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4°
  • 实时天气:渥太华-7°
    温度感觉: -7°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4°
    温度感觉: -4°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4°
    温度感觉: -4°
  • 实时天气:温尼伯-4°
    温度感觉: -9°
查看: 379|回复: 0

2011连州摄影节专访——朱宪民 王玉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7 22: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年连州摄影节参展摄影师朱宪民、王玉文先生接受搜狐摄影专访

    主持人:搜狐摄影频道的网友们大家好,现在是搜狐摄影频道在连州摄影节前方为您带来的大师访谈系列节目。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两位同样都是中国摄影界的两位泰斗级人物,两位同样都是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朱宪民老师和王玉文老师。两位老师联展的《工人、农民》摄影作品,从大理一直走到了连州。二位给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您展览作品的内容。
    朱宪民:这次工人农民是我们两个人的展览,一个联展。他是工人的儿子,我是农民的儿子。我们俩长期从事摄影工作,也不是摄影家,也不是专业摄影记者。所以,几十年来,我和玉文主席是坚持把摄影机对准工人。他工作在辽宁,是老工业基地,为中国做贡献的工业基地。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从小生活在黄河边上,这次联展也是人和的结果。又是几十年的好朋友,他是几十年的工人创作,我是几十年的农民创作。从组成上就非常有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俩的作品反映中国工人的幸福、农民的幸福,从平凡的百姓生活中来体现几十年中国的变化。尤其改革开放,从工业,从农村的改革开放,主要是我们来记录一个伟大时代的变迁。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用我们毕生的精力去记录工人农民普通人的劳动,那种善良、朴实、默默的为国家做出贡献。工人也做贡献,农民也是在做贡献。他养育了我们。所以我们从创作的风格,创作的内容也充分体现了我们俩的思想对这些人的感情和态度。体现了那种感情。也经常说社会的变化是人的变化。也许我们两个是纪实摄影,摄影主要还是它有一个记录,通过自己的艺术手段记录这个社会。纪实摄影它不像新闻摄影,纪实摄影是今天拍明天看,历史不会重复这个社会的变革。我的创作思想主要是用自己的照相机,摄影艺术手段来表现内容。我们追求的是内容第一。艺术是为内容服务的。而不是说内容为艺术服务。我的创作观点还是坚持一条创作的原则:把握住面对的这些百姓,作为一个摄影人的道德观念。我们有责任,包括我本人,我也有责任用我的像机记录我的黄河岸边上的生我养我的那些善良朴素的劳动百姓。通过我的影像让人们热爱他们,了解他们,走进他们,我创作的目的是为社会留一点一去不复返的影像。不管是珍贵不珍贵,那是历史得出的结论。我不能说我的作品有多少价值。我从来不这样认为。我只是记录了普通百姓的生活状况,用我的思想。始终把自己置于普通老百姓之中去。我也经常讲,摄影就是摄影,不是美术,也不是绘画,也不是电影。我们摄影只不过是面对着现实,面对现实用我们的语言,用我们的思想、用我们的观念怎么去体现这个时代的精神,这个时代的东西。

    王玉文:刚才宪民主席说的观点已经代表了我们对这次展览的看法和举办这个展览的初衷、目的。恰巧的是,他是农民的儿子,我是工人的儿子,而且都拍了将近四十年的纪实摄影,选自不同的题材来进行创作。这里面,在我们的作品中,我自己认为有一种情节,因为我生长在一个工人家庭里面,而且 在我周边的朋友中,我周边从小接触的都是工人、工厂、大矿山。我对他们的情结是割舍不下的。尤其是在三中全会之后,工业转型。这场工业革命给整个我们工业人、给工人们带来的一种变化。既有快乐,又有一种沉痛的感觉。经过这三十年过去了,东北工业的变化非常大。一个崭新的工业展现给摄影人了。就黄河人来讲,就工业人来讲,怀着这种情结还要继续拍下去。还要把这种新兴的工业、新兴的农民,新时代的农民继续把他表现出来。也可能是一种责任,也可能是一种使命,也可能都不是。就是这种情结,我们两位在摄影界里面也算是老人了,年龄比较大。但是这也是一种说不清的东西。可能我们还要继续拍下去,要把最普通的工人、最普通的农民,还要坚持把他表现下去,一直到拿不动相机为止。

    朱宪民:我们俩在平常交谈中,交流创作思想的时候。觉得他是工人的儿子,我是农民的儿子。总有一种感恩。用他们的善良,朴实的创造生活。我们用我们的创作作为一种回报。我们也是带有一种感恩,一种报恩,这些工人养育了他,这些农民养育了我。感恩这个词,刚才玉文主席也说了,好像是一种抬高一样。其实是一种感恩,主要涵盖着感恩的主导思想。因为在我们俩进入老年这个年龄断层,豪不客气的讲,玉文主席是辽宁摄影界的组织者。他也有这种责任来引导或者提倡,或者是感悟、感化。让年轻的摄影家拍什么,也并不是号召大家都去拍工业去了。你拍你最有感情的。可能在辽宁也不见得都是工人的儿子。也不见得都拍工业。但是告诫人们,你要拍最有感情的、最熟悉的题材。辽宁是老工业基地,作为一个摄影家,一个组织者,你不拍,谁去完成?

    主持人:听完了两位摄影大师最质朴的语言描述的他们作为工人的孩子、农民的孩子对他们普通生活的记录。他们直到今天一直还在延续他们的创作。在连州摄影节的观众朋友们可以去粮仓展区观看他们的联展。在电脑前的朋友们可以关注搜狐摄影的专题,以及观看两位老师的空间。本期访谈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