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时天气:多伦多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渥太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温哥华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卡加利
    温度感觉:
  • 实时天气:蒙特利尔
    温度感觉: -2°
  • 实时天气:温尼伯
    温度感觉: -2°
查看: 566098|回复: 4631

潜伏了9年半的‘中国间谍’站了出来 ____ 移民警世录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6 20: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29 17:10 编辑

抗争者3.jpg 2001年登陆加拿大到2010年底,经历了种种磨难,9死一生的‘中国间谍’最终站到了国会山庄的广场上。  详情请联系:bofa588@hotmail.com, bofa1788@gmail.com, 1348107625@qq.com.


抗争者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23: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 - 04 - 24)加拿大(公民)女孩儿:
2015-04-24 加拿大女孩儿.JPG


(2015 - 04 - 24)加拿大姑娘:
2015-04-24 加拿大姑娘.jpg


(2015 - 04 - 24)日本女孩儿:
2015-04-24 日本裔女孩儿.JPG


(2015 - 04 - 24)某国移民后裔:
2015-04-24 某国移民后裔.jpg



语丝:

可以哭,可以恨,但是不可以不坚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00: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7-10-12 00:48 编辑

(2017-10-11) 移民小妹们: 2017-10-11 移民小妹们.jpg

(2017-10-11) 大陆同胞、黑龙江小妹:
2017-10-11 大陆同胞、黑龙江小妹.jpg

(2017-10-11) 大陆同胞、宁夏妹子:
2017-10-11 大陆同胞、宁夏小妹.jpg

(2017-10-11) 加拿大公民、老移民:

2017-10-11 加拿大公民、老移民.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9 23: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 – 08 – 09)周四(86日),俗话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今天就让我体验了一把。
  
上午上岗后不久,一个丑陋的白人小老头(50岁左右)就来到了我面前。 只见他上身长,下身短,一颗大蛤蟆头架在圆筒样的身上,身下是两条超细的蛤蟆腿。  其眼睛虽然是兰色的,但明显的是三角眼,让人看了就不舒服。

没见过武大郎长得啥样,但他指定比武大郎强不了多少,没准只是身高能略高一点儿吧。  当然,他长得丑怪不着他,那是他父母的基因不好。  但他一张嘴就喷粪,指定就是他的不对了。
  
他似乎是有备而来,刚一站定,就狂喊到,移民花了政府很多钱,他不喜欢移民。  我回应说,他喜欢不喜欢没用,移民国家怎么能没有移民呢?  要不,他去跟哈伯说说。  

或许,他已经知道哈伯的保守党政府已经砍了数万中国人的移民申请,所以他底气十足地接着说,我们不需要你们移民,你也回去吧!  我说,我现在是加拿大公民,你让我回哪去?  你先回欧洲去吧,这的土地到现在还是土著人的,你有什么资格撵我走。
  
他说,他是在加拿大出生的。  我说,那又怎么样,你的父母或前辈儿还不是跟我一样是移民。  他理屈词穷,但仍然挡在我前面不走。  我没有时间再搭理他,就让其走开。  

结果他竟然耍起了臭无赖,让我推他。  我没有推,周围那么多摄像头看着我们,我怎么能上他的当呢(这家伙儿没准是恶性肿瘤派来的)。  但我也不能总让他挡着我,所以我就绕过他,向前跨了一步,到了他后面。  

哪成想,他竟然退了两步,又挡在了我前面。  我警告他说,他再不走,我就叫皇家骑警过来,把他这个种族主义分子清走了。  他刚想说什么,一位一直站在附近的白人金发男青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该出手时就出手了。

男青年让他走开,别欺负移民。  我也告诉他说,看看,这才是真正的加拿大人。  他对男青年说,他在跟我说话,没有男青年的事儿。  我替男青年解围说,男青年是我的朋友。  

他肯定不会信的,但他还是离开我们,看换岗仪式去了。  等到换岗仪式结束后,他又走过来说让我回去。  我立马朝他大声反击说,滚回欧洲去!  顿时,小广场上散场往回走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  众目睽睽之下,他狼狈不堪地走了。  

下午,又发生了一件不顺心的事儿。  已经离开了渥太华,转车时车没来,我就拿出手机,打算边等车,边上会儿网。  可是怎么也上不去,细一看手机上的提示:没有 Sim卡。  真他妈的见鬼了,怎么会这样,难道芯卡会飞或会自毁?  

我乘车返回了渥太华,到了商业中心里的苹果手机店,把情况跟接待的人一说,他让我先登记。  然后,他告诉我说,得等一个半小时,才能有技术人员帮我解决问题。  那真是手插磨眼儿,挨也得挨,不挨也得挨啊。  

直到等了一小时35分钟,才有一位年轻的女技术员来帮我。 我告诉她说,上午还在国会山庄拍照来的,谁也没动我的手机,芯卡怎么就会没了呢?  

她接过我的手机,很快就把芯卡卸了下来。  然后,她又把我手机后面的序列号登记到她的电脑上,并不知道同哪联系了一下,就又把芯卡装回了我的手机。  关了手机,重新开机后,就把手机还给了我,并告诉我可以用了。  

我把上午拍的照片给她看,并问她,是不是因为我在国会山庄抗议,恶性肿瘤(安情局)的人就操控我的手机了?  她微微地点了下头儿,并告诉我说,再遇到这种情况,过来找她,她可以免费为我换一块芯卡。
  
我谢过她走了;同时心里却在想,这恶性肿瘤尽干这些鸡飞狗跳的事儿,哪里是什么国家的安全部门啊!



语丝:

痛苦对每个人而言,只是一个过客,一种磨练,一番考验。





点评

著名短句:50万元人民币存支付宝的余额宝,每日30元利息,算算如果在麦当劳肯德基过夜,可以不工作,因此炒不炒股票,买不买房,也就不重要了。(更多盈利在大型社区color.funbbs.me)   发表于 2017-7-17 1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6 20: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被间谍了?:confuse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6 22: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被间谍了?怎么回事?有什么过程和结果?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8 00: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8 00:52 编辑

回复 3# 有点一本正经

非常感谢你的关注。 但由于目前还没有最终结果,所以只能谈一下移民后的痛苦体验,包括被任意怀疑,迫害和谋杀以及被其使用的恐怖手段伤及身体和下一代。 并遭数次人身攻击和每日的跟踪,监视,监听电话,拦截Email,控制使用互联网,死亡威胁,投毒,精神虐待及长期的造谣诽谤等等,涉及到在加拿大生活的方方面面。  其行为已不仅仅是种族歧视,全都是违反加拿大法律的犯罪行为。 而在他们做所有这些事的时候,用的却是加拿大纳税人的钱。

(一)

一些新移民在加拿大莫名其妙地死亡或疯了。 有的要杀投毒的房东,有的在公共汽车上砍下了别人的脑袋,还有的直到莫名其妙地死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的是疲劳过度和心脏病发作死亡吗?


本人的经历可以提供一个真实的参考答案。  在第一次发现有人往我做的菜里下药后,我把来加拿大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打电话找来,告诉他我要报警并请他作证。  他的胆子够大,竟然尝了一口菜,但马上发现不对劲,到卫生间吐掉了。  回来后对我说,算了,别报警了。  我说,兄弟,别害怕,不行再多叫点人来,他们不敢把我们都杀了。  他又说,算了,你把它倒了,烧点水给我喝,我渴。  我想起老人家说过的话,他们‘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认为我以后还会有机会拿到证据的,就给了新朋友一个面子,没有报警。  可是在我认真地刷了锅,烧了水后,他却没敢喝。  他们真的是按其规律行事,不久,我又在晚上炒菜时发现他们在我的盐里下了药。  为了保留证据,我把盐拿到我住的房间里(原先是放在厨房里的),并叫鞍山来的移民夫妇邻居过来看,男的看过后说,好像是洗衣粉。  我说不对,洗衣粉是蓬松的而这里的却是实心的,是药片的碎粒,他没再反对。  第二天白天锁好门去办事,回来后就报了警。  警察来了,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警察让我把盐倒出来给他们看。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倒出来的除了盐并没有任何其他东西。  尽管我的门上有两道锁,盐还是让他们掉包了。  正像他们告诉我的,政府不仅能看到你在屋里干什么,还能听到你在屋里说什么。  所以把证据销毁了。  那个男警察一看没有药,立马声色俱厉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哪来的?  我说,你别着急,我的邻居们看到过,你们可以去问他们。  可是警察并没有去问邻居就走了。  临走时,女警察告诉我,以后去哪把盐带着。  男警察说crazy.   我想我没做错什么,crazy 的一定是他们自己。


后来发生了一件让我想起来就后怕的事情。  一天,曾经帮助过我的,18岁时来加拿大的香港裔加籍华人请我去喝早茶,我想都没想就跟他去了。  因为在他帮助我后,我一直在他组建的华人协会里做义工,说白了,就是帮他粉刷他家那栋楼。  正吃着饭的时候,他突然对我说,这的粥很好,要不要尝尝?  我说尝尝。  他一挥手,菲律宾小服务员推个小车就过来了。  他对她说来碗粥。小服务员就给我盛了一碗而他没要。  我当时并没多想。  尽管那是那次我们吃的唯一不同的东西。饭后,他对我说,要带我去湖边练车。  我说好啊。  心里很高兴,因为当时自己已考过笔试,正在准备路试,就跟他去了。  他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车还没到湖边,大约在饭后20分钟的时候,我的右大腿剧烈地抽筋,空前绝后,持续了近一分钟。  我努力地控制自己,尽管很痛苦,但表面上还像没事一样。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当时抽筋的不是大腿而是心脏,那我就已经死掉了。  也就又多了一个莫名其妙死亡的新移民。  但由于他帮过我,当时其真正身份又没暴露,我对他一点疑心都没有。  直到后来他的真正身份暴露了,他又用死亡的新移民来威胁我,我才感到后怕。  有一次他在电话里对我说,有的人身体很好,突然间就莫名其妙地死掉了,你要小心啦。  我一问他周围的人,才知道原来他说的是真事。  他当时有三个私人诊所,在其中一个诊所里工作的一个女移民的丈夫真是如他所说的那样死亡了。  死亡前,他总是发牢骚,因为在加拿大做不了医生,而在移民前他是天津一个医院的主治医生。  可是,不要说发牢骚,就是杀人在加拿大也没有死罪呀!

(未完待续)




用恐怖手段造成的伤痕在左边发际处

用恐怖手段造成的伤痕在左边发际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8 01: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gigate 于 2011-1-8 02:00 编辑
所以只能谈一下移民后的痛苦体验,包括被任意怀疑,迫害和谋杀以及被其使用的恐怖手段伤及身体和下一代。 并遭数次人身攻击和每日的跟踪,监视,监听电话,拦截Email,控制使用互联网,死亡威胁,投毒,精神虐待及长期的造谣诽谤等等,

被虐待狂,病得不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8 05: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一开始我以为是于长河。
是臆想吗?
应该留证人的证词等作为真实被迫害的证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8 22: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事,我说大哥,你话只说一半,大家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哦。

我没有在你那张照片中看到什么伤痕啊?他们伤害你干什么?如果他们怀疑你是间谍,把你抓起来扔监狱里不就行了?在你身上搞些伤痕干嘛?以前渥太华不是有个华人女科学家还是什么,在联邦政府工作的,被加拿大政府怀疑是中国间谍,好像给开除工作了,还进了监狱,最后找不到证据就放了。你是不是也在联邦政府的重要部门工作,所以被怀疑为中国盗窃机密了?如果那样,他们肯定象对这个女科学家或者李文和一样把你关起来就行了,在你头上搞点伤痕干吗?有什么用?

在加拿大好像不少中国人都有些神经兮兮了。。。要注意精神健康啊。

回复  有点一本正经 非常感谢你的关注。 但由于目前还没有最终结果,所以只能谈一下移民后的痛苦体验,包括被任意怀疑,迫害和谋杀以及被其使用的恐怖手段伤及身体和下一代。 并遭数次人身攻击和每日的跟踪,监视,监听电话,拦截Email,控制使用互联网,死亡威胁,投毒,精神虐待及长期的造谣诽谤等等,涉及到在加拿大生活的方方面面。  其行为已不仅仅是种族歧视,全都是违反加拿大法律的犯罪行为。 而在他们做所有这些事的时候,用的却是加拿大纳税人的钱。  (一)  一些新移民在加拿大莫名其妙地死亡或疯了。 有的要杀投毒的房东,有的在公共汽车上砍下了别人的脑袋,还有的直到莫名其妙地死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的是疲劳过度和心脏病发作死亡吗?
本人的经历可以提供一个真实的参考答案。  在第一次发现有人往我做的菜里下药后,我把来加拿大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打电话找来,告诉他我要报警并请他作证。  他的胆子够大,竟然尝了一口菜,但马上发现不对劲,到卫生间吐掉了。  回来后对我说,算了,别报警了。  我说,兄弟,别害怕,不行再多叫点人来,他们不敢把我们都杀了。  他又说,算了,你把它倒了,烧点水给我喝,我渴。  我想起老人家说过的话,他们‘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认为我以后还会有机会拿到证据的,就给了新朋友一个面子,没有报警。  可是在我认真地刷了锅,烧了水后,他却没敢喝。  他们真的是按其规律行事,不久,我又在晚上炒菜时发现他们在我的盐里下了药。  为了保留证据,我把盐拿到我住的房间里(原先是放在厨房里的),并叫鞍山来的移民夫妇邻居过来看,男的看过后说,好像是洗衣粉。  我说不对,洗衣粉是蓬松的而这里的却是实心的,是药片的碎粒,他没再反对。  第二天白天锁好门去办事,回来后就报了警。  警察来了,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警察让我把盐倒出来给他们看。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倒出来的除了盐并没有任何其他东西。  尽管我的门上有两道锁,盐还是让他们掉包了。  正像他们告诉我的,政府不仅能看到你在屋里干什么,还能听到你在屋里说什么。  所以把证据销毁了。  那个男警察一看没有药,立马声色俱厉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哪来的?  我说,你别着急,我的邻居们看到过,你们可以去问他们。  可是警察并没有去问邻居就走了。  临走时,女警察告诉我,以后去哪把盐带着。  男警察说crazy.   我想我没做错什么,crazy 的一定是他们自己。
后来发生了一件让我想起来就后怕的事情。  一天,曾经帮助过我的,18岁时来加拿大的香港裔加籍华人请我去喝早茶,我想都没想就跟他去了。  因为在他帮助我后,我一直在他组建的华人协会里做义工,说白了,就是帮他粉刷他家那栋楼。  正吃着饭的时候,他突然对我说,这的粥很好,要不要尝尝?  我说尝尝。  他一挥手,菲律宾小服务员推个小车就过来了。  他对她说来碗粥。小服务员就给我盛了一碗而他没要。  我当时并没多想。  尽管那是那次我们吃的唯一不同的东西。饭后,他对我说,要带我去湖边练车。  我说好啊。  心里很高兴,因为当时自己已考过笔试,正在准备路试,就跟他去了。  他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车还没到湖边,大约在饭后20分钟的时候,我的右大腿剧烈地抽筋,空前绝后,持续了近一分钟。  我努力地控制自己,尽管很痛苦,但表面上还像没事一样。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当时抽筋的不是大腿而是心脏,那我就已经死掉了。  也就又多了一个莫名其妙死亡的新移民。  但由于他帮过我,当时其真正身份又没暴露,我对他一点疑心都没有。  直到后来他的真正身份暴露了,他又用死亡的新移民来威胁我,我才感到后怕。  有一次他在电话里对我说,有的人身体很好,突然间就莫名其妙地死掉了,你要小心啦。  我一问他周围的人,才知道原来他说的是真事。  他当时有三个私人诊所,在其中一个诊所里工作的一个女移民的丈夫真是如他所说的那样死亡了。  死亡前,他总是发牢骚,因为在加拿大做不了医生,而在移民前他是天津一个医院的主治医生。  可是,不要说发牢骚,就是杀人在加拿大也没有死罪呀!  (未完待续)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8 00: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8 22: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想要谋杀你???为什么?你是不是掌握了他们的什么可怕机密?知道的太多了?你是不是他们的前特工,情报人员?否则怎么会成为他们的威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8 22: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经兮兮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8 23: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10 10:48 编辑

(续前)

也许有人会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开始我也不知道,就跟那些莫名其妙地死亡的新移民一样。  一登陆多伦多,就发现很多怪事。电话被监听,上不了网等等都发生了。  当时一起交的电视和上网的费用,电视可以看,但网就是上不了。  前边提到的那个我来加拿大后新交的朋友也到我家里帮我调试,尽管他那时很忙,既要打工又要准备考博士研究生(在此再次表示感谢!),还是尽力帮我。  而且,当他也调不好时,又主动代我给罗杰斯公司发Email联系,因为他能上网而我不能。  可令人气愤的是,罗杰斯公司不仅没有解决上网问题,还把电视信号也给停了。  收了钱,却不提供服务,真不知道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后来,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恢复了电视信号,但还是上不了网并告诉我,他们不支持中文平台。  我只好花3百多加币买了当时(2001年)最先进的英文原版Windows 2000.  装上后还是上不了网。  这时,我在社区又认识了一个学电脑专业的朋友,他来加前一直在国内一家合资企业从事电脑工作;听了我的情况,他说可以帮我看一下。  看过后,他对我说,你的电脑软件,硬件都没问题,是罗杰斯公司网关没给你开。  而且还告诉我他就是用中文平台上网。  当时真的不知道罗杰斯公司为什么要这样做。

幸运的是来加拿大一年后,一切不幸的原因都有了答案。  20029月,在上面提到的那个香港裔加籍华人家的厨房里,他告诉了我真相。  他对我说:“(加拿大)政府花了好多钱,调查有没有大陆派来的干部(这里的干部=间谍,因为那时的技术移民在国内大学一毕业就是干部,用不着调查),现在调查结束了,证明是小题大做了。  你是牺牲品。  不过,现在你可以做点什么了”。这就是不幸的根源,因为我同其他大陆来的新移民一样也被无端怀疑为中国间谍。 过了几分钟,他又补充说:“你那个到魁北克去的邻居也被调查了”。  当时,他说的时候还有另外一个移民在场,希望不会被灭口。  因为我一直被追杀,不知是否就是因为我知道了被迫害的事实真相。 而有的人到死也不知为什么。 我知道他应该为加拿大情报部门工作,因为他直接参与了调查工作。  而且,当他和另外一个人去中国调查我的时候,我的父母和弟弟们还在酒店请他们吃饭,因为他帮助过我(尽管也是为了接近我),而我们当时并不知道他们是去调查我。  因为表面上他们是应国务院侨办的邀请去国内参加一项活动。  真的很有讽刺意义,花共产党的钱去调查是否有其派到加拿大的间谍。  我不知道他是否是双面间谍,但前国务院侨办陈主任来多伦多的时候,他陪陈主任同桌吃饭。  另外,这里十分善于利用难民和留学生整移民。  他们派来监视我的一个留学生向我透露说,加拿大跟美国学的,每天怀疑20 个中国人是大陆派来的特务,然后进行调查。  调查结束时,能确认2-3个,其余的人,政府给写道歉信。  为此,我曾两次给加拿大总理写信,包括自由党的克雷蒂安和现任总理哈伯,告诉他们,每天怀疑20个人,一年就有7千多人被怀疑和调查,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  更有甚者,他们派来的一名从温莎大学毕业的博士对我说,将来华人都得离开加拿大。  我问,为什么?  他说,华人是加拿大的麻烦。  我又说,华人对加拿大贡献很大呀,怎么会是麻烦?  他说,轻者,生活没有着落;重的,像你这样的,不走就得死在这。  我说,那你也是华人哪。  他说,他来的时间比较长,政府对他比较信任。  真的不敢想象,在这种形势下,怎样去公平竞争,去找好的工作,去有尊严的活着?

不幸的是,即问题的严重性是,这么多移民不仅被任意怀疑,调查,还同时被迫害,有的甚至被谋杀。  曾有人在51网关于中国间谍的文章后,发评论说,加拿大用恐怖的特务手段对付新移民。  我不知道该人是否还活着,还是已被谋杀或被疯掉;但我能确认的是,他(她)一定有跟我相同或相似的经历,否则的话,他(她)不会,也不敢在网上发这样的言论。  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未完待续)












风雪无阻

风雪无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9 17: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有点一本正经

“在加拿大好像不少中国人都有些神经兮兮了”,那是为什么呢?你找到原因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9 18: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正义者
你有什么价值需要别人化那么长时间来折腾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0 00: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紫黄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他们用纳税人的钱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0 00: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他们用纳税人的钱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正义者 发表于 2011-1-10 00:14


那么你就继续“潜伏”下去,反正又不花钱,又有事情好玩,让他们烧钱去,看他们能烧多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0 00: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正义者 于 2011-1-10 00:43 编辑

(二)

我经历了两次死亡威胁。  第一次是在登陆多伦多大约4个月的时候。  在租房子时被熟人(认识两个多月了)骗进了警方监视点。  在多伦多住了大约3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一对熟人夫妇来看我并对我说他们可以帮我找到便宜的住房。  然后领我到唐人街的电线杆上去找房屋出租广告。  我先发现一个并撕下其联系电话,准备第二天联系。  这时,他们告诉我,这还有一个。  我就将那个广告上的电话也撕下来,保存好。  第二天早上,先打第一个电话联系,对方说还有房间并让我马上过去看。  奇怪的是,等我坐街车到那后,却被告知,房子不能租给我了,原因不能告诉我。  后来才知道他们的监控真的很厉害。  没办法只好打第二个电话,即警方监视点的电话,自然一切顺利就住了进去。  那里有两个警方线人,其中一个告诉我另一个来加拿大前是北京部队的特务团长,因其给加拿大提供了一份有关赵紫阳的假情报,弄了个国际难民身份。  这个难民线人自我住进来后,天天到我屋里利用我的录像机看他主子给他提供的黄色录像,不知其真正用意为何。他还提供一段6.4时柴玲在天安门广场上讲演的录像让我看,看完后让我发表意见。  我告诉他,柴玲让人们推翻中国政府,政府当然要镇压她。  就同有人要推翻加拿大政府,加拿大政府也会镇压一样。  不知他是怎么跟他主子汇报的。  有一次,他竟然当着其他两个邻居的面,要强行把我的新录像机拿走,说是借用用。  邻居们都注视着我。 我说不行,如果你敢把录像机拿出我的屋门,我马上报警。  最终,他没敢拿走。  第二天早晨,其中一个邻居告诉我,如果让他拿走,就再也要不回来了。  因为,他用同样的手段,抢过在我之前住在这里的被监视的人。  


    一天晚上,我插上门,不再让他进来看黄色录像。  他竟然一脚把门踹开,门插都掉到了地上。  还叫嚣,他要让我在两个小时内从加拿大消失。  我知道这在加拿大就是死亡威胁,所以警告他说,你再闹我就报警了。  他竟然猖狂地说,今天你不报警可不行。  我打了911,可警察直到我睡觉也没来,在邻居帮我把门插安好后就睡觉了。 事后,另一个线人告诉我,我睡觉后警察来了,一听没事了就走了。  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我总是能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  一天晚上电话响了,因为我和另一个线人用的是串线电话,感觉他没接我就拿起了电话,就听到那个难民线人在问另一个线人我是怎么来的,那个线人告诉他我也是那个女人介绍进来的。  第二天,我就问那个线人到底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连出租房子的广告都是那个女的——我的熟人贴的,是她把我骗进来的。  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们阻止我租第一个房子。  在加拿大,一切好像都很自然如果你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的确很难防范。


    过了一段时间后,那个线人告诉我,和难民线人姘居的女人消失了。  看来他还真有这个能力。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