,围着她深深的沉迷。似乎每转一个角度,这些海底的精灵都变出新把戏,永远那么神秘,蛊惑,艳丽。

      没有什么感觉,海上的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到皮筏往回划的时候,越来越大的海浪已经让人有危险的感觉了。不断打过来的的海浪有两米多高,几个浪头过来,船舱里全是水,好在跳下船几步就上岸了。

      在沙滩上烤着鲜鱼看大海发威,浪头在礁石上崩开,白花花的一大片,响声如雷,很震撼。  

      下午,涨潮了。拿着炸弹钩的车杆(指装了几个钓头的摇柄钓具),有模有样的在海湾海钓。 鱼饵是新鲜的水煮虾,鲜红色,闻着一股谗人的香。手扣好手柄上的机关,把饵甩出去,线跟着就放长了,稍有点动静,就要赶快拽上来,不然就被鱼白吃拣便宜了。

      几次试下来,都是空鱼钩,要不就是水草,海鱼还真是狡猾。

      荷兰鬼子钓起了两条。我换了个位置,拽上一只大个头的鱼,长相非常奇特,头是有楞有角的,导游也叫不出名来:初战告捷!

      海钓,蓝色大海,微腥的风,海的颠簸,鱼在线上,拽着杆的那种实在的把握感,一种很真实的感受,全神贯注的快感。

      某日,我会变老,或是骤然死去,我仍会记得:海的悄然无声,海的汹涌澎湃......

      三亚,生命之水渐近渐远,阳光里的海。
发表于 2010-1-1 20: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回国一定去玩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